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堂之旅


□ 刘先植

  我是带着神秘进入西藏的,就像当初带着神秘淡恋爱一样。在云南靠近西藏的最后一个县城,海拔3500米的德钦县,我第一次看到建在楼顶上的篮球场,因为县城坐落在一个峡窄的山槽里,四周的高山争先恐后地往云里钻,十月初的天空,色彩分明,远处没有融化的冰雪,很随心所欲地挂在山背上。
  从德钦城县出发,翻越一座4300米的大山就是西藏境内了,我和同行的画家覃革、韦正云又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我们就要实现长久以来的梦想——从最艰难的滇藏公路坐班车进入西藏。担心的是考验就要到来了,我们能挺得住吗?除了韦正云高大威猛外,我和覃革都是体重只有110多斤的瘦子,而且每人还身背二十多公斤的摄影等器材及衣物。进藏的注意事项和经验我们是一路问出来的,在德钦县城我们买不到第二天进藏的班车票,因为不是每天都发进藏班车,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就在县城不断地问这问那,我问得最多的就是:像我这样的身体进去没有事吧?好像要被拿去枪毙的叛徒甫志高一样怕死,连覃革、韦正云都觉得我罗嗦了。
  我们澡也没有洗,早早就回到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家小旅馆休息,养足精力为明天做准备。其实是根本就没有热水洗澡,只能用冰冷的冷水擦把脸,然后在房间里拿出地图划路线。德钦县距西藏最近的第一个县城芒康县有223公里,车是盘山前进的,如果这样早上出发,起码也要12个小时以上才能到达芒康县城,那太辛苦了,我们决定先走113公里进入西藏的第一个镇盐井镇,然后住一晚再到芒康。
  第二天清早,我们租了一辆微型面包车,司机是一个当兵回来的藏族青年,谈好价500元到盐井镇。我们问他路好走吗?他说好得很!车子刚上路就是相当我们内地的三级柏油路,我们兴高采烈,嗨!原来进西藏路还更好走?
  出县城才过了二十多分钟,短暂的兴奋荡然无存。砂子路尘砂飞扬,个个头发像刺猬。这还不算难的,未多久,便发现前面有塌方,大石头和砂石哗啦啦流下来,还有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呼——像风一样飞下来,连见惯了的司机都有点怕,他停车下来望米望去没有主意。前不沾村后不落店的,这样下去怎么行呀!后来我才知道,他原来是开大卡车出身的,面包车刚买回来搭客只有一个多月,我们一下后海找错司机,他驾车水平让我不放心,我当机立断说,我来!你到前面指挥,塌方一落完就打手示给我!他把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问:“你行?”我说我是警察,天天开车,有十多年车龄了,什么路未开过,放心!
  我启动好油门,当石砂滑下来刚停,他就招手让我冲过去,过了塌方路段一分钟不到,一块水缸般的大石头落下来,砸在离车子十来米的地方,我看司机的脸色绿得跟芭蕉叶一样,我想他是担心他新买的车子。
  过了塌方,车子开始爬山,可是车子四、五个小时都还没有到达山顶,还是在爬没有下的意思。山很大,4000多米就要爬好半天。接近西藏境内的时候,车子沿着澜沧江旁开,因为大卡车拉矿石把路压成很深的坑,面包车陷进去了,我倒车时过猛左边的一只车轮悬空在路基上,望着下面几十米深的江水,还有一辆摔坏的吉普车,大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来。经过八个小时的行程,下午3点到达西藏境内的盐井镇。与内地相比,盐井镇很小,只有一条街道,两排藏式房子非常漂亮,我们从街头走到街尾,没有找到一家旅馆,我们又跑去找汽车站,汽车站是借用一家藏族民房挂一块牌子在上面,候车室又兼做饭店,几名藏族群众正在里面喝酒,我们一进去他们全停下来用异样的目光望着我们,因为我们头发胡须很长又背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从盐井到芒康县一周只有两班车,我们一看麻烦了,赶紧又跑回街上想找车,一连问了几个司机都不愿意去芒康,他们说修路太难走,我们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我们到一家小饭店去坐,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漂亮的老板娘知道我们的情况,热情地帮我们找车,她告诉我们她是纳西族,叫卓玛拉姆,家在云南,到盐井开饭店。卓玛给我们找了一个愿意到芒康的司机,价格是400元。走的时候,卓玛姑娘给我留下手机号,说下一次再去西藏经过她的饭店就下来吃饭,我说我还要介绍广西的朋友到她的饭店去,她脸上露出很甜的笑容。
  晚上11点30分,终于到达芒康县城,我们找好旅馆第一件事就是想洗一个热水澡,老板说要到澡堂去,并给我们指了澡堂的方向,我们赶到澡堂老板说下班了,我们说给双倍钱,他说不行,明天再来吧。明天?我们为洗澡还要住一晚?于是,我们决定不洗也同样睡觉。这样我们就有几天不洗澡了。
  凌晨,我拍下了芒康县的早晨,在迷蒙的晨雾中,一束霞光洒在金黄色的土地上,藏式楼房明暗分明,就像一幅17世纪的欧洲古典油画。
  芒康县到八宿镇有354公里,车很少,根本买不到票。最后我们找到了一辆从八宿来芒康拉药材的面包车,老板是内地人,他为了顺路赚油钱同意搭我们,车费是三个人共360元一分不能少。我们以为谈好就可以开车了,谁知老板还有一个同伴没有起床,等了半天那人才慢吞吞地起来去井里打水洗脸,我们也不敢生气,因为能找到这辆车已经不错了。如果他不搭我们还可以找到客人,而我们就只能再住一晚,第二天能不能找到车还是个问题。上午9点,车子总算是开了,我坐在最后面一排,那些草药高过我的头顶,路一颠药就倒下来砸我的头,我在后面不停地骂倒霉,司机根本不理我,他们一直在讲我们听不懂的话。那辆破车走走停停,好不容易翻过一座大山,在差不多下到山脚的时候,车子没有水温度升高,司机下来到处找水,又耽误去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站在路边等他在那里弄车,过往车辆扬起的灰尘把我们的脸和头发全部覆盖。中午3点,车子到达邦达镇,邦达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飞机场,说是一个镇只有半条街,因为只有一边有房子,街长不过百米,也没有什么行人,我们在那吃中午饭,我上街上的一个公厕方便,刚从厕所出来,对面一个老太太从一个理发店门口用一根棍子敲敲门板向我叫,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走过去的时候她向我抻出一只手,原来是上厕所要钱,一次五毛,唉!要钱为什么不在厕所门口外收,而在马路对面的理发店里收,我有点不理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