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汉语语料运用中应注意的问题


□ 吴刘娟

吴刘娟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四川 成都 610064

摘 要:语料运用实质上包括语料的收集和选择,同时涉及到语料时代的辨别、语料真伪的考证等一系列问题。本文拟从语料的独特性着手,分析语料运用中应注意哪些问题,应树立怎样的语料观。

关键词:语料;独特性;问题;语料观

作者简介:吴刘娟,女,1986年6月生,汉族,四川自贡荣县人,现为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09级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中古及近代汉语研究。

[中图分类号]:H109.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1)-03-0132-02

“在语言的历史研究中,最主要的是资料选择。资料选择怎样,对研究结果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太田辰夫1987【1958】)。就语料而言,我们应树立怎样的语料观才能更好地认知语料自身的特殊性,在此基础上更好地把语料运用于语言研究?

一、古汉语语料的独特性

“语言的发展只有通过书面记录才得以观察,而书面语的发展则必然受到用以记录语言的文字的影响。”[1]古汉语的研究都是以历代传下来的书面语料为主要基础,结合当时一些流传下来的口语作为补充的基础上进行和发展起来的。所以书面语料成为语料学研究的主要对象。书面语料与我们通常所说的史料有相通之处,但语言研究中的古汉语研究又不等同于史学家们对史料的研究那样,以史事发生的事实为例证,它必对书面记录的史料加以区分,不能简单地以史料代替语料,否则会极大地影响汉语研究结果的真实性、客观性、可靠性。所以我很赞同这样一种语料观:将史书中的语料分为两类——其一是史学家引录的比较原始的难以杜撰和创造的材料,包括诏令、奏疏、文章以及书中所记载的属于历史人物的对话与言论;其二是史学家对历史事件的叙述和评论,这有可能纯属史学家的语言。对此二者应有所区别。[2]如《晋书》,从史料角度看,它是我们研究两晋历史最主要的一部参考书,然而就从语料的角度而言,不能不加以区分。今本《晋书》成书于唐初,此时已与两晋相隔几百年的历史,如果以《晋书》成书的时代为标准来确定语料的时代,那么《晋书》当属唐初语料。但是有人认为《晋书》的最后作者虽为唐人,书中所反映的史实及所采用的原始材料却是属于史书记载的年代,故其语料也应作如是观。[3]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就同本书而言,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上面就是与之相关的晋代说,唐代说。这两种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前者忽视了语料的原始性,后者忽略了后世修史者、编撰者对之“加工润色,以意剪裁的可能性”所以这样片面的语料观对我们进行研究是不利的,会造成语料资源的浪费,我们应就语料自身的特殊性,采用区分说,使之能与史料区分开来。

二、语料运用应注意哪些问题

纵观古汉语语料研究的历程,由于语料的选择与鉴别不当而造成的失误比比皆是。如:“过去有人用《大正藏》明版的唐代禅宗语录研究唐代语言,用《京本通俗小说》研究宋代语言,用晋叔明末所编的《元曲选》里的宾白研究元代语言,这都是不可靠的资料的实例。”[4]所有这些问题并不是产生于材料的不足,而是对材料的鉴别、看法、运用不够妥当而影响了研究结果的正确性。下面我们就语料运用中应注意的问题,更进一步的深入讨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年文学家·上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