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球化:性别与发展


□ 李小江

  玛丽·约翰(Mary John)博士是印度尼赫鲁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教授,KARTINI(亚欧高等院校妇女/性别研究合作网络)专家组成员。此次对话在她的建议下启动,经过半年的准备,在多位学者的参与下于二○○四年九月在大连完成。
  
  “全球化”问题
  
  李小江(以下简称李):最近几年,西方的左派一直在批判“全球化”,因为从表面上看,劳动市场的全球化直接损害了西方国家工人和农民的利益。现在一说到“全球化”,好像就只是资本家、跨国公司受益。中国的情况不完全是这样。前不久,我们和在大连的日资企业的工人座谈,他们从个人角度谈到“全球化”的影响,绝大多数人的评价是正面的,认为“全球化”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他们的工作能力和生活水平都大大改善了。可见“全球化”在不同国家不同群体中的表现是不一样的。你谈道,印度的左派反对“全球化”,我的问题是:“全球化”在印度对底层社会的影响是否也会与西方的有所不同?如果不同,你们的左派在代表谁说话?我想了解,印度底层社会的人们对“全球化”的态度,他们在哪些方面受损?哪些方面受益?
  特拉斯威尼·尼兰贾纳(Tejaswini Niranjana,印度班加罗尔文化与社会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特):我认为“全球化”是一种混合体,有各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因此确实得区别去看。在印度,“全球化”是带来了很多新的公司,新投资建立的企业创立了很多工作机会,确实,有些工作招收的女工更多。在农村,农民和农场主并不知道“全球化”是什么,对他们来说,只是今年的农产品落价了,卖不出去了,为此数千人自杀,“全球化”对这些人来说就是一种灾害。如棉花公司兜售的转基因种子,你每年都得买,被它套住了。这都是世界银行参与做的,对农民的影响非常大,在中国,有一天你也会看到这一点,看到“全球化”另外的一面。 反“全球化”是一个很大的运动,工会和工人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更多的反“全球化”运动有关动物保护、环境保护,以及反资本主义等等也都包含在内,我认为这是另一个问题,很复杂,需要各种不同的声音。
  李:问题就在这里,关于“全球化”,来自知识分子的“正面”的声音似乎只能有一个,就是“反”。把这样重要的历史现象变成政治运动,一说到它就要你表态,然后就是打仗,好像是一次新的“站队”,你反对它,你就是“政治上正确”。我不同意这种做法。作为一个学者、一个知识分子,无论对“全球化”还是其他任何社会现象,首要的是认识,根据不同地区或国家的不同情况,具体问题做出具体分析,这才有可能发出不同的声音。能不能把“反对”或“支持”这种情绪放一放,先把问题弄清楚了再说?不要拿其他地方的例子说事,先把你自己这里的情况弄明白行不行?比如在今天的中国,绝大多数人(包括农村和边远山区)是希望介入到“全球化”之中的,想“进去”(进入外企),想“出去”(出国),因为事实证明“进入”和“出去”的人多半已经从中受益了。也可能明天会出现新的问题,但那是以后的事,是发展中的问题。今天你不让他“进去”就不行,就等于剥夺了他可能发展的机会。因此,在我们这里,如果你真要代表大多数人说话,代表底层人民的利益,你就不能仅仅从“后现代”的角度出发,还必须从“现代的”乃至“现在的”立场出发去认识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