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今夕是何年?


□ 屈根存

今年的“五·一”黄金周,受多年少有的寒春气候的影响,大连的天气少见艳阳,时不时还有阴霾天气出现,但对我的心情却没有丝毫影响。多方面的喜讯使我始终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中,时势方面有连战、宋楚瑜的前后走访,体育项目有乒乓健儿在48届世乒赛的五项包揽,文化战线有中央一台黄金时段在“五·一”前后播映的《血色浪漫》、《任长霞》、《民工》,足不出户打开电视就是美好的享受,咱虽是小老百姓一个,但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繁荣昌盛、兴旺发达。说通俗一点就是锅里有了碗里就会满,说文明一点就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贵。
但心中的好曲哼了没几天,有两篇文章让我的良好心态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一篇是大连《半岛晨报》5月9日一则报道“北京警察太原遭群殴身亡”,副标题是“已抓获多名犯罪嫌疑人,其中一人系太原民警”,文后注明《山西晚报》供稿。 5月10日该报又及时写出了评论“警察打死警察打了谁的脸?”按评论的说法,是打了公安的脸,是警察权力黑化的问题。叫我看,首先是打了山西的脸,打了山西人的脸。我虽已到大连十几年,但我还是山西人,你说这打的脸能不包括我吗?我的脸能不发烧吗?另一篇是5月份《山西文学》的首篇文章“我看太原市政府的执政能力”,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潘平安先生的文章写得好,《山西文学》编辑有眼力,把它选在特别推荐栏目。文章叙事清、说理明,语言委婉平和、文风幽默朴实,我虽十几年没有到过太原了,但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话,因为一个普通市民,在这方面他没有说假话的必要,况且这是见诸媒体并非上访(其实实践证明,上访者所反映的情况,绝大部分也都是事实)。但潘先生所写的内容,对我震动并不大,因工作关系,曾在太原住过半年时间,可只记住了侯家巷、新建路、迎泽大街,对他说的“南移西进”等等,我真是一丈加二尺的和尚,一点摸不着头脑,但他最后的“市井小民……一片诚心,可誓诸天日”几句话还是感人肺腑的。最令我瞠自结舌的还是其文后的附一附二,由《太原晚报》所报道的“夜半野蛮拆迁,住户流离失所”、“百人夜行凶,厂房化废墟”,特别是看了那两幅插图,我简直怀疑自己的瞳仁出了问题。哈尔滨的乔四之流被正法、沈阳的刘涌之辈被消灭,时过境迁到今日,山西的首府,文明源远流长的太原府,怎还会发生这等恶劣事件。下通知定于3月21日下午四时在拆迁办解决问题,20日凌晨怎么就对自己的同胞棍棒相加,把一个70多岁的老大娘光着身子从家里扔出来,这和当年的阎百川时代有何区别?一个正规的坩埚厂在与香港房地产商没有达成正规协议的情况下,竞能在近百名不明身份人地打、砸、抢、推中,霎时变成废墟,这和清朝八旗王爷跑马圈地有何异样?
胡锦涛总书记教导我们的“群众利益无小事”正在贯彻,党中央的“人文关怀”精神正在各方面体现,创造“和谐社会”的架构正在大展宏图,连国际有识之士都在呼吁紧跟中国构建“和谐世界”,我们的太原市这跟得是谁家的步伐,难道真的不知今夕是何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