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人物(小说)


□ 徐岩(满族)

  ◎徐岩(满族)

  我的老家离长春不远,是一个叫土台子的地方,和附近的好几个地方一样,都曾经有过烽火台。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困惑着,在平原上堆一些泥土,就能抵挡得了那些能穿铁透木的子弹吗?

  那时候去长春城,要走很远的一段路,我说的是坐在马车上。

  马车顺着小城子沙土路,过高邮河桥,再掠过无边无际的庄稼。马蹄声十分悦耳,嘚嚼的像挂了铜掌,有节奏地敲击着路面上的碎石。车老板的鞭响,也是一种韵味,能跟卡伦镇里娶亲的鞭炮等同。多半时候是大梅坐在车厢里,坐在铺了干草和狗皮褥子的车厢板上,身子前弯着随马车朝西行驶。远方的炊烟,近处的青禾,就那么一闪而过。

  轻风吹拂,仍旧有着夏日的馨凉,就看不出日子的疲惫和世道的艰辛及其岁月的无望。大梅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在炮火中读着书恋着爱,每个.月都要乘马车穿梭于学校和家之间,穿梭于祖母和男朋友之间。

  她像知节气的候鸟,叽叽喳喳地说话,获取最难获取的快乐。

  这没有错,大梅就是个女孩,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

  纪家镇在土台子靠东的小槽河的边上,小槽河是高邮河的一个支流。镇子因大梅的祖父而得名,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里,所有的房屋都面无表情又灰暗地矗在河岸上。那时候,纪少财可是方圆百里响当当的人物,九岁便跟祖父出门经商,边做买卖边读书,到了壮年就家称万贯了。可纪少财却从不张扬,继续把布匹的买卖做得更大一些,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便成为北方数一数二的棉布商,我这里说的纪少财就是大梅的祖父。

  在大梅九岁的时候,她的父亲,一个乡村教师,于一个雨夜里神秘地失踪了,家里人还以为是遇到了绑匪,都在焦虑之中等待着音讯。大梅隐约记得多病的母亲牵着她的手,站在院门口的石阶上,盼着她父亲能够在细雨中走回来。

  最终是大梅的祖母将她们娘俩劝进屋里,喝着茶说,你丈夫不是被绑架的,而是和人私奔了,是和一个也教书的杨先生的婆娘私奔的。大梅看见母亲的脸色极其惨白,两只眼睛空洞而浑浊,好久才有两颗泪水流下来。

  三天后,大梅的祖父纪少财从皖西回来,卸了-一挂马车的布料后连口水都没喝,就带上随从李德满去了县上,找到警察局他的连襟,求他派人把大梅的父亲追回来。纪少财的连襟说,你喝口茶清清火吧,匪乱年代哪儿去追呀。

  纪少财的耳朵眼儿里似乎真就听到了远处那轰隆隆的枪炮声,便轻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的茶碗,告辞而回。

  十年过去了,大梅已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姑娘,那个跟人家私奔的父亲也没有回来。祖父纪少财和大祖母也都患了病,家业由少祖母撑持,尚殷实。

  每次大梅从城里回来,都坐自家的马车,车是三匹马的拉力,马挂铜铃,箭驶如飞,奔跑在纪家镇至长春的沙土路上,一一掠过的是那无际的青纱帐和灰蒙蒙的高邮河水。马车的影子很小,印在阳光下面,像鸟飞翔时的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