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潜入兵营的心跳


□ 赵 瑜

造反有理

“文革”爆发那年,我从长治友谊小学五年级升到六年级。与此同时,晋东南地委和行署大院里的中学生子弟们,纷纷戴上了“红卫兵”袖章。附近军分区和白求恩和平医院的中学生子弟,也加盟了形形色色的造反组织。没有我们小学生的份儿。1966年夏天热得邪门,街上到处在游行,战鼓擂动,传单飘舞。口号声声时远时近,红旗猎猎四街难行。破旧立新,兴无灭资,一个大颠覆时代轰然到来。后人所见国内外“文革”资料及文物种种,以这一时期最为突出。附近还有一所大学,现在叫长治医学院,那时叫晋东南医专,出门进门都是大学生,标语口号气势更加豪迈。我们友谊学校的小学生,多为这几大单位晚辈子弟,过去在上党古城里一向新派前卫,之所以校称友谊,据说是苏联专家伸出友谊之手援建的。这时节友谊小学却显得冷冷清清可有可无。出风头、当社会主角,看英雄遍地,没我们啥事。倒是几所主要中学不少“文革”战将,是从友谊小学毕业升上去的。他们是我们兄长辈,从这里升到了长治一中或二中,升到了太行中学或潞安中学,赶上了这场大时髦。穿黄军装,扎武装带,女生扎起短硬锅刷辫,忠字舞跳得张狂,语录歌唱得山响。印象中的大男大女们,每天都是汗津津的,手上的油墨永远洗不净。军帽紧俏,军鞋紧俏。我们凑热闹,他们不待答理。你紧着叫哥,和人家套近乎,浑身带着巴结,人家只允许让你摸一下红袖章,末了,按长治当地惯常话语,轻蔑地回你俩字:“小屌儿!”给你一个快快成长的迫切。
“文革”风暴之初,大中学生和造反民众们,冲杀自如,并没有什么愧疚感、原罪感和恐怖感。多数人正在享受一种压抑了许久之后宣泄的快意。从社会边缘和底层,一朝登上政治舞台,什么家庭身份贫富贵贱,人间等级在顷刻间异变,然后重组。打碎了旧有秩序。天下者我们的天下,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领袖教导好像就是直接说给他们本人似的,每个红卫兵神情中都透着演员般的亢奋。“造反有理”,毛泽东高度概括出这四个字,此时和我们民族千百年来心灵深处那股子乱乎劲儿,结合起来了。乱世出英雄,时势造英雄;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们没赶上战争,万幸赶上了造反;中央文件《五·一六通知》,明确说出了穷苦百姓们平时想说又不敢说的心里话。出头之日到了,向权贵挥刀,拿当官儿出气,朝宿敌复仇的时候到了,铲平城乡落差,重整旧河山的时候到来了。谁也分不清这场大革命迅猛发展,究竟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中央发动,全国响应,一人挥巨手,万众喊杀声。中共执政十七年来,在城乡各阶层间积蓄太久的社会矛盾,到了1966年夏秋,得到总爆发。

潜入兵营

我属于地委子弟,父亲在地委宣传部搞文教(那时宣传部与文教部合并),母亲在妇联会搞宣传。“文革”前,父母每天到地委苏联专家帮助建造的一座雄伟的五层大楼去上班。红砖砌就的“莫斯科结婚蛋糕式”建筑,是太行山上政治文化中心。晋东南“文革”运动始终围绕这座大楼展开。地委家属区有东家属院和天主堂大院,行署有西面的红房家属院。我家所住系地委天主堂大院西小院。这里办过报,人称报社院,有军分区几家军官在院中同住,紧靠军分区后大门。这座天主堂及其附属建筑群极其浩大,地委占去一部分,专署占去一部分,军分区占去一部分。关于这教堂社区,足以写一部长篇小说,我在后面还将多次提到。整个大院古木参天,到处是大鸟在飞动。我家所在报社院四四方方,所住干部和军人官职都不很高也不很低,多在县团级上下,“文革”前一直和睦相处。大人小孩要掌握时间,每日里只须听取军分区那嘹亮号声就可以了。这一带地形地貌我还将细说,因为这对于讲述后来的战事十分重要。
现在战争还没有开始。晋东南几百万老区人民仍在尽情地升温。
我最早参与的社会活动从这里起步,最早的人生价值也在这里得到可怜体现。当红卫兵老兄们整日张扬街头时,他们发现黄色或绿色的军用品根本不够用。于是我们常被他们催逼着、诱导着,潜入军分区兵营,里应外合里勾外连,为他们偷军装,偷军帽,偷取窗台上湿乎乎的洗不掉脚汗臭味儿的军用胶鞋。这鞋被我们揣人怀中,带出大院,再送给正在社会上露脸儿“拔份儿”的大哥们。与我配合最默契的一位同学叫王二灵,一点儿也不像个小流氓,在整个分区子弟中老实温和,学习也用功,最是规矩好孩子。眼下不知怎么就变了。二灵住在军营院内,生来腿脚便捷轻盈。自打做了内线,监侦部队战士搞卫生,进步奇快。为能满足大哥们时常变化的尺码要求,二灵竟然学会了在踩点儿时,凭据洗衣战士身高,迅速判断出所洗衣帽的大小号和鞋号,悟性极好。然后我们根据战士们作息时间,抓住行动良机,猫腰钻洞,一举擒来,居然从未失手。沮丧的事情发生过一次,就是费了半天劲,一双湿鞋在我怀中都捂热乎了,当我们交给红卫兵大哥时,发现那鞋前头早已磨穿了两个破洞,偷时慌张,并未注意。这种磨出洞的鞋。红卫兵们是宁缺不穿的。这次失误招来兄长们一顿讥笑,显得我们特不中用。这鞋给谁穿都丢份儿。再后来,二灵悄悄跟我说,分区院里丢衣物多了,已引起怀疑,有首长让各家大人看管好自己家孩子。二灵还说,警卫班和保卫处蹲守了好几回,要抓小偷儿。是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