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生物:见证西北环境变迁


□ 邓 涛

古生物:见证西北环境变迁
邓 涛

  在1927年开始的西北科学考查团的诸项考察中,古生物只是属于地质学中的一项内容,但袁复礼和步林发现的古生物化石却为这次考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袁复礼发现的爬行动物统治着中生代,在它们绝灭后,步林发现的哺乳动物在新生代开始欣欣向荣地发展起来。遗憾的是,限于当时的条件,西北科学考查团擦肩而过了一个伟大的发现,即沉睡着丰富而多样的新生代哺乳动物化石群的临夏盆地。近年来临夏盆地发现的新生代晚期哺乳动物化石群,与袁复礼和步林的发现相衔接,共同组成了地球生命演化的重要篇章。
  古生物:见证西北环境变迁图片1
  
  袁复礼在天山北麓发现的大批爬行动物化石曾在国际上引起轰动
  
  1927年5月9日注定将在中国科技史和对外交流史上写下重重的一笔:由中外科学家组成的西北科学考查团在这一天从北京西直门火车站起程,前往广袤的中国西北去开展后来竟持续了8年之久并行程上万里的伟大考察。这次考察由北京大学教授徐炳昶和在世界历史上备受争议的瑞典人斯文·赫定分别担任中、外方团长。作为中方10名团员之一的袁复礼教授日后在新疆和宁夏等地采掘到大量爬行类动物化石,其中包括新疆二齿兽、布氏水龙兽、赫氏水龙兽、魏氏水龙兽、袁氏阔口龙、袁氏三台龙、奇台天山龙和宁夏绘龙等。一次考察发现如此众多的爬行动物化石,这在以往还是不多见的,袁氏因此为考查团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袁复礼能够做出如此成绩并非偶然,他在参加西北科学考查团之前已有相当丰富的经验积累。袁复礼1893年生于北京,1913年在清华学堂高等科学习,1915年赴美深造,先后在布朗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教育学、生物学、考古学和地质学,1921年回国后受聘为中国地质调查所技师并任教于北京大学地质系。1921年,袁复礼和安特生共同发掘仰韶文化,揭开了我国史前社会研究的序幕。1923年至1924年袁复礼在甘肃做地质调查时,首次确定了我国具有距今约3.3亿年前的早石炭世晚期地层,为我国南、北方石炭系地层古生物对比和古地理研究奠定了基础。
  1928年1月,袁复礼一行经内蒙古进入新疆。在这一年的大多数时间里,他在天山和准噶尔盆地卡拉麦里一带工作,并深入到奇台县的将军戈壁和孚远县(今吉木萨尔县)的三台等地进行科学考察和考古调查。他冒着生命危险跋山涉水,酷热严寒、风沙侵袭已是家常便饭,断粮缺水也习以为常。在艰苦的条件和恶劣的自然环境里,袁复礼终于获得了惊人的科学成果,采集到的化石足有200余箱之多。
  中方团长徐炳昶到新疆后即于翌年返回北京,1928年12月以后由袁复礼任考查团代理团长,由此他在野外一直工作到1932年,以至他成为团中连续考察时间最长、工作任务最重、采集品最多的一位科学家。在新疆的考察结束后,团员多取道西伯利亚乘火车东归,而袁复礼则选择一条新考察路线返回,并于1932年3月在宁夏荒无人烟的沙丘中,又发现了一具大型恐龙——宁夏绘龙的化石。

  袁复礼在天山北麓发现的大批爬行动物化石曾在国际上引起轰动。一位瑞典地质学家写信给斯文·赫定说:“你们费巨款做考察,即使只得此一件大发现,已属不虚此行。”我国古脊椎动物研究的奠基人杨钟健也认为:“此其重要,殆不在中国猿人之发现以下。”后来斯文·赫定在世界各地演讲,谈到西北科学考查团的功绩时,总是把袁复礼的发现放在第一位。鉴于袁复礼教授在西北考察中的重大贡献,瑞典皇家科学院特别授予他“北极星奖章”。
  古生物:见证西北环境变迁图片2
  
  步林发现的新生代哺乳动物化石对了解青藏高原的地质历史非常重要
  
  西北科学考查团的17名欧洲团员中有一人专门负责古脊椎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化石的考察和发掘,他就是瑞典古生物学家博格·步林。步林1898年生于瑞典乌普萨拉,1927年在乌普萨拉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是有关安特生收集的中国山西保德等地的长颈鹿化石的研究。博士毕业后,步林来到中国,但一开始并没有加入西北科学考查团,而是参与周口店北京人地点的发掘工作。尽管袁复礼发现了大量爬行动物化石,但他是一名地质学家而非古生物学家,并有大量的地质工作要做,因此斯文·赫定迫切感到需要有一名专职的古脊椎动物学家来扩大考查团在化石方面的成果。于是,1929年1月斯文·赫定返回北京时找到步林,请他参加考查团。步林当然很高兴,随后开始了他在中国收获最多也是冒险最大的考察活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