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线糊”和“木屐鞋”


□ 唐涛甫

“面线糊”和“木屐鞋”
唐涛甫

  一
  
  凡是来自大江南北与我交往的豪富墨客或是同窗好友,首次早餐我总是请他们到小吃店品尝具有泉州风味的“面线糊”。随个人意愿,选择配上海蛎、猪小肠、虾仁、蟹肉、油条……茶前饭后之余,来自远方的客人对“面线糊”的一致评价是:“味道好极了!”
  上世纪50年代初,我考进泉州晦鸣中学,中午寄膳在市内姨母家中,“面线糊”当菜汤已为极平凡之事。当年那饭食也可算是很“OK”了。
  六七十年代,凡有亲朋好友到我家,母亲总得先煮碗面线给客人当点心。面里加些煎鸡蛋、肉片、蔬菜之类的再放些炒花生米,这面线的丰富已是待客最大的礼仪。
  时逢我的生日,母亲也亲手为我做碗生日线面,加上两个去掉红壳的蛋。我确也颇感满足。
  那时大年初一,全家男女老少心里乐滋滋地能吃碗“面线糊”,里面加上白萝卜粿、小芋头、红色米圆子、蔬菜……全家这天就仿佛置身在人间天堂,伴着爆竹的繁响,一下子觉得生活过得美满温馨。
  在饥荒的岁月里,煮得清汤寡水的粥里加些线面再放些蔬菜,煮成咸稀饭,足以解决少米之炊。60年代“瓜菜代”难以忘却的岁月,我正读高中,每月定量二十四斤大米,长身体的需要实在不堪饥饿。星期六下午回农村老家,随手捎斤线面,母亲从地瓜园地捡来干黄的地瓜叶,洗净下水清煮,再放些碎线面,然后再放进地瓜粉浆熬成“面线糊”,一顿“美餐”使得全家六口无比欣慰。
  长期居住上海的年迈的姨妈,每逢我出差上海,总得再三叮咛我一定要从泉州老家为她捎去几斤线面,供她煮“面线糊”之用。
  “面线糊”在侨乡是漫长的岁月积累的灿烂文化了。凡是侨胞要远渡海外,亲朋好友总得用线面为他送行。以它的柔韧之线,牵起海内外感情。
  今天凡是来自天山脚下、黑龙江畔、云贵高原……到我家做客的友人,在大酒店我也请他们品尝闽南侨乡“面线糊”,这特有的地方风味,配上“白萝卜粿”或“春饼”,让外乡人一饱口福。
  “面线糊”的素质今昔非比,可算锦上添花。在线面里加进去的配料、佐料要高档高级得多了,“面线糊”已成为泉州的一招牌食品。但不管今天它如何改天换地或多么丰富多彩,每吃“面线糊”,却仍然极容易勾起我对干黄的地瓜叶伴“面线糊”那岁月的追忆!
  
  二
  
  银白的月光散落在花径中的鹅卵石上,夜来香散发浓郁的芬芳。若是你脚穿彩绘的木屐鞋,漫步在月光下的花径之中,听着脚底下发出那有节奏的“咯哒!咯哒!”的音调,伴着小瀑布潺潺的水声,你会感觉置身在一个小小的忘忧园中……
  我写电影剧本总把木屐鞋这闽南侨乡的地方色彩和生活习惯,强调于文学剧本之中。
  童年的我,就读于泉州振兴小学。脚穿简易粗糙的木屐鞋走进校门。斯时家境窘迫,连木屐鞋都买不起,大人只好把家门口的乌桕木锯下来,用斧头把它劈开,用菜刀自制双木屐鞋,找条旧皮带,剪下八寸,用小铁钉把它固定在木屐上。穿着这木屐鞋,我抵御地上的荆刺、碎石瓦砾,并在雷雨中打伞步行。据说穿上木屐鞋可避雷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