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条河的泣诉


□ 李修平


说不清为什么,每当我面对这条河的时候,我就感到特别的温馨。我的思绪总是穿过那些斑驳迷离的岁月回到童年的纯真。最初,是这条河让我对博大精深的大自然有了感性的认知,而在我告别它的时候,我的人生也就开始变得明朗起来。
这条名不见经传的河应该是相当温馨的。从地理的意义上讲,每一条河都有它的发源之地,然而至今我仍说不准它的真正源头,沿路汇集了多少条山泉小溪,也都是无解之谜。但它发源于神秘的原始森林神农架,已是无争的事实。
在我的思维想象中,这条河的发源应是散状的,放射性的。因为神农架广袤的原始森林,来自山脉间的每一条溪流,抑或是岩缝、青苔下的每一滴泉水都可能是它的源泉。那凝结于林叶上的晓露,那飘浮缠绕于林木之上的云珠,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最终汇集成一泓清流。这条河便形成了。
因为水清如粉黛,倒映在水底里的山峦树木清晰可数,人们便把这一段叫做粉清河。粉清河往下汇集成南河,南河注入汉水,汉水合为长江,东流入海。东海便是它的归宿。
水是有灵性的。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我常想,用世上最为美好的东西去形容水,大概都是不过份的。在这条河诞生之后,它便蓄积起足够的力量,开始它温馨而浪漫的旅程。它流淌、飞泻、奔腾、咆哮,都是欢快的,沿着一条自然恒定的法则欢快地长流。从涓涓细流到汹涌波涛,越山涧、穿峡谷、入平原,一路滋养着两岸万物,孕育成了一个非常和谐的其乐融融的生物大家族。
因此,在地球这一方微小的土地上就有了一座座苍翠的青山。青山中生长着茂密的树木,林中各种葳蕤的花草飘香吐艳,款款的蝴蝶、蜻蜓飞舞于花边草尖,各类昆虫在草丛鸣叫,鸟鸣兽吼,各领风骚,就有了一道道美丽的田园风光。金黄的麦地与稻田,绿的红的青紫的蔬菜与瓜果,还有那九月地封的黄酒,养育了农家,养育了农家里的人与家畜;就有了这河中庞大的水族,就有了那些在进化中消亡了的只有史书还记载着的可爱的水怪。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水流不止,生生不息。
滋润温暖我儿时那颗冥顽不化的童心的应该是这一段,秀美如处子初出闺阁的粉清河。我的母亲河。河是孩子们的乐园。大家游水、摸鱼、捡卵石,累了就躺在石板上看天空盘旋的鹞鹰。河里玩腻了,就到林中去摘野花,在树下看蚂蚁搬家,上树上的鸟巢偷鸟蛋。冬天水瘦山寒,相约踏过冰层,攀上山崖,折回那清香扑鼻的腊梅花,献给我青梅竹马的女伴,我的过家家时的新娘。
我以一双惊奇探寻的目光读着这一方山水,读着山水中的一切,幼稚的心也开始变得有灵性了,脑海里便开始着一个神奇的梦想。它太宁静,也太纯真。宁静到我们这些顽童的心也搁不下啦。
最初打乱这条河的宁静应该是那一支探险的也是向大山深处传递时代文明和都市信息的船队。那些挂着白色风帆的木船,如今在这条河里已经彻底地消失了,或许,人们还可以从俄国那幅著名的油画《伏尔加河的纤夫》中领略到一个世纪以前的那些纤夫的丰采。是的,那就是与这条河亲密接触了几十年的文明:木船、艄公、纤夫、桅杆、帆与粗犷的号子。
那船队从十里洋场的上海出发,在汉口的码头进入汉水,到达襄阳鱼梁洲码头之后驶入南河,然后由纤夫拉着一步步地逆水行驶,一直驶入神农架的深谷,直到再也无法行走。十几天,或者一月、两月,一路上那船上的小商品,尤其是珍贵的食盐和煤油逐一被沿岸的人家购得,最后换上这山中的山货,满载而归。
河依然是快乐的,没有忧伤,没有苦难,因为除了哺育两岸万物之外,它又有了新的生命,承接深山老林人家与大千世界的联系。大山原始的状态,农家小院的一些古老的陋习,随着河中纤夫的号子,随着频繁往来于河中的商船而悄然改变着。
从此这条河啊,也把我顽童的梦想变得五彩缤纷了。
然而——我多么不希望在我的这篇文章中出现一个转折的词语啊。但是,它仍然出现了。坎坎伐檀兮,那不是《诗经》的声音。那是什么呢?侧耳细听,在这条河上的上游,在它发源的那片土地上,一棵古老的大树轰然倒下,接着成片的大树轰轰烈烈地倒下、倒下……那坎坎伐檀的声音如同瘟疫,迅速在沿河两岸蔓延,于是那些粗大的、茁壮的大树,那些珍稀的、名贵的大树都未能幸免。那刺耳的不和谐的砍伐声,一直持续了几十年。
几十年的砍伐啊,那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呢?那些树木、竹林,有的成了卖炭翁廉价的木炭,化成了人们取暖的盆火;有的成了城市高楼的门窗,陪伴富人的家私;有的被开荒的农人烧毁、废弃,腐烂成泥土,又被洪水冲入河海。
一座座青山就这样全没了。
青山没了,树没了,植被没了,这河的源头也就没了。
河的命运已经不能由自己主宰了。天地之精英、万物之灵长的人,成了这个星球上真正的主宰,同样也主宰着这条河的命运。随着第一座大坝的崛起,这条河已不成为一条蜿蜒的玉带。它没有那么优美了。它被肢解了,肢解成一段、数段、数十段。每一段都有一座水库,一座电站。那水已经失去了固有的河道,失去了自己的意志。那天生丽质开始全方位地接受着人类的整形。沿岸高耸的烟囱,滚滚浓烟遮盖着晴空,在机械轰鸣上形成的废水长驱直入,直接注入母亲河的血脉,污染着它的清白。河水从此不再清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