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南宫公主的婚事


□ 王子今

汉武帝的姐妹中,有一位南宫公主。《史记·外戚世家》说:“王太后长女曰平阳公主,次为南宫公主,次为林虑公主。”据说“林虑公主”,原本写作“隆虑公主”,避汉殇帝讳,改写为“林虑”。
在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中,汉武帝的姐姐南宫公主有相当多的戏。她出嫁匈奴军臣单于,又从军臣单于之子伊稚斜单于,曾经劝阻匈奴人入侵汉地、残害汉俘、虐待汉使,在汉匈和平外交的历史上,似乎有重要的作用。
然而,史书关于这位南宫公主,其实并没有和亲匈奴的记载。对于观众提出的疑问,该剧历史顾问求实在答记者问时有这样的答复:
南宫公主被派出和亲,《史记》、《汉书》中并没有明确记载。但是在宋代工具书《册府元龟》(卷978)中可查到有关南宫公主的资料,记载她是汉景帝送往匈奴和亲的亲生女儿。由于这一则史料出自宋代,所以通常很少被引用,但我们认为十分珍贵。本剧编剧正是据此编创了刘彻因亲姐远嫁匈奴因而感情受到重创决心复仇的故事。
求实这里可能是沿袭了王川《汉景帝传》一书中的说法。王川写道:“景帝二女南宫公主的事迹,在《史记》、《汉书》上没有明确记载。前元五年(公元前一五二年),景帝曾派遣公主嫁于匈奴军臣单于。这是高祖刘邦与匈奴实行和亲政策以来第一次以真公主出嫁匈奴单于。景帝这一做法,一改以前以诸侯王、宗室之女冒充天子之女远嫁匈奴的旧例,表明了景帝对和亲的诚意。”《汉武大帝》对白中汉景帝的台词是这样的:“将自己的亲骨肉,送去那蛮荒之域,踏上那迢迢不归之路,朕也是忍痛而为之!自高祖以来,还没有一位真正的公主下嫁匈奴,朕要破这个先例了。为的是要让匈奴相信大汉的君臣子民,愿意和他们和睦相处!”这番话,完全是王川观点的影视译本。
《史记·大宛列传》说,乌孙王“愿得尚汉女翁主为昆弟”。这里说“翁主”不说“公主”,值得注意。《史记·匈奴列传》记载中行说语:“(匈奴)父子兄弟死,取其妻妻之,恶种姓之失也。”所以“匈奴虽乱,必立宗种”,而中国“亲属益疏则相杀”。大约依照草原游牧民族的婚姻制度和亲族礼俗,在他们的观念中,是否存在“诸侯王、宗室之女”和“天子之女”的明显的等级差别,是否存在“冒充”的问题,还可以讨论。这种“冒充”会产生对“和亲的诚意”的怀疑,可能只是汉族人的观念。如《刘敬叔孙通列传》记载刘敬向刘邦提出和亲建议时所说:“陛下诚能以适长公主妻之”,则“兵可无战以渐臣”。“若陛下不能遣长公主,而令宗室及后宫诈称公主,彼亦知,不肯贵近,无益也。”据说“高帝曰‘善’,欲遣长公主”,只是因为“吕后日夜泣,曰:‘妾惟太子、一女,奈何弃之匈奴!’”因而“上竟不能遣长公主,而取家人子名为长公主,妻单于”。看来刘邦时代第一次和亲就有“冒充”情节。然而,梁玉绳《史记志疑》卷三二早已对此提出质疑:“案:《张耳传》鲁元公主于高帝五年适赵王敖,至是时已三年矣,而云以妻单于,岂将夺而嫁之乎?娄敬之言悖也。乃帝善其言,即欲遣公主,有是理哉,必非事实。”对于刘敬和刘邦、吕后关于“以适长公主妻之”的言行“必非事实”的判断,是有道理的。据《匈奴列传》记述,“高帝乃使刘敬奉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孝文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都明说“宗室女公主”,而匈奴单于致汉皇帝书说“和亲已定”,“二国已和亲,两主说”,似乎并没有引起对“诚意”的怀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