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毛泽东和赵树理之关系的质疑


□ 苟有富

毛泽东和赵树理之关系的质疑
苟有富

拜读了董大中先生送给我的《你不知道的赵树理》,书中在《中国农村变革的史诗》和《赵树理说“不”》等文章中,都谈到了一个内容大致相同的史实问题,即一九五一年毛泽东曾“命陈伯达在华北局小白楼”召开过一次“农业互助合作”或“交流试办合作社的情况和经验”的座谈会。“据说毛泽东点名务必请赵树理到会,因为他最熟悉农村,熟悉农民的心理和愿望”;或进一步说,“会前,毛泽东关照陈伯达:别的人缺席一两个不要紧,赵树理可千万不能少。毛说,他最熟悉农村和农民,了解农民的心意,他的话最能反映农民的心愿和要求。”
这次座谈会“与会者不是中央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便是各地负责农业工作的领导同志,不足二十人”。“赵树理可算是特邀代表,也是参加这次会议的唯一一位文化界人士。”但是“赵树理在会上一反多数人的意见,认为农民在斗倒地主以后并不急于走合作化道路,而是要先使自己富裕起来”。因此而使“主持会议的陈伯达非常反感,批评赵树理右倾,但汇报到毛泽东那儿以后,毛泽东却说赵树理的话有道理”。
于是,在一九五一年九月中共中央召开的第一次农业互助合作会议上通过的《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在十二月份发给各级党委试行时,毛泽东汲取了赵树理的意见,作了修改,强调指出,土改后农民中存在着发展个体经济和实行互助合作的两种积极性,党一方面不能忽视和粗暴地挫伤农民个体经济的积极性,另一方面要在农民中提倡‘组织起来’,指导他们走集体化的道路。一个是‘保护’,一个是支持,‘保护’农民发家致富的积极性,得力于赵树理在会上的发言,是不言自明的。”
董先生,你是研究赵树理的专家,我一直怀疑你的这种说法究竟有几分真实性?姑且先不说在《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下发各级党委试行时,毛泽东是否汲取过赵树理的意见,“作了修改”,单凭“毛泽东点名务必请赵树理到会”,“别的人缺席一两个不要紧,赵树理可千万不能少”这一点来说,就存在着大大疑问。既然毛泽东这样看重赵树理,就必须要有一些先决条件,或毛泽东曾听过赵树理的报告、发言;或事前曾与赵树理亲自座谈交流过有关农村和农民方面的问题:或者是毛泽东也曾读过赵树理的大量作品,等等。起码应该是毛泽东很熟知赵树理吧,可你在文章中也没有说清讲明,目前我也没有发现和看到这方面的史料记载,所以存在着大大的疑问。
你说你是“听霍泛说的”,他“当时在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他参加了那次座谈会,他的回忆应该可靠”。你“又拜访五十年代在山西担任省委书记多年的陶鲁笳,他也参加了那次座谈会,他也是在会上听赵树理说的”。我们姑且能够认定赵树理参加过那次在华北局的小白楼召开的座谈会并在会上有所发言,但前面所提到的毛泽东和赵树理关系的前因后果呢?也是听霍泛或陶鲁笳说的吗?他们又是从哪里听谁说的呢?是陈伯达还是赵树理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