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条河的泣诉


□ 李修平


说不清为什么,每当我面对这条河的时候,我就感到特别的温馨。我的思绪总是穿过那些斑驳迷离的岁月回到童年的纯真。最初,是这条河让我对博大精深的大自然有了感性的认知,而在我告别它的时候,我的人生也就开始变得明朗起来。
这条名不见经传的河应该是相当温馨的。从地理的意义上讲,每一条河都有它的发源之地,然而至今我仍说不准它的真正源头,沿路汇集了多少条山泉小溪,也都是无解之谜。但它发源于神秘的原始森林神农架,已是无争的事实。
在我的思维想象中,这条河的发源应是散状的,放射性的。因为神农架广袤的原始森林,来自山脉间的每一条溪流,抑或是岩缝、青苔下的每一滴泉水都可能是它的源泉。那凝结于林叶上的晓露,那飘浮缠绕于林木之上的云珠,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最终汇集成一泓清流。这条河便形成了。
因为水清如粉黛,倒映在水底里的山峦树木清晰可数,人们便把这一段叫做粉清河。粉清河往下汇集成南河,南河注入汉水,汉水合为长江,东流入海。东海便是它的归宿。
水是有灵性的。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我常想,用世上最为美好的东西去形容水,大概都是不过份的。在这条河诞生之后,它便蓄积起足够的力量,开始它温馨而浪漫的旅程。它流淌、飞泻、奔腾、咆哮,都是欢快的,沿着一条自然恒定的法则欢快地长流。从涓涓细流到汹涌波涛,越山涧、穿峡谷、入平原,一路滋养着两岸万物,孕育成了一个非常和谐的其乐融融的生物大家族。
因此,在地球这一方微小的土地上就有了一座座苍翠的青山。青山中生长着茂密的树木,林中各种葳蕤的花草飘香吐艳,款款的蝴蝶、蜻蜓飞舞于花边草尖,各类昆虫在草丛鸣叫,鸟鸣兽吼,各领风骚,就有了一道道美丽的田园风光。金黄的麦地与稻田,绿的红的青紫的蔬菜与瓜果,还有那九月地封的黄酒,养育了农家,养育了农家里的人与家畜;就有了这河中庞大的水族,就有了那些在进化中消亡了的只有史书还记载着的可爱的水怪。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水流不止,生生不息。
滋润温暖我儿时那颗冥顽不化的童心的应该是这一段,秀美如处子初出闺阁的粉清河。我的母亲河。河是孩子们的乐园。大家游水、摸鱼、捡卵石,累了就躺在石板上看天空盘旋的鹞鹰。河里玩腻了,就到林中去摘野花,在树下看蚂蚁搬家,上树上的鸟巢偷鸟蛋。冬天水瘦山寒,相约踏过冰层,攀上山崖,折回那清香扑鼻的腊梅花,献给我青梅竹马的女伴,我的过家家时的新娘。
我以一双惊奇探寻的目光读着这一方山水,读着山水中的一切,幼稚的心也开始变得有灵性了,脑海里便开始着一个神奇的梦想。它太宁静,也太纯真。宁静到我们这些顽童的心也搁不下啦。
最初打乱这条河的宁静应该是那一支探险的也是向大山深处传递时代文明和都市信息的船队。那些挂着白色风帆的木船,如今在这条河里已经彻底地消失了,或许,人们还可以从俄国那幅著名的油画《伏尔加河的纤夫》中领略到一个世纪以前的那些纤夫的丰采。是的,那就是与这条河亲密接触了几十年的文明:木船、艄公、纤夫、桅杆、帆与粗犷的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