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的方向


□ 陶丽群(壮族)

作者简介:陶丽群,女,壮族,广西百色人。有小说、散文等作品发表,并被《小说选刊》、《新华文摘》、《散文选刊》等选刊转载。曾获《民族文学》年度奖、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广西青年文学奖。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学员。

  一

   田成山点了一个头,茂叔铁钩一样坚硬的手指才慢慢松下来。那只手指关节粗大,一层粗糙干枯的皱皮裹着骨头,皮包骨头的手透出一股硬邦邦的质感,僵硬,不像一个活人的手,像一只被风干的手。床上的茂叔也单薄得像张纸片,厚实的棉被覆盖在上面,很让人担心把他的骨头给压碎了。但这纸片一样的人却生生把田成山的手腕扣得生疼,田成山暗攒着劲儿往外抽,没能把手抽出来,于是点了一个头,铁手才慢慢松动一根根手指,田成山感到自己的血液从手腕关节慢慢流向有些发麻的手掌,手掌心,手指,手指尖,整只手才慢慢恢复知觉。他晃了晃手腕,把那只僵硬的枯手放进被子里,出来了。

  茂叔的儿子田成片请来几个村里人,把搁在偏房的棺木板抬出来搁在屋檐下。人过了六十儿孙就给备棺木板了,据说这样能增寿,阴间的勾魂鬼到来时,看见阳间人早早备下的棺木,他会吊着长舌头阴狠地说,你想早死,我偏不让你死。茂叔七十三了,棺木板子备下已有些年头,落满灰尘,密密麻麻地蛀满虫眼。此时抬出棺木板来有两个意思,一是挡住勾魂鬼,二是,勾魂鬼真挡不住了,立刻拉线开斧,刨棺木。死人不等活人,死了身子会慢慢变僵硬,得在尸骨僵硬前刨好棺木入殓。田成山出来时,大家伙都眼巴巴地看他,不说话。田成片和他老婆脸上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目光急切地盯住他。

  “这棺木,现,现,现在就刨?”田成片问道,声音被鞭子抽似的,抖得不成句话。

  田成山目光掠过白棺板,朝那片急切的目光挥了挥手,朝山上走去了。

  村子是在山凹里,四周连绵的土坡把三十六户移民包围得如同襁褓中的孩子。这里的风很猛,“孩子们”常常被吓得心惊肉跳的。风从麻竹林顶子上铺天盖地席卷向这个凹洼之地,到凹底又直直往空中冲上去,仿佛被猛地灌到地上后又被反弹回去了。这样的风打到移民们的瓦片屋顶上,屋里的人就非常揪心,一阵猛风灌下来,屋顶上的瓦片会不会在眨眼间就被撕碎了?

  田成山站在土坡上的麻竹林里,望着村庄上空一只红色塑料袋子。塑料袋轻飘飘的,被一股旋风撵着不断飘升,游魂一样晕头晕脑地转圈子。看不见风,四周的麻竹林一阵一阵响动,哗,哗,哗,像在泼大水。竹子这东西喜欢兴风作浪,吹一口气也能响半天,大风一过就更不得了了,动静大得跟惊涛骇浪似的,四周的竹海顷刻间变成汪洋大海,麻竹摇曳的方向乱七八糟的,你辨别不出风到底是从哪个方向袭来,乱风。

  田成山十一年前带领他的三十六户村民从老家凉山村移民到这个县的竹溪乡来时,一大片荒坡已经烧掉杂草,露出黑黝黝的土地。男女......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