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反差(外一篇)


□ 阎 扶

木匠低低的,有点胖,嘴角右上有颗痦子,神情看起来离世界远远的,沉迷于自己的天地。木匠一般都是这样,从小我就这样认为,他们在刨花之上降临,而后清扫刨花,走人。他们真是奇怪的一些人,我们离不开他们,他们却好像对此不屑一顾。只是这个木匠不太像那些南方人,怎么不像呢?有点胖,还有点迟钝。
但他是个南方人,来我家给准备结婚的哥哥打家具了,每天早早就来,挑木头,刨木板,瞄线,钻眼,细细致致,不像我们北方人,粗粗糙糙的。他的迟钝只是表现在人情世故上,干起活来,他可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的。而且他非常勤快,中午吃过饭了,稍事坐坐,马上就走进那间临时的木匠房中,丁丁当当起来。有人来看家具打得怎么样了,你说你的,他干他的,不会停下手中的活儿。
这么一个认真的人,父亲当然满意了,因此对他提出的每晚要炒几个小菜、来点小酒的要求,也让母亲精心打点。这就像个南方人了,会享受,我们眼中的南方人都是这样,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我们都白活了,他们才是有滋有味的。看他喝不了几杯,脸上就微微泛红,话多起来,一些听不懂的词儿嘣出嘴来,听不懂,父亲就嗯嗯应承。他不会多喝,就那么几杯,滋滋下肚,很享受的样子。——这怎么算喝酒呢?每逢看他放下杯子,我想。我见过的我们那儿的喝酒场面,都是一饮而尽,还洒在桌子上,豪放得很。但木匠改变了我的喝酒印象,他的模样,至今我还记得清晰,昂起头来,滋啦一下,就下去了,喉节一上一下的,惬意极了。
“再来一点。”几杯之后,父亲再劝。劝酒在我们那儿是礼貌的表示。
木匠总是用手按住杯子:“够了,够了。”
几次之后,木匠不喝了,父亲也不再劝。
然后走人,把衣服夹在自行车后,木匠驶向他的家,临时搭建而成的家。
木匠的家在小桥边上,门前一条小河,草很长,水在草底流着,不大。把家建在那儿,木匠真是聪明极了,不管怎么,总有点家乡的味道吧。房子周围是开垦出来的一小片菜地,碧绿的菜叶浓郁郁的,包着心,或者打开。有些菜,我们虽然在菜市场上见过,买过,也吃过,却不知道是怎么长出来的。
木匠的妻子常常站在地里,很利索地收拾着菜。木匠的妻子高高的,有点儿瘦,身材好看极了,皮肤白白的,真是南方水乡的好女人。她在地里择菜的时候,真是一道绝美的风景,从小桥上经过的行人,总会扭过脖子,仔细打量一番。
拨拉一小捆子菜,用水反复淘洗。她弯下腰来,像一张细长的弓。木匠的妻子,鲜艳多了。她有一只毛色泛黄的小狗,两只耳朵竖立着,在旁边撒着欢儿,前蹄还没落地,后蹄已经抬起,眼巴巴望着它的主人,木匠的妻子。
木匠的妻子并不与人来往,她独来独往,好像突然降临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好像一个小孩,看着周围的一切,却并不融入。人们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每晚会和木匠说些什么,她像一个影子,抓不住,她甚至对她的美丽都毫无感觉,她不知只为木匠开放的时候,别人也有幸目睹。可是木匠是个欣赏者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