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天是个大晴天


□ 陈正斌

明天是个大晴天
陈正斌

在距我住所不到三里远的地方,有一座村委的砖厂,砖厂老板叫李金平。李金平原来是个农村青年,改革开放后,他思想解放,敢想敢干,第一个承包了砖厂。原来村委的砖厂只有几个像坟堆似的烧砖窑和几孔土窑洞,没有任何机械,全部是手工操作。李金平承包了砖厂,几年下来,鸟枪换炮,砖厂彻底变了样,坟堆似的烧砖窑变成了一排排轮窑,全部是机械化操作。砖厂由原来每年生产几十万砖发展到年产几千万砖,资产估计超过百万,光是大小汽车就好几辆哩。
李金平是我妻远门的一个侄儿,寡盐淡水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李金平口甜,又出于礼貌,还是称我“姑夫”。也许是因为距离近的原因,我常常到砖厂转悠,从年龄、辈分、知识来讲,李金平很尊重我,常向我打听政治时事,也问询国家有关政策,比如,政策能变了吗?富人能长久吗?等等。我每次的回答都令他满意。李金平说,我是他最信服的人。另外,砖厂还是个下棋的地方,除李金平外,另有几个棋友。这也可说是我常去的主要原因。不知从哪天起,风言传到我耳里,说是李金平和砖厂工头山娃媳妇有染,说他们做事不顾眉眼,说他们明铺暗盖,说他们……神乎其神,都好像亲眼见亲耳闻一样。工头山娃媳妇叫红莲,身材苗条,瓜子脸,够漂亮。砖厂附近方圆几里谁都知道李金平砖厂有个漂亮媳妇,村里有几个小伙子都爱往砖厂里跑,说是砖厂有事,其实是为了看一眼那个漂亮媳妇,养养眼呗。别人说,别人议论,嘴长在人家脸上,自己的东西自己用,别人管不了,尤其这风流韵事,绯闻闲言,说了传了不犯大法,但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别人说归别人说,李金平媳妇苦莲也跟出来凑热闹,她说,山娃媳妇是狐狸精变的,专门勾引男人。她常对人说,李金平经常不回家,魂儿跑到鬼那儿去啦。
李金平和苦莲其实是一对很般配的夫妻,都是四十余岁,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所不同的是,李金平生长在说是县城又像农村,说是农村又像县城的城郊,而苦莲娘家却是二十里外的后山里。李金平所在的这个说是农村又像县城,说是县城又像农村的地方,多年来形成了一个不成规矩的规矩:这里的女孩子大多嫁城里嫁当地,而这里的男子大多娶比这里更远农村里的女孩子。原因很简单,当地女子嫁县城嫁当地,亲戚朋友来往方便,相对热闹繁华富裕。当地男子除非你吃“皇粮”当了下部又要人长得精干才可能娶县城或当地女子。如此状况,这里的男子把自己的心思放飞到广阔天地的农村,那挑选的余地就大了。男子挑女子,精中选精,优中选优。越远的地方,优中选优,精中选精的余地越大。这个地方有六七十户人家,男人们大都平平常常,但每家说的媳妇个个俊、个个漂亮,或可以这样说,农村里的好女子都集中在这里。农村里的俊女子、漂亮女子愿意嫁到这儿来,遥远大山里的俊女子、漂亮女子更是争着抢着往这里嫁。李金平说媳妇,不是县城的女子、当地女子不愿意,确切地说是县城、当地的好女子轮不到他。他和当地的其他男子一样,把心思放飞农村里,他领回的叫苦莲的媳妇自然也是一个俊之又俊的俊女子。嫁到这里的女孩子一部分学县城女人的打扮,穿时尚衣服,烫卷卷头,涂脂擦粉,打扮得比城里人还城里人。也有几十年不变的,田间劳作,生活辛苦,伴随着年龄增长,大山里带来的俊气消失得无影无踪。李金平媳妇苦莲怎样呢?她属于哪一种呢?我思索了好久,一时说不清,弄不明白。李金平砖厂距他所居住的村子不远,砖厂在南,村子在北,中间隔一道河和一条公路。出了村,过了河,过了公路,再走几里就是砖厂,站在村口高处,望得见砖厂的轮廓,看得见砖厂人影走动。我的家也恰在砖厂和村子的公路、河道之间。这天,我在公路旁站着,李金平媳妇苦莲从村口走来。“姑夫,你不知道,金平在砖厂挣钱不少,都给了山娃,山娃家修起了二层楼,孩子上初中、高中……”苦莲的意思是山娃家修了二层楼,孩子上初中、高中的花销,都是金平给的钱,金平为了一个女人,尽做傻事、蠢事。苦莲的话,我觉得言过其实,山娃家修了二层楼,孩子上初中、高中,是事实,但那是人家夫妻二人劳动所获,山娃夫妻来金平砖厂前,二层楼就修了,孩子也早上了初中、高中。再说,人家夫妻俩丢家舍口从天府之国的四川跑到大山里,为了什么,不辛苦吗,挣不到钱能行嘛!诬蔑诬陷人家,实实不该。我个人认为,金平媳妇苦莲纯粹是小心眼儿,醋罐子一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