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和一本书


□ 赵金禾

这个人,有过许多头衔,小说写得漂亮,官也曾做到省作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他真实、坦率、丰厚,朋友爱拿他的名字开涮:刘富道么,良善的“妇道人家”。
这本书,应当说不是他的拿手戏,却是他的真功夫。为人写的序与跋、小说评点、读画品书听诗、编辑手记,还有作家之死探秘,好个繁复,好个沉杂,起了个随意的书名:《阅读感悟》。
我们常爱说“随意”,随意里有大讲究。随从率性来,意伴真情出。随意是自然流淌着的那份心意。富道的心意在这本书里原形毕露,这不比做小说,作者可以藏在背后装神弄鬼。
富道在自序里说:“都是我的心血之作,是用我生命中一部分光阴完成的。敝帚自珍,立此存照。”可见这个人也是看重这本书的。他说他在位时的得意之作是散文《本无意做官》,至于其他所得,都已过去,不重要了。如此真情告白,有些不合自吹自擂的新时尚。
新时期湖北文坛,这个人是一座山。他是以他的小说《眼镜》和《南湖月》奠定的辉煌。后来湖北小说家的辉煌,是后来时空的收获。一座山是不能覆盖的,也是打不败的。后来者只能翻越,或者绕过,那山还是山。一句“都已过去,不重要了”,是他骨子里浸润着的大气,我读懂了他。
《本无意做官》不就是一篇散文么?如此宣称为得意之作,是不是积他十四年的为官之痛,才一吐为快的呢?痛快痛快,痛痛快快,显示了一个真理:快是要以痛为代价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在一个官位上,持续了十四年多的时间,损失了什么呢?损失的是灵感,情趣和幽默。损失的是创作激情和生活的自由自在,损失的是少写了几本书。人各有志,我志在写作,好不容易当个作家,人家却让我去做官,岂不大亏了。
这个人会算帐。只是这个帐由不得他算。那时候他走红文坛。走红就被重视,被重用,似不正常。不正常是那时候的正常。少写几本书又怎么样?要算政治帐嘛,要顾全大局嘛。幸与不幸,不是你选择得了的,正如我们的父母由不得我们选择一样。我不能要求他罢官,“就像我不能要求屈子在投江之前洗个澡一样蛮不讲理”(师妹语)。于是他这“妇道人家”的良善派上用场了。于是就有了这个人的这本为他人做嫁衣的《阅读感悟》。
所幸他还在写,仍是直抒胸意地写。要写什么样的文章才够分量,才够级别?这是追求不朽的焦灼。只要不是想着不朽,事情就简单得多了。他想没想过“不朽”,我不好猜度。不过我敢肯定,他是他后来的解放者。他平和了,宁静了,其境界,有庄子所言“渊”的意味,不然他会是另一个人,而不是这一个。他的《阅读感悟》是在感悟别人,我们便从中感悟了他,感悟了他的立言立人。
书中所写的文字,有关于名家专家的,也有非此非彼的后生,毛丫头,谓之“名不见经传”罢。为名家写,那不是他要写就能写的,他也无须绑名家,他自己所属也是名家队伍。名家看重的不是名家,是一个人所达到的境界。所以他受他队伍的推崇。他为小人物所写的文字,自然是因了他的名气,也是因了他的为人。那些亲切的文字迎面扑来,像一个长者拍着你的肩,抚着你的背,你不能不为之动容。富道这五尺男子汉的“妇道人家”,更像母亲,像姐姐,深情得到家。那都是些性情文字,性情中人所为,不是文字匠人所能达到的直朴、浑圆、关爱、智慧与激情。
接受这本书编辑的建议,富道选了一篇关于评论他的文章附后,这便是王石先生的《刘富道的过去与以后》。这篇文章曾发在《北京文学》2001年第6期“文化观察”栏目里,有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在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今年第1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王石先生称富道为“湖北新时期小说第一人”,我以为准确,铁定,经得起科学考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