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想象的生活够不够宽阔(同期评论)


□ 陈克海

  认识文盛好几年了,头一回见他,他坐在那里,自始至终,一声不吭,不免心下骇然,好家伙,世上还有比我更闷的人。当然,这肯定是偏见,那个时候,我二十郎当岁,看人待物,没什么主见,几年过去,现在也没什么主见,成见倒是与日俱增。碰面的次数多了,才明白,他已经把沉默寡言发扬成一种生活习惯啦。来办公室转悠时,也不说多话,翻翻杂志,弄完了他要办的事,抬腿就走。这和想象中的那种人际交往太不一样了。不是应该弄点热情出来么,不是得敷衍一番么,总要寒暄两句吧。寒暄不会,总得做出点倾听的姿态吧。可,他连这些都省去了。他懒得虚情假意。

  怎么能这样呢?

  为什么不能这样?

  直到后来,陆续读了他的些散文。他在文章中反思。他津津乐道日常琐事。原来他把热情都用在这上头了。他有他自己的一个小宇宙。别看平日里不吭不哈,其实是在观察,在审视。看似写的是内心微妙情绪,却有对庸常生活的反抗。

  按照我的理解,在一个口语化的时代,投机取巧者都在做流水账,贩卖流言和八卦,而文盛,居然用的是半文言的笔法,看看他的散文里都有些什么句式吧:设若,目下,譬如……我为吗一叶障目,老抓住这些不放?拔高点讲,作为一个没念过多少古书的文盲,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知识分子写作。你看,从鲁迅、胡适、周作人那拨人以来,这个传统就有了,他们古文的底子好,又有现代的观念,表达看起来半文不白,却是地道民族的。抛开立场不谈,单说形式。什么是文化?文化不就是流布在这些文字当中嘛。

  我怎么表达不清了呢?在一个清汤寡水文字速朽的时代,文盛如此执拗,故意把文章摆弄得古旧,节奏慢了一拍,感觉,似乎也就来了。

  印象中,他好像说过特别喜欢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而他的絮叨风格,即便不是受了老普的影响,至少影响过他看待人间诸事的角度。文盛的强悍处在于,看似温吞的一个人,铺排起文字来,表达的欲望却特别强烈,一句跟一句,不带用句号,还喜欢用分号,一排列就是好几行。

  但,能看出来,夸夸其谈,或者说,哗众取宠,并不是他的追求,他想的还是要探究生活的本来面目。他在尽力琢磨:为什么世界偏偏变成了这个样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糟糕了?

  他是摆明了要来说教的。他把生活的表象一层层拨开,企图将格物致知的本事应用到写作中来。他处理文字时多么讲究,至少他是奔着讲究的方向去的。这可能和他细腻的性格相关。细腻可不是绵软。他倔强。要不是有足够信念的支撑,他靠什么来维系那浓酽的情感?从他的文字当中,可以看出他对传统的迷恋。他在以自己的标准打量人世,衡量他眼中的事物。最新由作家出版社结集出版的《失踪者的旅行》,就是他的追求他的成果的集中展示。说集中展示可真不是什么虚头巴脑的词儿,看看那些标题……我的意思是说,在没有足够时间阅读内文的情况下,看看标题应该也能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了。换成是我,哪敢用那样一些词儿。我喜欢朴素实在点的东西,而文盛,摆明了是奔着传唱千古的艺术范儿去的。他确实是在用心爱着他笔下的一切,他维护自己的文字,时刻都透着几分唯美的劲儿。生活再怎么不尽如人意,可在他的笔下,似乎也有了那么点迷离的意思了。对,就是迷离,乏味的生活一经他分析,设若,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