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读书与写作


□ 方 方

记者(以下称记):您在大学期间参加过社团或者学生会吗?如果没有,像您这样的学生是占据怎样的比重呢?如果您曾参与一些活动,可以和我们谈谈当时的难忘经历吗?
方方:我上大学的时间是1978年,距今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当时的社会背景和人们的心态与现在完全不同的。要求思想解放是我们最强烈的呼声。我们年级当时也成立了文学社,还办了一份油印杂志叫《红枫叶》。我是社员之一,但当时我主要是写诗。当年我们经常讨论的文学话题主要这样几个:一、“爱情禁区”问题,也就是说小说能不能写爱情。现在想来这当然是一个很滑稽的问题。二、“歌颂与暴露”的问题,就是文学是不是只能歌颂社会,而不能暴露社会阴暗面,当时也叫“光明与黑暗”的问题、或者是“歌德与缺德”的问题。三、“悲剧与喜剧”的问题。就是文学难道只能写喜剧,不写悲剧?四、“三突出”和“主题先行”。我们的文学活动除了创作外,每次开会都要讨论这样的一些话题。我们当时几乎就是生活在这些话题中间。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年级搞了一个比较大的活动,就是讨论“文学是不是阶级斗争的工具”。当时省作家协会和许多老师都参加了这一讨论,记得报纸上还有过报道。后来我们的文学社不知什么原因悄然解散。之后又有同学又成立了诗社。诗社出了好几期专刊,都是同学们自己刻钢板,自己油印。刻钢板是我的拿手好戏,所以诗社出的几期诗刊最重要的诗歌都是由我来刻。当时的诗刊每一期都有一个名字。第一期诗刊叫《烟囱》,因为这期刊物的缘故,诗社也就叫了“烟囱”。第二期叫《蓝摩托》,第三期叫《A大调》,还有一期叫《涌向天际》。当时经常有些演出活动,于是,我们又成立了一个剧社。因为我们排练的第一部戏是法国著名剧作家高乃依的《熙德》,所以剧社的名字叫"熙德"。演出所有的服装道具都是自己做的,国王的披风用的是我的一床毛巾被,所以戏演完后,有同学称之为“床上用品展览”。法国人非常喜欢高乃依的《熙德》,据说他们形容美好的事情,就会说“美得像熙德一样”。所以我们剧社的纲领性口号就叫“美得像熙德一样”。后来我们还演好几部戏。其中有一部戏名叫《骷髅的迷恋者》,骷髅是剧社的主演崔琰做的,她把做好的骷髅放在床下,我每天都能在对面的上铺看到这骷髅,心里总有些毛骨悚然感。特别想要说的是崔琰是一个个子比较大的女生,而剧社的男生似乎都没发育起来,个头都很瘦小,所以,上台时这样的搭配总是有点搞笑。我因普通话说得很臭,在剧社里基本上搞后勤。这真是一段值得回忆的岁月
在此还想借机声明一句,中文系有一个“浪淘石”文学社,好像现在还存在。它是我们低班同学办的。浪淘石文学社总对后来的社员们说我曾经是这个社的成员,这是讹传。我从来都没有参加过浪淘石文学社,因为他们成立时我已经快毕业了。
记:当时武汉大学最主要的或者用现在的语言就是最有人气的学生社团有哪些?
这些社团集中在艺术性质的社团,还是文学性质、科技性质、学生会,还是其他的?
方方:我在学校并不是活跃分子,我只是因为班上女生少(我们年级60人,只有6个女生),鉴于活动要男女搭配,我不得不参加年级的一些活动,仅此而已。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学校有些什么社团。只记得当时有一个多学科研究会。很活跃,还有作家为它写过报告文学。多学科研究会有几个人曾经举办过一次演讲,我也慕名去听了。演讲的水平不高,没讲出什么东西,但有许多惊人之语,给人华而不实感。记得当时场面非常搞笑。演讲的同学都是学校著名的现代派。现在想来其实这样的演讲也是非常需要的,它展示了一种朝气。水平不高没关系,做秀也好,表演也好,只要能形成一种冲力,这种冲力可以打破学校沉闷的死板的学术气氛,所以也是非常好的。
记:您以及您的同学平时关注最多的是哪一类的事物(除了学习)?比如时政、感情、文学、流行……你们为什么对这一类事物投以目光呢?
方方:我们因为文革耽误了十年学习时间,我们大多同学都是来自工厂或农村,应届生有一些,但不多。最大的同学三十出头,最小的同学十五岁。因为被耽误的时间太长,所以大家都非常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我们几乎全副精力都花在学习上。当时学校的条件也不是太好,教材许多都是油印的,带着强烈的文革色彩。几乎是边学边批判。学校的阅览室也比较小,我们每天晚上想到阅览室学习都得早早去排队占座位。我们这一代人,因为经历得多,对时政有一种天然的关注。忧国忧民之心人人皆有。同时因为我们是学文学的,对文坛和作家的事也是格外关注的。文坛有什么新作家出现,或有什么新作问世,我们几乎没有不知道的。而且我们的读书量很大,经典作品,人人都读过,有的甚至不止一遍。不像现在的学生,不读原著。应该说,读原著和读节选以及看电视,其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的学习氛围真是非常好。大家对流行的东西似乎不太关注,何况也没什么更多流行的东西,除了流行歌曲外。而对低俗庸俗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持嗤之以鼻的态度。至于感情方面,真是没有什么人谈恋爱(或许会有一些地下的,只是我不知道而已),虽然我们的年龄比现在的大学生更应该谈恋爱。顺便说一句,当时中文系里的书记开大会明确指出,三十岁以下的同学不准谈恋爱。这个规定,耽误了多少人的婚事,也错过了多少姻缘。以至我们年级大多数人在学校都没有找到对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