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众里寻他千百度


□ 聂鑫森

  究竟哪一幅是大师真迹,哪一幅是赝品?为什么假的也出神入化?是大师临摹了赝品,还是制造赝品的那只手创造了大师?为什么一直未曾谋面,是人,是鬼,还是上苍和神意?为什么每次赝品的出现都伴随着他的一次艺术创新思考和质的飞跃?
  
  一
  
  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三天三夜,到今早才疲惫地停止了,整个世界变得冰清玉洁,了无尘迹。夏家的院子里满地琼瑶,小池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山石、花草似彩色玻璃制成的工艺品。只有墙角那几株腊梅,铁干铜枝,浅黄色的花朵喷发出淡雅的香气。
  午后,已届九十的夏寿鹤,白眉白须,穿着长长的皮袍子。正闭目枯坐在—盆炭火前。天地一白,屋里的炭火便显得格外红艳。画室里早安了空调,那是儿孙们的意思,他却从不愿开启。冬天他就喜欢这盆火,看着、烤着,有一种古典的韵味。
  他敏感地觉察到窗外的雪光,盈满了他画室的每个角落,浓重的寒气裹挟着他衰老的身子,他知道他很难挨过这个严酷的冬天,他生命的火快要燃完了。这个冬天他几乎没动笔画过画,整天就是这样枯坐默想。想得最多的是这几十年来,有一个与他休戚相关的人,又亲近又遥远。似相识又全然陌生。寻寻觅觅,连个影子也没有。有时他想,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爹,又是一幅赝品。”
  刚过六十五岁,但已显得臃肿的夏幼鹤,推门而入,把刚从市面上购来的—张画,展开在大画案上,然后小小心心地看着夏寿鹤。
  夏寿鹤半闭着眼,身子纹丝不动。他对儿子说:“幼鹤,别让人来打扰我,我想安安静静地想些事。爹的这—生好奇怪呵……”
  幼鹤愣了愣,悄悄地退了出去,把画室的门轻轻掩上了。
  
  二
  
  二十岁的夏寿鹤,拿着一卷画,走在1944年冬天飞飘的大雪里。他颀长的个子,清秀的面目,富有弹性的步履,使行人稀少的街市平添了几许生气。他有些兴奋,那个粗大的喉结上下蠕动着,积藏着一团初试锋芒的激情。
  这时候的夏寿鹤,还只是一个中学的美术教员,不过因家风所染,已画了好多年的画了。
  他要到古城湘潭最有名的字画店“集萃斋”去,今天有本地的许多名画家在那里雅集。他当然认识他们,他们是他爹的朋友,他爹以收藏古字画和精于鉴赏而颇得同道赞赏。那些古字画,他从小就在爹的指导下,日日夜夜地临摹过。可惜,爹在一年前得肺痨咯血死去。家道是殷实的,并无衣食之愁,上课之外,所有的时间就是画画。他希望有朝一日脱颖而出,可惜年齿尚稚,资历亦浅,要使世人注目何其难!
  “集萃斋”在城中的平政街。夏寿鹤踏雪走到门口时,老板杨之林迟疑地迎上来,问:“夏公子,你来了?”
  他称—声“杨叔叔”,然后说:“听说今天有—个雅集,我带了两幅石涛的真迹来凑兴,不知可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