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断无人区


  情断无人区

  王宗仁

  授奖辞:

  一部向青藏高原守卫者的致敬之作。作者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也是歌者。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生长和焕发出的奉献精神、大爱情怀,经由他的深情描述传递给读者,引发长久的感动。

  风像鹰一样在藏北的上空旋转。

  一轮仿佛没有任何光热的白太阳有气无力地低垂在缓缓行走的牦牛背上。

  与世隔绝的羌塘无人区就这样经年累月地在寂寞中沉睡。

  如果谁偶尔把这死沉沉的寂寞打破,你必然会感到更加寂寞、空寥。

  突然有一天,在不知什么时候被汽车轮子轧出来的、又踏下了片片动物蹄印的坑坑洼洼的简易马路旁,悄无声息地撑起了一顶帐篷。

  无人区的帐篷里也没有人。

  离帐篷不远处的野滩上,遗弃着几只饿死或冻死的黄羊、藏羚羊。暴尸荒野。

  整个空荡荡的世界像一张白纸。

  这是一顶可以说很旧但是绝对不能说破的帐篷。起码它那说黑不黑说灰不灰说绿不绿的颜色给人的感觉是经久耐用的。那肯定是风吹雪扑、雷打电击、烟熏火燎留下的岁月足迹。脏污、简陋到极点后事物反而变出不动声色的威严了。帐篷的门很奇特,是用一块看似木板实则是结了厚厚一层污秽的帆布堵在外面做门扇,之后牵一根牦牛绳拦着的。你也许难以想象的是在帐篷门一侧的木杆上挂吊着一只藏靴,女靴,靴筒和靴帮均有锈花。不是旧靴,但也不新,上面有斑斑锈迹。

  为什么只有一只藏靴?避邪,还是别有说道?

  当然,最叫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顶帐篷的主人不知去向。从它出现在草滩的那天起,压根儿就没有人见过它的主人。 帐篷从早到晚飘散着一股重重的兽皮味和狗臭味。 人呢? 这是科学考察组提供的数据:在羌塘草原无人区,平均每一平方公里地面上不到一个人。

  所以,完全可以这样想象:更多的时候是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没有人。

  无人区指的是羌塘草原(即藏北草原)的西北部。说无人区,其实并非绝对没有人烟,只是人烟极其稀少而已。它的地域包括那曲以北、阿里以东的部分地区,甚至囊括了长江、黄河源头大片的土地。由于那里极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确有许多地方没有地名、人也不分贫富贵贱。多少年来,无人区是政府直接管辖以外的“自由世界”,那里为数不多的群众享受着外界无法理解的“自由平等”。

  在这样一个地方,出现那顶奇特的帐篷似乎一点也不奇怪。奇怪的倒是有一个喇嘛瞄上了它……

  喇嘛叫次丹堆古。

  我与他的相识非常偶然。相识后的交谈随意、自然,没有任何的准备和提防,也没有刻意的追求和思考,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他高兴谈,我乐意听。不知不觉我达到了一种目的,他也得到了渴求的收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