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蓝的天(散文二章)


□ 宁 明

大海有多高

我对特技飞行的深刻印象是在一次比武竞赛中树立起来的。
一九九二年的七月,辽南的天气格外闷热,没风,也没有雨。中午“知了”在窗外的杨树上拼命地喊热,也没盼来一丝凉凉的风。整个飞行大楼静悄悄的,听不见了往日里偶尔传出的熟悉的说笑声,也没了飞行靴“嘎嘎”地踏过走廊时的沉稳或俏皮声。此时,飞行员们都在汗流浃背地为即将到来的飞行技术大比武做紧锣密鼓的准备。
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大比武,整个战区的航空兵部队全部参加,以过筛子的方式对飞行员进行“地毯式轰炸”,而且全区要进行个人排名,通报公布,对技术不合格者进行降级、直至停飞处理。
是骡子是马,这次真要拉出去遛遛了。
特技飞行是最能充分展示飞机性能的课目,像杂技动作最能展示人体的灵活技巧一样,需要表演者具有高超精湛的技能。我是飞行大队长,不论心里是否真的情愿,都必须以信心十足的姿态去选择最难飞的课目。全大队的飞行员都在看着我……
从先期进入考核的兄弟部队传来了消息:一名副大队长和一名飞行员已在特技考核中落马。军区空军考核组当场宣布:停止飞行!
失误,是飞行员最痛恨而又无法根绝的顽症。即使是演练过千百遍的熟巧动作,也难免会遇上偶尔的失误,而飞行员一生中只能有一次“严重”的失误,其惨痛的血的教训只能被他人来接受。兄弟单位的这两名飞行员就是由于一个小小的操纵失误而马失前蹄的。我完全能够想象得出他们跨出座舱时击节哀叹的懊丧心情……
两天后,考核组的大队人马进驻到我们机场。你瞧这阵势,哪里是一个小小的考核“组”,简直是一个庞大的考核“团”……肩扛金灿灿将星的将军带队,机关这“长”那“长”的一长排上校、大校们,看上去让人心升肃然而又眼花缭乱。
一颗绿色信号弹从指挥塔台上终于鼓足勇气而又有几分犹豫不决地升上了天空。这道绿色的利刃并没能把云雾缭绕的天空劈开一条晴朗的缝隙。明媚的阳光,依然离我们很远……
我按下机内通话按钮,向后舱的考核官002报告:“请示开车!”002没说“可以”,却迟疑地问我一句:“这天气……飞特技你有把握吗?”我的口气似乎装作很坚定:“行!”
我别无选择——决不能在上级首长面前装熊包、掉链子给部队丢脸。其实,这种多云雾的天气最不适合飞特技,就像给杂技演员戴上了眼罩让他去高空踩钢丝、翻跟头 。
“003 ,2号空域起飞!”指挥员刚发出口令中的“2号”,我便在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王八蛋” !2号是海上空域,那片海域中只有两只鞋底儿一样大的小岛——看不到地面明显的地标,云雾中天海一色又辨不清天地线……你让我怎么飞特技?!
地面上已没有可“讲理”的地方了,我只有硬着头皮执行命令。我迅速加满发动机的双发油门,飞机闷雷般地一声怒吼,“一把”将我和002“推”离了跑道,飞机直刺向云雾笼罩中的2号空域……真不知道站在塔台上观看我们起飞的将军和考官们,送出的目光中有几分是欣赏,又有几分是担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