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白诗踪


□ 林东海


钱塘江有好几个名字,因为河道像“之”字,所以曾被称为“之江”。后来,在曲折的“折”字左边加三点水,成了“浙江”,表示曲折变化的意思,该省省名就源于此。至于“钱塘江”一词,则是公元10世纪吴越国钱武肃王以后的事了。钱塘江发源于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内的六股尖,那里溪流纵横,很难分出哪一条是钱塘江的正源。但三四百公里后,钱塘江就变成了一条有规模的大河,又两三百公里之后,就进入寥廓无际的杭州湾。
车从杭州出发,几乎贴着钱塘江的江堤向东行驶。涌潮还没到来时的钱塘江江面其实非常平静,江水从容优雅地缓缓东流。江堤下的芦苇丛里,不时有鹭鸟栖落飞起,江中央的几条挖沙船像是沉睡着。这景致,与总是显得过于静谧的西湖竟有几分相像。只有当我摇下车窗,闻见扑面的咸腥味时,才意识到我们正朝大海而去。
20年过去了,第一次观潮的景象依然那么清晰。那次,开了一辆老式面包车,到海宁的一个叫“八堡”的地方,准备从那儿到盐官,再到老盐仓,追着潮看。这种观潮方法现在称为“一潮三看”,能够一次把交叉潮、一线潮、回头潮都看到。
当年,八堡一带,江面有十多公里宽,天与海的交界处显得极为很远。我们赶到那里时,大江还在落潮,江水静静地往下游流着。天上是大片大片灰色的云,太阳穿过间隙,照在江面上,阵阵涟漪,反射出耀眼的亮光;照在身上,还热得很。时间还早,钻进海堤上的芦苇丛,想凉快一下,没想到那里更加闷热。不久,就有人在叫喊:“来了,来了。”极目望去,天边有黑、白两道线,低沉的潮声已经可闻。黑白两条线渐渐逼来,潮声渐渐清晰,没多久,白花花的涌潮,就像千军万马直扑过来,潮头高2、3米,以每秒5到7米的速度,浩浩荡荡,溯江挺进,并在海堤上溅起极高的浪花。
我们的面包车紧随涌潮来到了16公里外的盐官。这时的盐官江中还有几条木船,船工们已把船头对准了涌潮的来向,准备迎接涌潮。盐官的潮是“一线潮”,涌潮横亘江面,就像训练有素的军队整整齐齐向前推进、势不可当。当这些木船在跨过潮头的瞬间,俯仰竟达30多度。涌潮之后,江水翻滚着,像印象派油画中大块大块的色彩。木船在波浪中剧烈地漂荡,而我则呆呆地望着木船……

李白、杜甫、孟浩然、刘禹锡、范仲淹、毛泽东……等中国历代的很多大诗人都为这惊世的涌潮留下了诗句。从他们的诗句中可以体味到他们不同的心境。比如李白:海神东过恶风回,浪打天门石壁开;浙江八月何如此,涛如连山喷雪来;而毛泽东在海宁盐官观潮后则写道:千里波涛滚滚来,雪花飞向钓鱼台;人山纷赞阵容阔,铁马从容杀敌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