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绵延的山脉(散文)


□ 李寂荡

  转眼间,我到贵阳已十年有余。杜牧诗云,十年一觉扬州梦。十年一梦,百年又未尝不是一梦。我之所以来到贵阳,缘于一个人,而这个人却在不久前离开了,离开了他曾经生活的这座名叫贵阳的城市,这个称作人间的世界。

  这个人就是我始终称之为老师的王鸿儒先生。

  一次偶然,我看到一份关于家乡福泉的知识竞赛题,题目有关家乡的历史、文化、社会、经济方方面面。譬如一道题问的是福泉最高的楼是什么楼,有多少层?紧接着一道,福泉籍历史小说作家王鸿儒的主要作品是什么?等等。对于自幼执迷于文学的我来说,不觉眼前一亮,家乡还出了一个作家?当时觉得作家是一个遥远的概念,只存在于书本上,怎么会与我家乡小城联系上呢?那时我正在重庆读文学专业的研究生,手机、网络远未流行,传统的书信还是一种主要的联络交流方式。当时除了读书做作业,总有大把的时间是闲置的,因此,写信成了学生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就在那时,我给王鸿儒先生写了一封信,写这封信正如我给众多文学杂志编辑的投稿信一样,一方面是满腔热忱,一方面也知道可能泥牛入海,有去无回。可想不到的是,先生竟给我回信了,信写得谦逊、热忱,且多鼓励。从此,我开始了与先生的交往。

  放暑假后,我便接着先生写给我的地址前去拜访。其时,我脚蹬一双崭新的皮鞋,脸上带着崭新的伤痕——一次意外,在校园里和我一起行走的女生被一群酒鬼调戏,我为了尊严,一人独斗群氓,遍体鳞伤——诚如我母亲所言,好打的牯牛没有一张好皮。后来校方给予了我一笔“见义勇为”奖金,我便用这钱买了平生最昂贵的一双皮鞋。乘了一夜的火车,到了贵阳,正是清晨,重庆的燠热一下抛诸脑后,好像从炼狱脱身出来。迎面而来的是如水的阳光,天青云白,清新的天气和景物。我搭乘中巴前往花溪,在车上,见着一个美貌娴静的女子,我不由多看了她几眼。在我的遐想中,她小家碧玉一般,似乎成了山清水秀、云遮雾罩而有几分神秘的花溪的化身。这让我觉得,花溪是美丽的,值得向往。下车前行,越过花溪河上的石拱桥,往左转,进清华中学,在靠山一栋简朴的教师宿舍楼的三楼,我敲开了先生的家门。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是两张盈盈笑脸,先生和他的夫人正站在门边。先生个子不高,相貌端正,言谈举止温文尔雅,平和之中饱含激情。而其夫人,非常地勤劳,贤惠。后来听说,她年轻时非常地美丽。在她身上,秉承着中国传统女性的诸多美德,相夫教子,任劳任怨。先生用电脑前,大多手稿都是她誊写的,而且她带的三个孩子个个都有出息。先生的家坐落在清澈的花溪河畔,依山傍水,一个远离尘嚣的所在,若是盛夏,凉风习习;窗外是峻峭的山脉,山上林木葱郁,偶有白鹭飞越,若是夕光映照,便罩上一层淡淡的黄金。这里自然是一个读书写作的清静之地,虽适于隐逸,但先生于此并不是过闲适的日子,他在这里著书立说,从不消停。

  正值假期,我请先生帮我找一份事做。先生欣然应允,他托朋友安排我到了一家文学杂志做编辑。编辑部堆放着凌乱的书籍和稿件,桌椅也很陈旧。尽管如此,我却怡然自得——这就是我投稿要投的地方啊,这就是决定稿件是否刊发,决定一个人是否成为作家的地方啊。下班了,我还是久久不愿离去,尽情体味着近似于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的那种喜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