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望河西


□ 胡 杨

  河之西,窗户打开;河之西,流下圣洁的雪水,负载骨血;河之西,宁静中长成的大树,我们仰望它的果实。是的,地理的、历史的、文化的河西,是一本大书,第一页是祁连山,它像一棵大树,结满了果实,从古至今,佑护着树下的众生,而我所采撷的果实,仅是博大胸怀中的一片雪花而已。
  对于历史的回忆和眺望,思绪和目光的迷失,常常绞结于稠密的史书和流血的事件之中。因此,对河西的回望,我是从一座山开始,走入它的内部。
  
  (一)
  
  这是一座绵延千里,横亘河西走廊东西的山峰,其主峰高出海平面6000米,峻极于天。
  这是一座震撼心灵的山峰,曾经纳入了一个骠悍民族至高的精神内容。从公元前三世纪前后到公元一世纪,得得马蹄踏响大漠南北近三百多年的匈奴,当他们辽阔的视野被一座山阻挡时,他们找见了自己精神的巢穴,顿足呼天,每每下马拜焉,诞生了"祁连"这个名字。后来,战争的得失中,他们心情激动地说出了这样一句响彻不衰的句子:失我祁连,使我六畜不兴旺;失我祁连,使我嫁妇无颜色。一座山的拥有,彻底地改变了一个民族的生存状态。
  我们还需要把祁连山放在特定的地理之中:东以黄河为带,西接新疆,北枕合黎,加上长城的补充,自成区域,外围是巴丹吉林沙漠、中亚的砂砾地、苍立高原的疏草……这样的地理中,雨量稀少,气候干燥,蒸发量是降雨量的数倍,显然不是可牧可宅的生存之地。然而,在它的南部,我们放置这样一座高大的群山,情形就不同,它组成一条长长的屏障,不仅减弱了蒙古高原风沙的威势,也遏止了北部巴丹吉林沙漠的南侵,加之西北--东南走向的群山正利于东南季风穿堂入室,高峻复杂的地形使遭到阻碍的水汽凝为雨雪沛然而降,神奇地点化了走廊干渴的荒漠。
  我们更需要看清一座感官的山峰。你在乌鞘岭到古玉门关的一千多公里的征途中前行,它始终变换着各种姿态伴随着你,时而峻峭挺拔,时而凝重雄厚,成为河西走廊无处不在的标记。从武威、张掖到酒泉,你看见满渠的清水,你问劳作的人们,这水从哪儿来,他们会把你的目光引向祁连雪峰。每年春夏,融化的雪水从祁连山北麓流入走廊,网绕成一个水势激荡的内陆河流。与此相适应的,走廊内部也出现了三块丰腴的冲积平原。它们是:石羊河流域--武威、永昌平原;黑河流域--张掖、酒泉平原;疏勒河流域--玉门、敦煌平原。雪水铺好了生存的温床,才有生产力、文化的萌芽。
  
  (二)
  
  顺着雪水的指引,我们有可能走进历史的根源。《史记》载:"初置张掖、酒泉郡,而上郡、朔方、西河、河西开田官,斥塞卒六十万人戍甲之"。《后汉书》也说:‘天下安危未可知,河西殷富,带河为固,张掖属国精兵万人,一旦缓急,杜绝河津,足以自守。"更早的记载有《尚书》中的《舜典》、《禹贡》等篇,说"逐三苗于三危"。河西走廊的历史,在雪水催长的深草中若隐若现。......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