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帝,能把父亲母亲还我不


□ 洪 鸿


每每读到虐待父母的文章,每每瞧见憔悴佝偻的老人乞讨路旁,我和妻都会用心去问:“怎么会呢?”“这是真的?”“难道真的是失去了才觉得可贵?”
近日,病了一回,妻泪如雨,把心灵的空间下得淅淅沥沥、悲悲切切。我知道,妻是怕我如父母亲早早地离开家门。
这是我们双方都极其“惧怕”的一桩心事。
总算结束了夫妻的两地分居,总算在京城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如许多的战友一样,漂亮的新生活仿佛早晨的太阳,冉冉升了起来。战友们纷纷接来父亲母亲、岳父岳母,既可以一尽儿女之孝心,还可以为日常的柴米油盐、孩子的照顾管理省些心。“你们怎么不把父母亲接来?”“他们不愿到这里来,嫌闹,又嫌闷得慌。”面对好心的、善意的战友的问话,我们直觉得无以言对。
上帝呵,为什么把我们双方的父母都带去?
对于母亲,一件一想起就叫我内疚不已的事,使我不敢想念我的母亲。8岁那年,记得快到寒假,一天傍晚,鬼使神差的我背着书包归家时,悄悄地绕到正在做晚饭的母亲后面,一声“不许动——”,把母亲吓了一大跳,只觉得母亲立时用手捂住胸口,脸色煞白,我也愣在了那儿——呆了。母亲一看,上来紧抱着我,我感觉到了母亲的泪。之后没几天,大病刚愈的母亲再一次躺倒了。这一次,母亲没再起来。母亲走时,把自己的身体扔到了房前面的池塘。
只有我心里清楚,母亲是我给“害”死的。我坚信,我是凶手。但我没胆量将事实告诉我的父亲和妹妹。直到父亲也走了。
父亲是爱母亲的,从他没给我们再找“娘”的份上就知道。父亲坚定地把我带到了 15岁。父亲走时,是个凌晨,是在门前公路离家一公里外的一棵树上。父亲是怕离家近了吓着他的孩子。(骨瘦如柴的父亲能挪动那么长的路,村里人后来都说不可思议,有的也说他太爱他的孩子了。)那时,人们正在自己的梦乡里。那时,我却没能守住我的父亲。那时之前的晚上,其实父亲是告诉了我的。父亲把我叫到跟前,不知何时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块旧的却很干净、很平坦的手帕包裹,一层一层地掀开,露出里面一张崭新的钞票——5元钱。父亲说:“这是我留给你的全部家产,房子还是生产队给盖的。别怪我没本事……你要把妹妹拉扯大……”父亲一口气说了好多话,我硬是没能听进多少,心里却为得到这么多钱,成了家主,可随意支配这些钱而激动,更没听出这是父亲的最后遗言。
我再次成为“凶手”,至少我可以让父亲在世间多留些光景。
我背上罪名,龌龊地一步一步爬行。直到我入伍、上军校,直到妹妹嫁了。
其实,一路上,每一秒钟我都在想如何能够洗刷我的“罪名”。
其实,我所有的机会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岳父岳母。
没想到,我没能见上我的岳父。岳父是从照片里审视了我。从他那慈祥、厚爱的笑容里,我知晓,他对这个女婿还满意。岳母是我和妻最坚强的支持者,支持程度超过了妻的自信。如此,我把儿女之孝全部倾注在岳母身上。每回,我从军营返回家来,我会把“妈妈”叫得又脆又响;每逢假日,我都要送一样岳母可心的东西;只要我在家,我都会抢过岳母手中的活计,不让岳母累着……可就这样,我还是未能挽留住岳母多久。送岳母走的时候,我心的天空灰暗到了极点,一片漆黑。这意味着——从此我将失去与长者之间的男人谈话,失去即使进入中年仍可在母亲面前撒娇的甜蜜,失去为人儿女几代同堂的天伦之乐。我知道我从此要失去很多很多。
我和妻无法悲观地活着。作为长儿长女,没有机会给我们偷懒,忙完了妹妹忙弟弟,忙完了弟弟忙下一个妹妹,一直待他们都成家立业,我们只才松了口气。实际上,真的“静”下来,空虚、孤独、寂寞就一起袭上心头。实际上,这都缘于我们的父亲母亲。
每每读到虐待父母的文章,每每瞧见憔悴佝偻的老人乞讨路旁,我和妻都会用心去问:“怎么会呢?”“这是真的?”“难道真的是失去了才觉得可贵?”
泪,鞠了一把又一把。之后,我和妻便想起了自己,我们得好好地活着,别让我们的儿子再有我们这种感觉。有时,我们也想,我们去报上征一个“父亲母亲”来吧……
责任编辑 孟亚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