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余震中坚持


□ 钟正林

  点击了电脑的关闭键,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从六楼上走下只有我一个人夜晚在里面睡的宿舍大楼。院子里,坝子里,河边,公路边,街道两旁的草坪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花花红红的防震棚,看不见边儿,是居民自己搭建的,晚上都在里面睡。门卫说,你真的不怕?我苦笑了一下算是回答。两易其稿,加上修改,我的这个中篇小说终于历经半月,在数次的余震中在数次的心惊胆战中完成了,其中6.1级和5.6级、5.1级三次的较强余震发生时,我都正坐在六楼书房里的电脑前写着这篇对我的情感和心灵很重要的小说。桌子和电脑摇晃时,我睁大眼睛看着它,心里想该不会吧!我就这样坚守了十五个夜晚,当然还得坚守下去,因为只有晚上我才有时间回到我亲爱的书桌前来。
  地震发生后,报社记者都被召集到市委草坪临时的简易办公点紧急待命,然后是跟随市领导火速奔赴灾情最严重的什邡和绵竹一线。灾难惨状毋须我多言,全世界都知道。我想说的是地震做的最缺德的事情是它残害了那么多的学生,哪怕它早十分钟,学生没有进教室,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是这次地震的最大受害者。当天下午我到了被压了八个班的什邡市洛水中学,楼房还在余震中垮塌,那些学生的尸体就挂在残墙的钢筋上,卡在水泥板的空隙里,这是多么惨的事情!怎么能不叫人恸哭呢!这样的惨剧就发生在阳光下。我的老家在什邡,前年我才从什邡电视台调到地级市报的。我又到了灾情同样严重的龙居小学和红白中学,我的三弟的女儿十四岁的红霞也被压在红白中学垮塌的教学楼下。从深山里的村庄逃出来的我的弟妹告诉我那里面已成了废墟,所有的电站、风景区、厂矿都被湮没了,村庄没有了。
  那天晚上,我就坐在六楼上,老婆见劝不了我,下楼去了。我坐在电脑前不能平静,这几天的目击闪现眼前,还有我的家乡——青牛沱山村,我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六年,那是一个没有受到任何工业污染的深山,森林保护使生态更好。透过血腥和泪水,我看到的是人内心深处的东西,使一个倔强而优秀的民族生生不息了五千年的不会因为恶劣的环境和灾难改变的东西,它深藏在我们的灵魂深处,一旦风云变幻,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就会使一个种族抛弃所有的恩怨情仇,从每一个人的身体里脱颖而出,用强大的力量和温暖驱逐阴霾。
  小说不像其他文体以更直接的方式直击现实,立竿见影,我所理解的小说就是从小处着手,像蚂蚁溃堤,海底捞针。作家就是一个苦行者,一辈子做着也许永远也没有可能实现的事情,默默地坚守着自己的内心,又把这种坚守不断过滤,不断纯净,然后雕刻在他的作品里,梦想唤醒别人的坚守。像深山里凋谢的花朝朝暮暮无人赏,如暗河的深流里银色的鱼岁岁年年无人识。许多时候,在厚厚的书本里,在芸芸众生中我都在想,或许一个小说家的一生就是深山里的一朵花,凄风苦雨,电闪雷鸣,它的花蕾依然要开;是暗河里的一尾鱼,潮涨潮落,冰冻三尺,春水涨了,它毅然在快乐地游弋。这就足够了,但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尽力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