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又见秋色


□ 陈 翀



无论如何那都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情,尽管时间都过去五年了,可李沃依然记忆犹新——他和当警察的妻子乔叶离婚前一天的夜里,他在梦中遗精了。让人奇怪的是,乔叶当时就睡在他的身边。
遗精这个医学名词,在李沃老家的河阳不叫遗精叫“跑马”。可他不愿意这样称呼,认为特俗,很不成样子。可这个不成样子的东西竟然趁着黑夜的掩护,悄悄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李沃小时候有经常尿床的经历。事件发生之前,记忆中他总不止一次地四处奔跑着找厕所,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跑进去一看,又吓得调头便跑——里面正蹲着个女的。转头又找,跑遍数不清的厕所、找遍数不清的角落,最后,面前终于出现个旮旯,掏出东西便使劲酣畅淋漓。可奇怪,那股滋滋溜溜的白柱怎么不肯前行,却老往屁股下边跑?令人遗憾的是,几乎每次李沃都在思考同一问题而还没有来得及搞明白的时候,那股白柱都会把床单浇湿一大片。
这次不同。同样是不走正路的液体,发生的原因千差万别。如果说尿床与躲避女人有关的话,那么,“跑马”却与亲近女人有直接关系。他梦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有挺拔的乳房和性感的嘴唇。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他其实并不认识那个女人。
因此,一桩单纯的离婚事件,一下变得让人把李沃与耐人寻味的追求“性”福联系了起来。
他们选择了最简单的形式,协议离婚。办完离婚手续从民政部门出来,1998年春天的阳光很柔和地洒在面前这个瞬间已经变成前妻的女人身上。李沃突然有些伤感起来,他伸手拦下出租车,乔叶进去的同时,自己也不由分说坐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在名叫“花好月圆”的酒店前停了下来。乔叶抬头看了看那四个大字,问李沃,来这么个喜庆的地方干什么?
李沃用胳膊揽过她的肩头,说,就这样各奔东西了?
已成前妻的女人说,当然啦,咱们不是都离婚了嘛。
李沃说,不管怎样,这手续一办,心里头一时半会儿还真有点空落落的。
乔叶笑,怎么了,你不是想反悔吧?
李沃说,那倒不是。只是一想到马上要分道扬镳,心里发空。
乔叶成全了他。那天在“花好月圆”他俩都喝了酒,还点了道“宝贝心肝”的菜,后来李沃还悄悄开了房间。女人说不行,咱们都离了。李沃说,不就是想再找你蹭一次觉睡吗?女人看着面前从此不属于自己的男人,没再坚持,而是温柔地顺从了他。
这个夜晚他们过得很好。酒后的乔叶很是妩媚动人,李沃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女人,就有了做爱的冲动。这次乔叶什么也没说,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都用心地用身体语言,表达彼此最后的守候。



李沃和乔叶的婚姻富有戏剧性。那年本来就爱好文学的李沃刚从北京的一所高校毕业分配进市文联工作,对于一个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而言,能进入自己喜欢的岗位从事自己学以致用的事业是令人高兴的。文联是个很清闲的单位,有事的时候去一下,没事时,他就在家写点小东西。夏季到来的一天,他为了搜寻一篇小说素材,在街头晃来荡去。就在这时,一个匪徒当街驾驶摩托车抢夺一女孩的白金项链,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这年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李沃正在感叹,刚巧撞上警校毕业刚分配刑警队还不是他老婆的乔叶。当时只见她飞起一脚,把歹徒连人带车踢翻。歹徒束手就擒。就是从那时起,李沃便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孩,并且苦苦追了三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