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短篇名家林斤澜


□ 涂光群

我好久没见到林斤澜了。公元2002年1月我和斤澜同在中国工人出版社各出了一本书。责任编辑问我,你认识林斤澜不?我说,当然认识。那时斤澜因病住院,责任编辑说他当天要去看望斤澜,问我有什么事没有?我说那正好,你将我的书《人生滋味》带一本去交给斤澜,让他将他的新书给我一本。这样他拿回斤澜的随笔集《事故故事》交我。这是多年不见后,我与林斤澜算是第一次通了消息。而今又是两年过去了,我们都上了点年纪。林斤澜是1923年出生的人,今年该是81岁高龄了。回想我们相识的1956年下半年某日,到现在已将近半个世纪。斤澜其人和他的短篇小说我是有印象的。读他的随笔集,我感觉很有兴味,同时也触发我写点《人民文学》这本杂志同小说家林斤澜有关的往事和我对他的观感。
1956年下半年林斤澜作为北京市一位青年作者已经小有名气。他有一篇小说《草原》,是写开发北大荒的支边青年生活的,文笔活泛,草原风光写得美,使人想起契诃夫和高尔基笔下的草原。那时各个文艺刊物正在努力贯彻党中央、毛主席提出的双百方针,《人民文学》小说散文组的工作,自然要想些办法扩大题材和组稿面。基于这一考虑,林斤澜成为我们要找的青年作家之一。大约1956年初冬某天,我去北京东城米市大街大华电影院南侧一栋四层楼的旧楼(这可能是北京市某文化单位的一个宿舍)里看望林斤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已记不确切他新写成的《台湾姑娘》这篇小说,是他主动投给《人民文学》的,而我们是看了他的稿件才去找他呢;还是我们去看了他,他将此新作给了我们?但有一点是无疑的,为这篇小说的发表,我去林斤澜住所不止一回。他的《台湾姑娘》经过我们三审(责任编辑是小说散文组负责北京地区工作的谭之仁,终审者是主持常务的副主编秦兆阳)后,秦建议此稿小作修改,他想同林斤澜面谈,要我去请林来编辑部(编辑部所在地小羊宜宾胡同离林住处不远)。林来后秦兆阳谈了一点意见,即小说男主人公(台湾光复后,从大陆去台湾教书的教员)和台湾姑娘(在他那儿做佣人,为的是挣点钱好继续上学。他成了她尊敬的老师)的关系,如写成友情或朦胧的感情,效果可能比直接写成爱情更佳。林斤澜欣然接受,表示将稿件拿回去修改了再送来。
这几次打交道,我感觉林斤澜是个面目和善的谦谦君子,他笑迎客人,有涵养、有见识,“藏而不露”,却又容易接近,好打交道。虽说话不多,很诚恳。你会觉得他内在的热情,可能比表现出来的更丰盈。就说《台湾姑娘》那篇故事(一个从大陆去的爱国进步人士跟当地一位台湾小姑娘因共同的期盼、向往,让他们结成真挚的情谊),我们猜测这可能跟作者自身的类似“藏而不露”的地下革命工作者经历,很有关系,但不便细问。
林斤澜及时拿来《台湾姑娘》修改稿。那阵子我们正在筹编来年(1957年)第一期,想突出短篇小说,编出一辑题材、风格、样式多样化的小说,以体现百花齐放精神。这期我们共安排了九篇小说,其中有王蒙的《冬雨》,新作家耿龙祥的《明镜台》等都是很不错的;但小说散文组同仁一致赞成秦兆阳将林斤澜的《台湾姑娘》安排在头题发出。这篇小说以其特殊的题材,动人的描写,人物塑造和简练、独具一格的对话,赢得了读者,受到文艺界注意,应是林斤澜这位语言、写法有个人特色的作家的成名作。此后在1957年上半年又陆续发表林斤澜的《家信》(第4期)《姐妹》《一瓢水》(李清泉主持工作的该刊5、6期合刊),林成了我们贯彻双百方针在该刊发表短篇小说最密集的一个作家。《家信》写得精短,构思巧妙,还触及了时弊(那些跟着运动风转,经常跑到农村折腾农民的某些干部)。《姐妹》写抗战时期一个文艺团体不同性格的一对姐妹,具备可读性。而《一瓢水》因有人读了觉得晦涩,编辑部委决不下,惊动了茅盾先生。此稿我送给先生读后,他认为应该发表。其实这篇以建国初期川黔公路行车之艰险为背景,写了地域氛围;而那个责任心强,敢于战胜困难的小司助(司机助理)形象,也挺生动。小说耐咀嚼,在当年是不错的短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