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关李黎和他的小说《口技》


□ 刘立杆

  也许,就今天年轻的小说作者而言,对自我的过度关注已经引发了一种新的焦虑。在一个发达的影像时代,要求小说继续承担史诗和传奇故事的使命显然是可笑的;栩栩如生地塑造世界反映现实同样令人可疑,而且也不再是现代小说家的职责——事实上,如果按照王尔德“世界的隐秘是可见之物”的说法,无孔不入的传媒和资讯使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快捷、直接地感知自身以外的世界。然而,无论服膺于天真的艺术进化论,还是被动地在形式或野心的夹缝中拾掇翻检,远离视小说为模仿或再现的古典传统,转向倚重记录和体验的现代叙事,一方面使今天的大多数小说在形式上更加开放,另一方面又往往因个人感觉的滥觞和视角的逼仄,导致某种常见的单调、乏味。简单地将此现象归咎于传统、人生经历或个人才能无疑是有失公允的——实际上,这种尴尬的两难摇摆同样指出了现代生活的悖谬和困境。同样不能忽略的是,某种程度上忠实于自我恰恰又意味着可贵的勇气和必要的诚实——如果我们同意每个人的生存都指向一种普遍性境遇。只有以此为基础,一个写作者才可能构筑一个辽阔而深邃的内在世界。
迄今为止,年轻的李黎始终坚持通过小说记录、咀嚼和转化自身的独特体验。我和李黎认识的时间不长,即便根据一幅匆促勾勒的肖像速写,我也不能断定,印象中那个天性敏感、心思复杂、时而羞怯木讷、时而神情激动的青年,是来自有限的交往,还是来自他的小说。据我所知,他出生在南京郊县,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以后,他的生活似乎被迫处于各种变动之中,不停地找工作或丢工作、寻租或搬家、恋爱或失恋——很多时候,个人生活经历成了他小说直接的题材。《口技》即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在何种程度上泄露了李黎的个人处境和精神状态,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这个充满色情意味的隐喻为切入点,作者成功地穿过了日常生活的表层,抵达了难以名状的荒诞与悖谬。
《口技》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刚搬了家的老羊打电话给杜蕾,一个过去认识的、关系暧昧的姑娘,希望对方帮忙收拾房间,如果可能的话,“顺便”做做爱——就在这时,他的邻居王珍,一个更年轻、更有诱惑力的女孩意外地闯了进来,这个女孩行事怪异,喜欢胡搅蛮缠,不仅破坏了他的如意算盘,而且当他最后气急败坏地要求其代替杜蕾和自己做爱时,终于让“老羊叫了起来”。这个故事似乎就是李黎小说的基本主题。他的主人公多半为年轻的单身男人,情感处于某种萎缩或停滞状态,情绪和身体萎靡不振——对于这些受过一定教育、过早感受到人生的幻灭、丧失热情与活力、摇摆于心灰意懒和狂躁不安之间的人物的痛苦,我们并不陌生——有趣的是,李黎和其他小说作者处理类似题材时,似乎已经习惯这样告诉大家:如果说这些典型人物对生活还多少残留了一点热情,那就是对性的热情。
用“偷懒”来指责这种处理上的相似性是不恰当的,因为在性的万花筒背后,不仅隐含着社会学意义上的成长、困扰、限制和尖锐冲突,而且也在文学意义上构成了某种力量来源、原创性冲动以及现实的映照或讽喻。在这个意义上,《口技》不折不扣地描摹了一个现代男女关系的虚幻性的模型。另一个方面,正如小说写作一样,今天的两性关系也已经成为一种自我表达的媒介。而正因为性不是单向的行为,所以注定了老羊的失败。本该惬意的“口技”变成了巨大的疼痛——也许,只有从这一点,我们才可能接近这篇小说所涵盖的真实:老羊最后的“尖叫”恰好证明了交流或表达的不可能——要么不可理喻,要么充斥着误解、变形,或者干脆是虚幻本身。......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