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洋洋 [原载《小说fJ报· 原创版》2012年第11期]


□ 杨小儿

  杨小凡

  一

  羊外腰红烧后有些发紫,从里面向外渗出一层油来,滑得很。

  马热闹用筷子夹一次,又夹一次,第三次才把它夹住。他怕羊外腰再滑掉,脖子就向前一伸,筷子向上猛一提,才吸到他嘴巴里。

  马热闹恶狠狠地嚼了几下,左手提起啤酒瓶,口齿不清地说,“大嘴哥,咱再擂一个!” 这时,赵大嘴举着啤酒的右胳膊,突然停在空中。马热闹顿一下,就笑着说,“不,进财哥!”赵大嘴举着啤酒的右胳膊依然停在空中,一动不动。马热闹瞅一下四周正在说笑着喝酒猜拳的人们,不好意思地说,“这,这,你说俺咋称呼你?”

  赵大嘴见马热闹有些不高兴,就把酒瓶伸过来,笑一下说,“热闹,要内外有别。这是在地摊上,人多眼杂,你就称我鑫哥!”说罢,两只酒瓶咣地撞了一下,两个人都举起来,仰着脖子,朝嘴里灌。

  马热闹一口气喝下半瓶。他把酒瓶放到桌子上,打个嗝,笑着对赵大嘴说,“俺只听说那些女戏子,混出人样后都兴起艺名,这男人发了点财咋也得改字号呢?”

  赵大嘴又举起酒瓶喝一小口,然后才说,“兄弟,大嘴是我的外号,进财是在乡下的名子,坷垃气!我虽然在城市混这么多年,有的是钱,可那些城里人还把咱当乡巴佬。恁哥我就不服这口气,改名了,叫赵鑫。这也是与城市接轨,与时俱进啊!”

  马热闹听罢,忽地一笑,竟呛了,从嘴里喷一团东西来。他想:我靠,这人一阔,脸没变名字竟先变了。都说将军不怕出身低,想当年不是我天天偷窝头给你吃,你赵大嘴说不定早就饿死喂狗了。现在倒人模狗样,一本正经想当城里人了。城里人有什么了不起,三代以前哪个不是乡下人!虽然这样想,但马热闹嘴里却不这样说,他抹一把嘴角上的肉末子,笑着脸说,“嘿,管他城里人乡下人,你有钱就是大爷。咱哥儿俩是真正光屁股长大的啊,谁下面的家伙有多长,都一清二楚的。俺也不叫你大嘴、进财,也不叫你赵鑫,俺就叫你哥!中不?”

  赵大嘴举起酒瓶又跟他碰一下,然后说,“中,就叫哥,哥听着亲,国际通用!”说罢,两个人都笑起来,仰着头,举起酒瓶,动作很夸张。

  日子,在离乡游子的眼里,就像一只被枪打惊的野兔子,一蹿就过去了。赵大嘴想想这十八年,就感到过得贼快。自从那天,他被黑炮叔一破鞋砸出白家屯,一晃竟过去十八年。王宝钏住寒窑一住十八年,我赵大嘴这十八年也不比王宝钏舒服哪去啊。现在是有几千万资产,可怎么就没有荣归故里的欢乐劲呢。反而胆胆怯怯,像贼一样,一点都不自在。赵大嘴想到这里,就又举起啤酒瓶,跟马热闹碰过去。

  三年前,赵大嘴就筹划着要回来,可他最终还是没下定决心。这次,让他最终下决心要回来,是为了一个重大目的,他不能不回来了。回来之前,他是做过精心安排的。是带着妻子丽娜和儿子赵同根一道回来,还是自个儿先回来探一探路,踢开个场子,他是颇费思量的。他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越是根里穷的人,发达了越是要面子。人活一世,不就图个脸面吗。如果乡亲们不认,不给脸,自个儿还无所谓,要是丽娜和儿子回来后,热脸碰到屯子里人的凉屁股,那我赵大嘴就更没有脸面。于是,他决定自己先试探性回来,也是为爹上上坟。这样决定后,他还是不放心,就拐了几个弯地让人先打听一下马热闹。他要先见一下马热闹,听听村里人对他的看法,有些话还可以让马热闹替他先在村里说一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