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家堡


文丨第广龙

城市改变着自己的面貌,

也改变着生活在城市里的人。

  我对张家堡印象深刻,因为,离开西安,还是回到西安,这里都是一个标志,这里,算是北边一个最大的出入口。十年前,我来到这座大城,居住的地点,离这里近,走路也就十来分钟,我闲逛着就过来了。我虽然暂住,也有管理我的部门,开证明也找过,就是张家堡街道办事处。那时候,张家堡就有一个很大的转盘,中间是绿地,还种植了树木,好像是银杏,总是清瘦着身子,秋天的叶子,如片片金属。这种树高贵,也就长得慢。

  张家堡连续发生巨大变化,都被我一一目睹。道路拓宽,建筑物拆旧的,建新的,反复了多次。人事更替,场景转换,我有时是旁观者,有时是当事人。不过,大转盘一直在,中间的绿地也在,这样这里就不显得紧张了。只是,现在从转盘往远处看,已经没有了原来的空阔,自然,也没有了原来的破败和杂乱。现在往远处看,即使最荒僻的地段,也在起高楼,塔吊如林,绝不是夸张。

  最大的工程,当属体育馆,就建在转盘的西边。看外表并不高大宏伟,实际这是设计的高明,我进去过两次,里头的空间,非常铺张,是一个大圆圈,外围,一圈一圈的,由低到高,分区域固定了不同颜色的塑料座椅。我一次看篮球比赛,坐前排,沉闷,不精彩,我没有等结束就离场了。一次是歌会,位置偏远,人看不清,唱什么也听不清。两次进去,都是朋友送的票。体育馆建起来后,带动了周边的发展。转盘的东北角,几间陈旧的青砖房,似乎是拆迁残留下的,经营着一家泡馍馆,一家修车铺,门前,还有几棵巨大的梧桐树。初夏,阴凉扩展,大树下坐着摇蒲扇的老人,也忙碌着补轮胎的小伙子,别有一番烦乱生活里的安定意味。一直到体育馆旁建起城市运动公园,建起一个名字诗意的白桦林居小区,这里都没有变化。一次我带孩子到转盘放风筝,还能看见汽车停门口。到了二〇〇八年,青砖房消失了,原地瓦砾堆积,纸片翻飞。原来传言的消息,现实成了地面上的行动,西安的市政府,要迁移到这里来了,已明确了,就选址在转盘西边这一大片。先是修宽展的道路,再是种移栽的大树,再是盖一栋又一栋大楼。就这样,西边这一带,完全替换了模样。原来,这里有村庄,有人家,有乡间的土路,现在都被规划掉了。以后,到这里来,看到的会是成排的高档轿车,整齐地停在水泥地上,从大楼进出的人,也个个有身份,有成就感。

  甚至,西安修地铁,也从张家堡开始动工。也就在两年前吧,转盘的北边,围起了蓝色的挡板,里头终日响动着,只能看见扬起来的尘土。地铁在地底下,但是,人,机器,得从地面上下去,地面上,就圈住一块地方,好在这是暂时的。而编排了数字的风城路,从北二环起头,按照顺序,一路向北,一条一条修了过来,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路推倒了原来的房子,推倒了原来的骨科医院、菜市场、国棉厂的厂区。取而代之的,是更宽的道路,更高的写字楼和小区。到了张家堡转盘,似乎已是十一十二路。山一样的土方,被拉土车一车一车拉走了。

  城市变新了,变漂亮了,更整齐,更宏伟了,这多好啊。尤其是我居住的北郊,过去很荒凉,天黑了到处都黑了。现在翻了个一样,我的确高兴,在人面前,我有了吹嘘的话题,敢于大声说我是北郊的人了。

  我听说,在白桦林居居住的,多是有钱人。生人往进走,保安会过来盘问。二〇〇八年五一二大地震,从楼上慌张跑下来的,多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她们不用上班,当时正弥补瞌睡,只顾逃命,有的穿着几乎透明的睡衣,有的赤裸着上身。有人用手机拍下照片,留传到了网上,点击率高。城市大了,总有破落的人,也总有发财的人。开拖拉机的人,和开卧车的人,不在一个档次上。在这里,每天,都有人花钱办卡,专门过来,在城市运动公园里,打羽毛球,游泳,在跑步机上走一个钟头。为了体重下降,为了健康。这些人,事业有成,生活如意,他们来到这里,也许享受到了锻炼的乐趣吧。

  北郊不再像过去,处于城乡结合部,农村特征更明显,只是容留我这样的漂泊者,还有那些和我一样涌入城市,寻找梦想和幸福的打工族。原来不愿意来北郊的人,也愿意来了。

  有时候,我也会怀念曾经的时光。过去和现在比,不能只有一个绝对的答案。风城十一路边上,原来一家葫芦头饭馆,二十四小时开门,晚上,一拨拨进出的,全是夜班的出租车司机。我有一天也去吃了一回,虽然不合我的口味,但量大,油泼辣子香。现在,要再吃,已经找不见了,不知搬到哪里去了。在原来的服装批发市场旁,有一家邮局,只有一间房子,却是让我心情波动的地方。我给老家寄钱,寄包裹,就来这里。来的次数多了,营业员都认下了我,见了,还打招呼。现在,这个邮局也撤销了。我的这些记忆,只是一些简单的片段,失去了,并没有从根本上影响到我的生活。我对于进步的态度,虽然不热烈,但我必须承认,如今的变化,我是受益者中的一员。出门方便了,路好走了,购物方便了,便宜了,还有,空气新鲜了,绿化树增多了,都给我带来了实在的好处。只是,有时我又牵挂那些被拆迁的村庄,那些家里有院子,有水井,门前有树木的人家,他们搬迁到哪里去了,他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有时,我真的会这么想一下。原来住在这里的人,许多都离开这里了,到别处去了,到别处,不知能否寻找到城市的缝隙,安顿下陈旧的身子。我只是期盼,原来住在这里的人,日子也能越过越好。毕竟,我是一个漂泊者,来这里谋生,我的根还没有扎下去,还没有扎牢,这些发生在身边的变化,对于我的情绪,没有产生更多的触动。那些土生土长的人,就大不一样了,离开家园,离开故居,一定有不舍,有难受,有失落。这样的经历,我是体验过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张家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