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维也纳学派看古印度逻辑学派


□ 高山杉

  哲学家殷海光(一九一九——一九六九)是维也纳学派逻辑实证论的宣传家,是逻辑学家金岳霖和佛学家熊十力的学生,对现代数理逻辑和古代印度佛家逻辑(因明)都有相当的了解。可是,他在其名著《逻辑新引》里,却认为全部印度逻辑可以用佛家的因明括尽,而因明则是“宗教思想的附产品”,与现代数理逻辑学“在内容上并不相同”,为使学问严谨计,不妨将其从真正的逻辑学中请出去(《逻辑新引》,104—105页,台湾水牛图书出版事业有限公司一九八七年重印本)。他这些话虽然只是对佛家因明说的,不过按照他的思路,佛家因明既然可以括尽全部印度逻辑,那么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推论说,整个印度逻辑都应该从逻辑学中请出去。
  但是,印度逻辑绝不能用佛家因明括尽。殷海光这么说,可能是受了熊十力的影响,因为熊十力了解的印度逻辑,确实只有佛家因明一派。说得再精确一点儿,还是因明中经玄奘传到中国来的印度佛教学者陈那的早期之说。陈那是大乘佛教哲学家,公元五六世纪之间人,在印度逻辑史上是分水岭式的人物。以他为界,印度逻辑史划为前、后两期。在陈那身后,不论是在佛家内部,还是佛家之外其他哲学宗派里,印度逻辑都有长足的进步。这些进步,一方面表现在古印度这些逻辑学派独立发现了现代数理逻辑学的一些原理,另一方面表现在他们从哲学观点上越来越接近殷海光推崇的维也纳学派逻辑实证论的反形而上学思想。古代印度逻辑的这些新发展,都是只知道汉传佛家因明的人所不了解的。
  对印度古代逻辑的这些新认识,都是近五六十年来国外哲学界、印度学界发生的事。如今,用数理逻辑学、维也纳学派逻辑实证论乃至英、美语言解析哲学的方法,比较研究古代印度的逻辑学派,已经成了一门很发达的学问。举其中有名的人物和重要的工作,如华裔学者齐思贻用数理逻辑把陈那的逻辑体系形式化,日本的服部正明译注陈那代表作《集量论》第一章,美国的史达耳(Frits Staal)比较印度逻辑学和数理逻辑学、句法学、语义学。特别是印度哲学家马提拉(Bimal Krishna Matilal),数十年如一日从事古代印度逻辑学派、逻辑实证论和英美语言解析哲学的研究,大有从数理逻辑学、句法学、语义学和科学哲学方面打通印度哲学和西方哲学的意思,最值得我们注意。这个很有生气的学术潮流,我想现在国内留心西方哲学和印度学发展动向和文献的人,或多或少可能已经觉察到了。所以,现在学术形势的发展完全与殷海光在《逻辑新引》里提出的观点相反,古印度逻辑学派已经被看成是发展出与现代数理逻辑学有同样性质的形式逻辑学,而且被正式载入西方人写的形式逻辑史史籍中(参见波兰裔瑞士哲学家、逻辑学家波亨斯基的经典著作《形式逻辑全史》讲印度逻辑的部分)。
  在此之外,还有更重要、更有趣的一点也是殷海光写《逻辑新引》时没有料到的。就是虽然同为维也纳学派逻辑实证论的同情者,英国哲学家艾耶尔(Alfred Jules Ayer,1910—1989)和美国哲学家、逻辑学家奎因(Willard Van O. Quine,1908—2000)却没有像殷海光一样,对古印度逻辑学派抱一种完全批评和排斥的态度。正相反,艾耶尔对古印度逻辑学派反形而上学的思想产生了共鸣,而奎因则为印度学者发现古印度逻辑学派与数理逻辑学之间有相似点提供过重要的帮助。限于学力,我不想在这里细谈学理方面的问题,而是只从艾耶尔和奎因生平中各取一件事,介绍他们是如何作为维也纳学派的成员和逻辑实证论的同情者,来看待古印度逻辑学派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