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是我们永生的梦(点评)


□ 白连春

  一个年逾六旬的中国北京郊区的农民,常常夜半醒来,仰望星空,扪心自问:此生何求?顿悟,少年时代的作家梦,必须圆,不然,死不甘心。

  很多年过去了,到了他64岁的这一年,他的一个短篇小说《跳墙和尚》终于可以在《北京文学》公开发表了。在这之前,他已经发表了很多作品了,但是,都是诗歌、散文和小小说,发表15000多字的短篇小说,而且还是在中国首都北京唯一的一家纯文学杂志发表,这还是第一次。他的心情不平静,非常地不能平静,拿他本人的话来说:“真有几分滑稽、无奈、酸楚、悲壮与欣慰。”

  作为一个编辑,我每天要看很多稿子,包括小说、散文和诗歌。有时候辛苦一天,在很多万字甚至数十万字中累得只有喘气的份,到晚上连觉都睡不好,还读不到一千个让人心动的文字。初看许福元的这篇小说,题目叫做《跳墙和尚》,我就不太喜欢,心想,写和尚的小说,能有什么出彩的呢?再说了,现在这个时代,除了对佛教非常虔诚的信徒,哪里还有关心和尚生活的读者?杂志是为读者服务的,读者不关心的东西,我有必要看吗?于是,收到这篇稿子后,我就放了下来,一直放到最后,同一个时期内其他的稿子全都看完了,没有多少让我激动的,我才又把这一篇小说翻出来,仔细地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个60多岁的地地道道的中国农民,一辈子除了种地外,为了生计,还当过木匠,当过瓦匠,当过土建工程师,能够写出这样的文字,真的让我惊喜。看了这篇小说后,我当即给许福元打了电话,告诉他小说不错我送了。我听到电话另一头他颤抖的声音:真的吗白老师?真的,小说不说特别好吧,但是,已经可以了。我说。我只能这样说。我不能太表扬他,万一他听我的表扬骄傲了呢?

  这篇小说根本不是写和尚的。认为跳墙和尚就是和尚是我自己孤陋寡闻。小说写的只是一个乡村人物。差不多算是一篇乡村人物的特写吧。

  何谓“跳墙和尚”?汪月三世单传,他刚生下来,父母就将他许愿给北大寺当和尚。并非真的日后削发为僧,而只是图个吉利,沾点仙气,好活而己。但也并非光许愿,还是要做些佛事的。逢年过节,初一十五,每年四月廿八庙会时,家长都领着他,带上供品香烛,去庙里跪拜上香,甚是虔诚。北大寺自有庙产,三十亩香火地,一个长活,一挂套半车。但大麦二秋,忙不过来的时候,汪月家会主动去帮忙。那时汪月家有五十多亩地,雇一个半活,一挂两套车,在月牙村,属于殷实户,自来足的主儿。

  上面这段文字,是我从他的小说里摘下来的。看看,多么朴实又风趣的语言。现在,我把这篇小说推荐给你。你看吧,乡村人物汪月虽然是个瞎子,但是,仍然聪明有才智,他的鲜明的形象,作者是如何一点一滴地跃然纸上的。

  给这篇小说的点评,取了这样一个题目,其实,我想说的是:文学,对于我,和对于许福元,和对于你,对于我们大家,都一样,文学是我们共同的永生的梦。

  让我们用一颗又一颗朴素的心来热爱文学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文学是我们永生的梦(点评)”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