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焰火


□ 洛桑卓玛(藏族)

  ◎洛桑卓玛(藏族)

  这个村庄里,其米一家有些另类,除了生活贫困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父亲在延续香火的同时,把狐臭也毫无保留地延续给了下一代。那狐臭弥漫在他家每一个人身上,弥漫在他家周围的每一株草上,甚至还弥漫在经过他家的每一缕风中,从此村寨的人对他们一家敬而远之——虽然割青稞时大家相互帮忙,可天气炎热时保持的距离越来越远;虽然修房子时可以一起扛木梁,可吃饭时很少有人与他家的人并肩而坐;虽然放牛时一声呼唤就帮忙赶回最远的牛,可牛吆到门前,很少有人会走进他家里歇歇脚。

  其米一家在村寨里是个另类,其米比嘎在他们家里,算得上另类中的另类。其米比嘎有一个弟弟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四兄妹打小一块儿成长,虽然共同拥有那气息,但两个姐妹和弟弟一天天发生着美妙的变化,姐妹俩开始丰满起来,唯一的弟弟也剽悍雄壮,除了那气息,就是活脱脱的康巴汉子。只有其米比嘎,骨头不见拉长,连肉也不往他身上长,除了比几个兄妹有更深更浓的气息,唯有未老先衰的皱纹,过早地爬上了他的额头和脸颊。他的弟妹如十五的月亮明又亮,而他如臭沟里的乱石黑又暗,村里人都这样说。

  在家里,父母对他视而不见,除非哪头牛不见了才会习惯性地想起他,好像他跟牛群才是一家人。兄妹对他有事时颐指气使,没事时冷若冰霜。

  唯有那头同样叫“比嘎”的牛和其米比嘎是患难之交,其米比嘎曾目睹了比嘎的母亲在生产它时痛苦地死去,也就是说小牛比嘎自母牛的双腿间露出一条腿时,母牛就永远地闭上了它水灵灵的大眼睛。阿妈蠕动的双唇间颤抖着“嗡嘛呢叭咪吽”,一边忙用围腰包住小牛的腿,用力拖拽,使上吃奶的劲也没能将它拖离母腹,其米比嘎跟在阿妈身后,也紧握牛腿,娘俩用尽全力才让小牛落到了地上。以为小牛活不了,可它却凭着阿妈在忙乱中喂的几口牛奶、几坨糌粑,顽强地生存了下来。这牛似乎天生是来与其米比嘎为伴的,它不长个头,也不长肉,大家见了它,给它取名“比嘎”。

  小牛比嘎也受牛群的排斥,它从没得到过老牛爱怜的舔舐,更不用说品尝母乳的甘甜了。其米比嘎可怜小牛比嘎,想让它在一头母牛那里冒充它刚刚死去的孩子,可那头母牛情愿舔舐里面塞满干草的牛犊皮,也不愿让小牛比嘎靠近。母牛们鄙夷地看着小牛比嘎,有时还会对它亮出尖硬的双角,那锋利的角有两次刺穿它薄薄的皮,它那黄褐色的毛和着鲜血,粘在母牛高挺的双角上。小牛比嘎痛苦地蜷缩在一旁,其米比嘎挥舞赶牛的鞭子,发疯似地追赶这些无情的母牛,直到鞭子狠狠地抽到母牛背上,才解了气,瘫坐在草地上。小牛比嘎悄悄靠进其米比嘎,委屈地跪坐在他身边,伸出温润的舌,轻轻舔舐他那粗糙干裂的双手。其米比嘎看着小牛比嘎安静地依偎在膝前,抽出沾满涎水的手,小心扒开它身上的毛,看那伤口还渗出血,便不顾危险,攀上山岩,采来草药把伤口敷好。看着它忍受着疼痛,还往他怀里蹭着头取悦他,滚烫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沿着他脸上的沟沟壑壑泛滥开来,颗颗泪珠,破碎在他颤抖的手上和心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