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为什么写《苏曼殊评传》


□ 柳无忌 李 芸

  为纪念苏曼殊逝世二十五周年,我在一九四三年出版了《曼殊大师纪念集》。当时,我曾许愿要为这个中日混血的诗人、小说家、画家以及从革命志士转变为僧侣的人物编写一本评传。现在,我的愿望实现了。
  回顾一下从一九一八到一九六八年这半个世纪多事的年代,我们可以肯定,时光并没有磨灭苏曼殊在世时所享有的声名和影响。苏曼殊的声名在一九二八年达到了顶点。那时,家父和我编辑的五卷本《苏曼殊全集》销售了几万部,这是在当时中国书籍发行中创纪录的数量。即使在提倡白话文和以现实主义的方法描写生活的新文化运动时期,曼殊浪漫主义的小说和诗歌,仍然在年轻知识分子中吸引了一大批追随者,并且影响着他们对各种事物的态度和总的看法。
  对本世纪初期几十年间的中国作家来说,革命热情和与此似乎无关的伤感情绪,是他们灵感的两个主要源泉。由于身受残酷现实和不平等生活的压迫,他们被争取深刻的社会和政治改革的热情激发起来;而在这些希望破灭之后,却又情绪低落,感到极度痛苦和失望,以致陷入病态情绪的波动之中。曼殊浪漫主义的伤感情绪,是他的朋友们很熟悉的,但他的革命精神,却不为人所知。直到一九二0年代末,我们研究了他的一生,才发现他身上有着人们一直未曾想到的素质——革命精神。尽管这种精神为时短暂,未能持久,但在青年时代却曾激励他见诸行动。随着早年的朋友和革命同志们更多地披露他个人经历的各种事实,他这种品质的风貌就越发清楚了。不用说,正象许多朋友一样,尝试救国的努力遭受失败,又使他陷于悲观和自暴自弃,终于导致了过早的死亡。
  同时代的人们对他的早逝,对他的很有希望的一生竟然如此短暂,都很惋惜。作为一个孤僧,曼殊始终被剥夺了故乡和家庭的温暖。这简直是很悲惨的事情,他在父亲一方家里人的排斥之下,就把亲人之爱专注到一个日本妇人身上,在分别了将近二十年后,他认为她是自己的长期离散了的母亲!在他们重聚时,曼殊的日语因长期不用,已经荒疏,不得不请从前的一位同学担任翻译。然而,他天性的真诚很值得称颂,他一旦找到了母亲,就将深深的情爱和忠诚献给她,直到他生命结束的时候。
  一个艺术家的伟大,并不是因为他能博得别人同情他个人的不幸和痛苦,而要根据他的作品本身的价值来衡量。尽管曼殊写诗的才能、小说的撰述、写作的技巧、优美的文风和他坦诚的个性,全都是值得赞美的,而他主要的杰出之处,似乎是能以发自内心的坦率和自然的感情来表达。正因为他的生活和个人经验是独特的,所以他在诗里或者通过小说里的主人公所唤起的感情,也是独特的,大多数主人公都显示了作者本人的特点。不过,给他的作品带来最动人、最持久的特质的,却是一种异国情调的气息。在他的诗、短篇小说和《断鸿零雁记》里面,都充满了这种气息。《断鸿零雁记》是一篇动人的小说,各自在中国和日本成长起来的两个敏感的年轻人,由于血缘关系和共同的情怀而相逢,产生了热烈的却又无望的爱情,终于又被拆散了。在此以前,还没有一个中国作家运用过这种涉及两个民族的血统,或者家庭与寺院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的场面,来为他们的作品增添色彩和情趣。因此,日本的评论家们和他们的中国同行一样,对他的天才留下深刻印象,并予以高度评价,也就不足为奇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4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