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水中(散文)


□ 黄少崇

  水很多,但水很缺,这是一个悖论。

  但这却是这座城市的宿命。

  水是重要的——这是我的切身体验。

  这座城市还是县城的时候,我正在它的远郊度着快乐而又苦涩的童年。全村唯一的水源就是村前那条细小的无名小河。每当冬季来临,村子面前的小河干涸了,村人只好到附近村子寻找水源,一担一担地挑回来。那辛苦,没法说。

  我也挑过水,一担水,要走好几里路。稚嫩的肩膀上,那扁担是越压越重。必须得咬紧牙关,憋着劲儿,才能勉勉强强将那担水挑回来。进家门时,能够倒进水缸的,恐怕只有半担了。一路的磕磕碰碰,那水已经洒得差不多了。有一次,好不容易将一担水挑到家门,在迈过那青石条做成的门槛时,脚抬得不够高,被青石条别住了,一担水就这么全部泼洒在门槛里外……什么叫欲哭无泪?此时就是了。

  这情景,似乎是出现在严重缺水的黄土高原。然而,事实是,这情景就发生在雨水一向丰沛的桂中地区!

  大人们说,在来宾县城,那里有一条叫“红河”的大河。但在记忆中,那条“红河”似乎跟我们无关。它距离我们过于遥远(在那些出门主要靠走的年代,那真是遥远啊)了,它没能给我的生活带来一丝湿润。

  因此,自小我就隐隐地嫉恨那条远离我的“红河”!

  第一次见到那条叫“红河”的大河时,我被震撼了。与其说是震撼,毋宁说是仇恨!那水面宽阔无边,河中大水汤汤,波涛四卷。心想,这“红河”的水,只需流一条娃仔尿一般的水到我们那儿,我就不必用稚嫩的肩膀去承受那不该承受的重量了。水该载我,我怎么去承它呢?

  待我远离家乡参加工作之后,宿命般地,就来到了“红河”边,然而让我惊奇的是,那“红河”竟然不叫红河,而叫“红水河”!

  来到红水河边,接受它的浸润十数年,直到我离开它。

  但过了若干年后,我又被命运像抽陀螺一般将我从柳州抽回到“红河”边,回到了这座新建的城市。这回回到“红河”边,我所住的地方离它也就三四百米。每当晚饭之后,我就到它的岸边散散步,也顺带眺望它那一路远去的湍急的漩流,以及壁立的陡峭的河岸……那种可望不可即让我对它有了某种疏离感。

  离开那座以水闻名的柳州,来到这座城市时,很久才接受城中无水的现实。这样,僵硬的黄土、坚硬的岩石,无水滋润的环境,让我将市民待人的生硬、说话的硬口、做事的硬手、骨子里的硬性、面对穷途的硬拼……等等坚硬的事物,包括满天的灰尘,都怪罪于这没有水的症结。这样这座城市在我眼里就呈现了冷硬的面目,让我觉得了无生趣。

  水,再一次让我感觉到了它的重要。此时,我需要它,自然不是因为没有水喝,没有水用,而是它让我感到了精神上的某种缺失。这种缺失让我的思想枯竭,精神干涸。因此,我的内心常做美梦,还是希望这条与这座城市擦肩而过的“红河”能有所作为。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探问,大藤峡水库建成后“红河”在我们所在城市水面的标高。但探问一次让我失望一次,得到的回答尽管不怎么相同,但内容大体一致:大藤峡水利枢纽建成后,基本无助于本市“红河”水面的提升!失望之余又想,在红水河十级梯级电站之外,有没有可能在本市的下游拦河建坝,让水面提升一些高度,让“红河”的水离我们不再那么遥远?但回答依然令人绝望:该河水电资源开发规划早经确定,除了大藤峡,其他九座都已全部建成——就是说,不可能再有什么拦河建坝的奇迹出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