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保密费(中篇小说)


□ 成都凸凹

  牛大荣在深山里一保密单位工作,他爱上了附近村庄的姑娘菊花。菊花问牛大荣是做什么工作的?牛大荣说保密,理由是不能让美帝国主义,还有台湾、香港的特务知道。在那个什么都保密的年代,随后发生的故事紧紧围绕保密和保密费展开,最终让人啼笑皆非。这是一篇颇具黑色幽默味道的小说,构思精巧,回味无穷。

  杨工没想到,自己刚从首都北京回到“首都”47公里,就醉了。

  家属楼,单身楼相对集中的47公里,算个中心生活区,故被称作这条“夹皮沟”的首都。

  47公里公路边小餐馆。操着川普口音的老板娘为客人频频上酒,绿豆大曲空瓶子,在餐桌上横七竖八。

  几个中年京腔的胡乱说,成了老少不分,狗音猫音羊音鸟音混杂一堂的醉腔。

  星月满天,偶有大型夜车打着远光嗡嗡驶过。

  厂广播室喇叭刚停,杨工就跨进办公室。杨工平时上班挺早,精神,准时,他跨入公办室15分钟后,喇叭才停。

  杨工是9401厂15车间工程师。

  15车间远远看去就是一匹不大不小的青山,也可以说一座巨大的古坟包。这匹青山或这座古坟包,有一个可以通火车的洞口,洞口里面被挖空了,空的这一部分,包括其中的加工、装配操作间和工艺室,办公室等,就是15车间。车间的墙面除了操作规程,安全制度之类的东西,还有“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和“备战备荒为人民”“准备打仗”等标语。山洞内灯光如炽,亮如白昼。

  杨工慵懒地收拾了办公桌面,喝水,躬腰,慢吞吞将钥匙插入铁皮资料柜锁芯,一圈,半圈,四分之一圈,反时针,顺时针,杨工像一个笨孩在扭动一件老式玩具的发条。

  随着柜门的打开,杨工身心一紧,魂飞魄散!

  杨工一遍一遍倒腾柜中资料。资料撒满一屋。杨工像一个疯狂的拾荒者,拼命刨,直到把自己刨成一块垃圾,软软瘫倒在资料中。

  屋内同事惊讶地望着他。

  他突然跳起,像一条饿极的母狗扑向墙角,摁响瞽铃。

  山洞内警声大作。

  15车间在52公里,因为车间距县城52公里。

  “肖科长,我真的不知图纸哪儿去了。”

  “铁皮资料柜完好无损,把手上的指纹是你的,只是你的。杨工,你都不知道,难道我知道?”

  “我?怎么可能是我?我的党龄,工龄,都可以证明的呀!向毛主席保证……”

  “够了!别玷污咱伟大领袖!还想装疯卖傻?老实交代吧!”

  “交代?我交代啥呢……”

  “实话实说!有一说一!”

  “我——”

  两人皆京语,但不能形成礼尚往来的关系。在厂保卫科《××地区公安局三分局派出所),杨工的申辩越来越小,小到苍白之极。墙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抗到底,死路一条”的标语越来越大,大到无以比喻。

  此时,离15车间响起警铃,仅仅两小时又半。

  杨工还是向肖科长回忆了最近几天,尤其案发前头一天的事。令肖科长大为失望和光火的是,杨工回忆的关键处,是一段空白。

  一位漂亮女保卫沙沙沙作着笔录。

  有保卫进进出出,向肖科长耳语。

  杨工说,半个月前,他与032基地计划处人员一行9人,到北京参加某型号产品图纸会审,回到厂里,刚一下班车,就碰到几个老三线,老哥们儿。于是,去公路边餐馆喝了绿豆大曲。第二天,一到办公室,就发现图纸不见了。

  肖科长说,请把你那几个老三线、老哥们儿的名字告诉我。杨工说,李华海、易曦、白健、白兵、胡志国。肖科长问:

  “喝完酒后去哪儿了?去过办公室吗?”

  “没有去过办公室,绝对没有!”

  “那你去了哪儿?”

  “直接回了家里。”

  “你不是说你有酒后失忆的毛病吗?你怎么知道的这一切,谁作证?”

  “老哥们儿可以作证,他们看见我的儿子把我接回了家。当然,我的儿子也可以作证。”

  “你的老哥们儿也醉了,只有李华海看见你儿子把你扶出了餐馆,但你们父子去了哪儿,他说不知道。”

  “对了,我老婆看见我回家了。”

  “但她没看见你是从何处回的家。”

  “从餐馆。”

  “那是你儿子说的。”

  “我的儿子进不了15车间,进不了我办公室。”

  “可是,你能进去。”

  杨工儿子在家睡懒觉。两个保卫一进屋,他才起床。此前,他妈喊他起来吃午饭,他睡得像头猪。

  杨工出事了,但杨工老婆,儿子一无所知。由是,面对保卫,一脸懵懂。

分享:
 
更多关于“保密费(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