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山口里的树(组诗)


□ 王立宪

王立宪

火山口

这是怎样的口

我多么担心

你会吞掉什么

吞不掉的呆望

总在你的边上

你的底部藏着什么呢

你的神秘让我自卑得

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大地该有浩茫的心事

若不炽烈的火焰

为什么烧着了昨日的天空

老黑山耸起

它就是这世上的一大不平

火山口缄默了

火山口也早已冷却下去

而游人的凝望却热了

这就是不用一言的征服

征服得我们

一个个发呆

火山石

无论是灰是黑

还是红

都是火山石

这些山中居民

都已是释放后的宁静

那是怎样的蜂窝状

就像有着蜂窝状心事的我们

生命的火焰消去

唯剩各种颜色

被风吹被雪覆盖

被暮色笼罩在一片回想之中

拾起一块火山石

又轻轻地放下

但放不下的忧伤

就像火山石的灰黑

或者血红

我是一块火山石

我是一块火山石

我从前的燃烧

就是生命的传奇

为远天那片巧云

为远方那双美目

为幻想中那日渐临近的脚步

我烧得毫不犹疑

在这样烧灼的等待中

我不闻人语

我就这样在炭火般的夕阳里

一点点地黯淡下去

激情挥发尽了的时候

我的名字该叫灰心

还是叫不悔?

多少年后

—个诗人把我捡到

他惊叹这激情的遗骸

将是多少年后的自己

火山口里的树

深深的火山口里

唯一的树

你在替谁表白?

总觉得你是谁的灵魂变成的

你是为幻想中的我们

试着去站一次吗?

站着站着就回不来了

就变成了死心塌地

那就让我们用想象

把你拔下来

然后借你感知火山的根

把我们炽热的爱

写上我们的天宇

然后又用想象把你栽进去

想你在历史的深处

怎样独自絮语

那是我们该用心培植的树

那不是沉沦

那是以一种纯真

依偎千年沧桑

一只鸥鸟

一只鸥鸟

一只被拴住了的鸥鸟

傍晚的风也惆怅了

它怎样都不能抚平

湖里波浪的焦急

那个无知的年轻人

他竟因逮着一只鸥鸟而得意

在游人的心疼里

他不是放飞

而是把鸥鸟藏起

只是错误他无法掩藏了

他把自由的船

当成了限制鸟自由的道具

船没有过错

但它如果会思索

一定会现出晚霞的羞愧

如果它会说话

一定会指责那个自鸣得意的人

一只鸥鸟的命运

让我难过

天空中依然有鸥鸟在飞

不知会落在

怎样的命运里

在这个深沉的湖上

我想起世上的许多浅

载不动一只船

湖像一位隐士

深沉得毫不声张

即使好奇的船犁出波浪

转瞬之间

它就会闭拢

风吹波涌

那是风在翻阅湖的年龄

风翻阅千年没有答案

月亮落下来

落成一轮隐士般的平静

用自己的深沉养自己的鱼

喂自己的鹰

它当然也会有薄雾般的轻愁

笼罩着一时迷茫的鸟

这就是我心中的湖

在北方一个安谧的所在

在我的期待里

黑色的石头

这么多黑色的石头

生命永远的夜晚

世上无尽的白昼

也无法使它们变白

那些幸运的白云

正在慢慢飘动

它们属于谁呢

多少蔚蓝的心境

正如这蔚蓝的天空

白云飘走了

还会有白云飘来

而这些黑色的石头

在谁的命运里

黑成不变的忧伤?

风吹到石头上

就成了呜咽

雨落到石头上

就成了眼泪

鸟落到石头上

就成了好奇和不解

只有那一棵棵火山杨

在用它们的成长

丈量着不幸和幸运的距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火山口里的树(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