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跑来跑去寻“鲜活”


□ 何 申

十年前,我在《北京文学》上发表了一个中篇《男户长》,后拍成电视连续剧《男户长李三贵》。这是反映乡村计划生育的,在中央一套播出后反响挺好。但在审片过程中,曾出过“风险”:手中权力很大的审片组,有人对片中的一些细节(生育知识的宣传)提过疑问,认为搬上屏幕不合适。情急之下,作为编剧的我只能挺身而出,举了好多例子,说明由于广泛深入的宣传,乡村的大人甚至中小学生,都能很正常地看待这方面(性)的知识,相比之下,城里人反倒有些保守了。结果不错,说服了他们。他们说看来一部内容新鲜的作品,不仅会让人开阔眼界,还能使思想更开放一些。
那个作品里的内容,都是我在乡镇计划生育工作站跑来的。其间的许多新鲜情节,生动的语言,灵脱脱的人物,如果让我在屋里编,无论如何也是编不出来的。
作家写作是有稿酬(尽管不高)的,而稿酬最终是读者付的,故此,作者要对得起读者,尽量把货真价实的东西给他们。不过,写作的人情况各不一样,别人咱不太了解,但我最了解自己。我若是想写得新鲜有趣有干货的,就非得出去跑跑。跑也不远跑,比如去信访局门口转转(《信访办主任》就是这么转出来的),到政府办公室里串串门,还去扶贫办找熟人聊天。当然,去县里乡里更是不可缺少的。比如这篇《县级夫人》,就是在县里“转”出来的。这些“夫人”可不简单,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把好事鼓捣成了,其中有她们的份儿;若是把酒做成了醋,她们也干得出来。喝酒时朋友们讲了不少有关“她们”的趣事,后来有人说老何你写写。我说应该女作家写。他们说男的写合适,于是,我就写了。
最近我又在“转”。应该承认又在“找鲜”。比如殡葬改革;原先是县城,后来是县城周围三十里以内不许埋(不许埋人,但可以埋骨灰,尽管占地一样,花费还增大了),现在是全县境内任何地方都不许埋。但如果偷着埋怎么办?已经偷着埋了又怎么办?还有,棺材里放骨灰盒,占地越来越多怎么办?别担心,办法总是有的,各级政府总是要创造出新的做法,以适应形势的发展。按他们的话讲,我们也在“与时俱进”。
好看小说,看了以后或给人以思考,或给人以感叹,或给人以欢乐,或者兼而有之等等。我承认我的小说往往给人思考不足,感叹或伤感更少,但给人以欢乐及欢乐后有点思考还行。我想这和个人的性格有关。我年轻时在大山沟里插队当农民,吃都吃不大饱,我也没觉得怎么着,毕竟身边的社员也吃不饱。我是接受再教育的,比人家还低一等,跟着吃不饱理所应当。现在,我写起了东西,但我从来觉得咱跟旁人是一样的。他们生活中需要的欢乐,和我是相通相同的。进了新世纪,他们对新生活的渴望和追求更强烈了,紧张之余,把一些让他们看了能产生快意的小说奉献给他们,我非常愿意。我还要这么继续写下去。感谢《北京文学》,为我们作者与读者架起沟通的桥梁。三年前我在这儿发表的《老汉与叫驴》,后来改成了电视电影。那里的核儿是老汉数叨他的吃庄稼的叫驴说:“你以为你是国家干部(我给改成村长),走到哪吃到哪儿!”后来有人给我写信,说你太不够意思啦。我回信说这是小说,你别当真。本来还有段话,我还没写呢———老汉最后和村长言归于好,村长感谢老汉的监督。但叫驴饿得嗷嗷叫。老汉数叨叫驴道:“咋着,说你两句你还不爱听?你还唱卡拉OK!”这词后来拍电视都用,今天我给补上得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