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海秀散文三题


□ 陈海秀

  

  陈海秀,女,汉族,生于1982年,来宾武宣人,武宣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干部。作品散见于《来宾日报》、《麒麟》等报刊, 《梦的时光》一文曾在“走进东乡古镇”征文比赛中获奖。文章追求淡雅意境,文笔清秀飘逸,文字用情真挚;力求以感性的人文视角,浸润书写的知性力量,挖掘个性的乡土世界

  文/陈海秀

  题字/罗胜福

  曾经三里古戏台

  武宣黔江河从县城往北轻轻划个V字,怀抱一个名为三里的地方,那便是我的故乡。我对故乡知之甚少,若即若离。故乡就像认认真真买的一本书,到手了却发现非名家所作,懒懒洋洋的不想看了。除了偶尔的乡愁,故乡已被我束之高阁。

  我带着疲倦回时,三里老街正沉浸在夕辉里。一个老人在巷口闲坐,抽着烟;巷子里,二三小孩追逐嬉戏。

  这是个古圩。犹记小时候,两侧铺面,或木板,或青砖,墙体黑黄,筋骨可见,墙脚苔迹斑斑,而瓦屋顶积了灰,苍黑,掩埋了时光。青石巷,幽长,直达圩的另一端。而今,许多木板撤了,青砖扔了,换上了钢筋水泥。这条街,以及过街的路,随了岁月,似乎不再坚持执拗。

  进了圩巷,必定要看到街心戏台的,这大概是百年前修建时就想到的效果。老街小镇,说不上特别之处,无非二层砖木,白墙青瓦,无非木雕纹辞,粉绘壁画,左右楹联。查县志,建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残败中气宇轩昂依然,因了久远的骨气,愈发苍劲起来。

  戏台对面的北帝庙,比戏台还早上几年,据说是道、儒、佛三教合一,修缮光鲜,香火旺盛,年年庙会热闹,可谓人神嘉年华。

  戏台便显得落魄沉寂了。黑瓦片黑柱角的表述,早已被老人收听了去,我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来自巷子,也来自过去。

  那曾经,一条圩巷,大清早,水渍斑斑。圩亭里,卖菜的搁担子插腰吆喝;案上的猪肉,被一刀刀切下;大碗烧鸭米粉“来了”,香气在圩场里绕来绕去;至于卖杂货的,卖鸡卖鹅的,圩亭两侧挤个地儿,见缝插针。摩肩接踵,穿梭往来,或招呼张三李四,或沽鬻讨价。若听闻“咚咚咚”,有人高喊“开戏咯”,四处游荡的老乡们便潮水般涌到戏台前来。

  台上,缤纷的音符飞升着、扩张着。自编的剧子,唱着本地的土话,偶尔一句, “黄三,打鸟去——”,尾音拖得很长,腔调怪异,如坐针毡。大人们看却出了神,或咧嘴大笑,或蒙眼大叫,或低声咒骂。杂乱的声音,随着散场的戏飘走,不知何时再来。那时,大人的痴迷,只觉得可笑,长大些才明白,那个年代,那枯燥的戏,却也装着一些梦,零零碎碎,悠悠荡荡。在阔大的桂中腹地,在如画的乡村小镇,在云卷云舒的境地,这戏台或者只是一颗绿豆,闪烁着一点文化的绿光,带着点温暖的希冀,迎接街坊和无数赶圩人的喧嚣,用戏形式,排解那些寂寞,抚慰那些伤痛。

  我站在古戏台上,想象着衣袂翻飞、婉转莺啼,那历史的回声,看似乏味,却滋润百年,津津有味。

  弹指刹那,万千媚色尽褪,古戏台感受着斗转星移之时,也终将化为流星,成为过去,现代的天空,装不下如许陈旧的回忆。

  不免有些失落,诺大的戏台,漫长的经历,从未有过像样的剧幕吗?老人说,是有的。相传圩场是林氏家族所建,同时还建了戏台,建好后就请戏班唱大戏。又说,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曾驻扎在北帝庙里,并在这戏台上庆功,连续几天几夜演出广东大戏。后来,陆续的还有外地戏班在此演出,云云。

  在史料中找不到林家建圩的记录,只能从那些只言片语中去猜度。140年前,林老爷子,面容瘦削,青衣长衫,屡次乡试而不第,转而从商;虽为商人,却脱不了书生之气。他独自走在街上,看着催毁的摊子,遭劫铺子,想着那日山贼的横冲直撞,心里的念头愈加强烈,是的,他要建个圩场,要让家人和街坊都能安生地过活。

  没有人反对,计划很快实施。钱筹好了,工匠请来了,近百间铺面转眼间建好了,东西各有个闸门,闸门一关,像个城堡。他还是觉得缺点什么?戏台!

  我的心也随之动了一下。我似乎看到了那日渐升高的戏台,正如一粒种子,在桂中大地上升腾,在人们心里疯长。或许他没想到,他的无意之举,在若干年后,竞成为一种特殊的符号,别在那个时代的胸襟上。

  可惜,林先生没能看到戏台竣工那日的大戏,在他轰轰烈烈、投入血本地建圩场之时,林家的生意怎么垮的,他怎么倒下的,无人知晓。林家逐渐退出了圩场。戏台前欢声笑语,在他看来,已是最后盛筵。家族的没落,是那个时代的乡村常常上演的剧目。

分享: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1期  
更多关于“陈海秀散文三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