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有五人家(外一篇)


□ 庄伟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栖居之所,这更是人们常说的家。对于每一个人而言,无家可归或有家难归可能是最沉重难耐的境遇。因为家是当你流浪在外最想的所在,是你在外碰到挫折困惑时最觉得温馨的角落,是你大小解或沐浴时最坦然舒适的空间,是地球上最不用设防的安全系统,它是储藏喜怒哀乐的地方,也是原形毕露的地方,可以让人不带面具,展示本真……
由于自身的经历使然,我这个新时代的流浪儿,相当传统的孝子也失去口机缘,如今已然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游子,于是,当友人或陌生人问起我家在哪里?竟令我一时难以对答。之后,面对茫茫天地,感慨系之,顿生灵悟,便写下这样的诗句: “南来北往/天地间/一只沙鸥/以鸟的方式/存在或者生长/我向时空/抛出无数弧线/世界回应我/许多感叹号/生我养我的村庄/母亲的家称老家/成家立业的那片天/支撑为安乐窝/远方袋鼠的诱惑/流浪成一个家/归来的那个边缘/屁股儿也算家/晃来晃去的地方/找一个临时的巢穴/包裹着自己的身段/不算家的家” (《我的笔就像我的居所》)。如此算来,我应有五个家。
每个人总无法忘记自己的出生地。如果,老家这个家便是我滚打摸爬的地方,虽然说不上是桃花盛开的地方,却是名符其实的滨海村庄。我的童年、少年和青春一小部分时间是在这个摇篮里度过的。那时,我的家有着一栋两层石屋的小楼房,楼上楼下有七间房两条小走廊,说大不算大,说小不算小,那是父母用心血换取营筑的小天地。若论历史背景或地理环境,我的老家的在号称宋代东方第一大港的泉州湾边内侧,面海背山(丘陵),俗话道靠海吃海,靠山吃山。我算是吃过海鲜从小就看到过大海的乡巴佬。小时候,我家里一日三餐的主粮是地瓜,又称番薯,也因此,我所在的惠安县被誉为“番薯县”,如今已变成福建省经济十强县之一。老家的石头同样是闻名的,尤其是家乡那些能工巧匠们像高明厨师有着高超的烹饪技术,制作雕琢出的石雕艺术珍品早已蜚声海内外……我们这个家,居石屋食甘薯,世代相传定居于斯。在我父亲六岁时,祖父已去逝,好在奶奶命大福大,活到九十六岁高龄才悄悄地离去。我们兄弟姐妹五人从小到大在父母的教诲培养和奶奶的照料下逐渐成长起来。我这个老大与老二皆是八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之后又分别攻读文、理科博士,最小的弟弟和两个妹妹要么上过大学,要么有了一份理想的工作或组成自己的小家庭。遗憾的是我那位至亲至爱,令我刻骨铭心永远怀念的勤劳贤慧的慈母因劳累过度而过早离开人世,回到了她的从前。然而,老家这个家永远是我的根、我的源,也烙印着我的摇篮血迹。“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先贤的诗句似乎道出了远方游子思念老家的心声。
另一个家,是我的新家或者叫小家庭,这是一个处于流动性形态的家。出国前,我在城里某大学任教,妻子也在另一所高校工作,在城里自然而然就有了一个“安乐窝”;后来我抵达澳洲并在海外居留了,妻儿随即跟着奔赶海外定居,我们惟有寄居在异国他乡。在这个小家庭中,我像一位流浪的国王,妻子宛如一个坚守家国的王后,而我们那位不知不觉中已长得比我还要高几公分的儿子,俨然是一位浸泡在中西文化氛围里成长的王子。已为人父的我,方知男人原来是“难人”,难做人啊!作为父亲或爸爸这个角色的我其实是相当不称职的,流浪和游历,自然是与妻儿常是聚少离多。真应了“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这句俗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