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谈黄裳一事


□ 杨 栋

  黄裳先生是当代藏书第一人,他是真正的博览群书,他还懂得俄语,译有《猎人笔记》等书。他是山东益都人,生于1919年,已是年近90的文化老人了。他在大学时是读的电机系,但后来当了《文汇报》记者、编辑,和诗文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学识丰厚,读书广博,所以著述甚丰,有译作,有校录,有论述,有书话。他的书话独树一帜,行文文白杂糅,笔调优雅从容,是书话中之神品。著有《珠还记幸》《花步集》《锦帆集》《银鱼集》等几十种杂著。他的书斋名为“来燕榭”,他自己解释说:“旧日游嘉兴,见一景题此名,颇爱之,遂取以名居处”。其实他的夫人名“小燕”,大约也有纪念意味在内了。他的藏书多明清善本,多有人所未见之书。他据此曾写过《清刻本》《清代版刻一隅》等书。他1946年就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锦帆集》,已笔耕半个多世纪了。我很早就喜欢他的书,现在在我的藏书楼上有“黄裳作品专柜”大约收藏他近50种版本。
  2006年,他的《珠还记幸》再版,我得知他专印了“特藏本100册”,想方设法求购不得,正好他来了一信,我便寄信给他相求,并汇上书款200元。不久,他寄来了书,并附还了书资,他在信上说:
  杨栋先生:
  承两次惠书,并大作多种,未能及时拜复,歉甚。
  《珠还记幸》自印本一百册,为非卖品。而“三联”竟为妄加“定价”,不实,也非作者本意。因此汇款求购者纷至,不胜接应之苦。夸以一册奉呈,尊款亦附还,我非卖书人,此意请谅鉴。我已三十年不亲笔砚,凡有要我写字的,都以字丑敬谢,方命之处,统希谅之。
  匆此即问,近安。
  黄裳 06.6.11
  得此书后,我加一红木盒珍藏之,并写一“得珠记”在《中华读书报》发表,表达我对黄老的敬仰之情。我还以150元高价在孔网买到他的港版《河里子集》,以200元高价购到《前尘梦影新录》。我自认也是一个“黄迷”。
  《山西文学》曾多次发表沈鹏年写过去黄裳和他之间买书的隐私旧情,我读后觉着作者有欠厚道,一些私交旧事不该借媒体炒作,中国人讲做人要“隐恶扬善”,即便黄裳先生有些缺点,但借鲁迅先生话说“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终究是苍蝇”。一个人爱书一生,为社会创造了那么多精神财富,就不错了。中国,应该善待这个人。黄裳先生已近90高龄,仍然在笔耕南窗,仅这一点,就能叫许多文坛混混“能不愧杀”?
  其实,黄裳先生是个有人情的人,不然,会那么多作家朋友和他交往?会有那么多“黄迷”“粉丝”如“追星”一样追他?孔网上更有人戏称他为“黄教主”。
  我更有一次奇遇,几位中学生来我家看书,我介绍黄著极有价值,不几天,我收藏的四本“黄著”被“孔乙己”们窃去。为爱书而出此下策,亦是可以原谅的了。至于“沈黄之争”,就更没必要去评说了,北京书友孙桂升说“人无完人”,黄裳先生因爱书面有些过失,那也应该是可理解的。古代富豪以美人换书,古代士子典春衣换书,至今都是被视为美谈的。
  我从心里祝福黄裳,愿他笔体双健,愿他人书两寿,愿他安宁,也愿他吉祥!
  编者附记:这个栏目至这次共开了四期,发了八篇文章,连上原先在其他栏目里发的几篇,共是十一篇。不算少了。黄裳借沈鹏年钱,说是抢救郑振铎散出的《纫秋山馆行箧藏书》而买了宋版书,过后不给沈说又延宕不还沈款,最终分次以旧书抵之一事,若没有更新的材料发现,大致可说是铁案如山了。我们原来还希望黄先生有以教之,这么长时间不见动静,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动静了。在这件事上,平生巨细无遗,必为文记之的黄先生这样处置,不失为智者之举。对黄先生何以有那么多的清人集部题跋本,落入社科院文学所书库一事,这么长时间竞没人写文章申辩,实是憾事一宗。有朋友来信说,此事甚好办,只要查一下文学所的购书原档便一目了然。那位在《文汇读书周报》(2007年3月23日)上刊文《黄裳早岁题跋一瞥》的张晖先生,想来在文学所做事,至少也是有出入书库的方便,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来做这个事,该是最恰当的。只是不知张先生有没有这个雅兴?在黄沈之争上,怕翻不出什么新花样了,我们的这个栏目也就撤了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