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白山寻花之旅


□ 张敬莉

  “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唐·李白)2010年5月10日,踏着开满刺槐花的山路,我来到了位于陕西省眉县的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太白山是秦岭主峰,位于陕西省眉县与太白县、周至县的交界处,最高海拔3767米,并因山顶终年积雪而得名。我此行的目的是对这里的植物区系进行初步的考察。

  我在园门口搭上景区的班车向景区内进发。经过海拔大约2000米的开天关吕祖庙后,汽车开始沿着陡峭的盘山公路向山顶爬升。路上青绿色的阔叶林逐渐转换成荒凉的景象,车窗外是没有叶子的高山红桦林。车停在海拔2860米处的下板寺,我们开始下车步行。

  在这个高度开始出现青翠亮泽的巴山冷杉。它是松科冷杉属的一个种,叶子呈短条形,叶尖有一个小小的凹缺。它基本上是华中地区的种,并以陕川交界的大巴山而得名,但我们更习惯把它们叫做“太白冷杉”。这里还生长着一些不知名的杜鹃属常绿灌木,这是高山地区常见的景象。我在这个高度徘徊了很长时间,看到地上有一些金色的斑点,好像穿过枝叶投射在地面上的金色太阳光斑,原来那是柔毛金腰。它是虎耳草科一种偏肉质的小草本,金黄色的花朵有米粒大小,只有四裂的花萼而没有花瓣,但是几朵金色的小花聚在一起,周围衬以一轮明亮的黄绿色肉质苞叶,就显得很鲜艳了。这种植物的识别特征主要是具有对生的叶、叶上的齿和全株的白色柔毛。

  我在下板寺索道站附近的土坡上找到了一种纤细的白色小花,花冠是五裂的,就像报春一样,但却是左右对称而不同于报春的辐射对称;花冠筒里面的雄蕊也只有四枚,不同于报春的五枚;枝叶像是细弱的苔藓,那些小小的叶子像松针一样细。几经推敲,我才认出它是玄参科的鞭打绣球,其特点之一就是具有异形叶。此时我见到的只是它针状的叶子,随后,我注意到其中一株挂着一片形状宽大的残叶,对它的鉴定便确定无疑了。

  我坐上索道缆车,摇摇晃晃地向远方的高海拔处缓缓爬升。下了缆车,走在平实的山路上,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里是海拔3210米的上板寺,周围是没有叶子的太白红杉林。这些太白红杉虽然名为“杉”,实际上却是松科落叶松属的成员。顾名思义,该属成员一律是落叶乔木,在这个属里又可以区分出偏高海拔分布、苞鳞长于种鳞的红杉组,以及偏高纬度分布、苞鳞短于种鳞的落叶松组。而我面前的这些太白红杉正是秦岭特有的种类,并以太白山而得名。我拾起地上一枚早已干枯了的球果,看到那细小的苞鳞在长度上真的超出了种鳞。在这个高度的地面上也有一些淡金色的斑点,低头一看那却是中华金腰。这种金腰的叶子也是对生的,植株却完全光滑无毛。那同样小小的四裂的花朵是黄绿色的,苞叶翡翠绿色,看起来并不那么金灿灿,却仿佛晶莹剔透。我想到,这个高度分布的是中华金腰,下方海拔2800米的下板寺分布的却是同属的柔毛金腰,那么,这算不算植物学上的地理替代现象呢?这是一个问题。我踏上陡峭的山道,继续向更高的山顶登去。

  在景象荒凉的路上,我发现了一种非常小的报春:植株大约只有三四厘米高,小小的叶子没有叶柄,‘叶背饰有淡淡的黄粉。这种报春的一个花葶上大概生有四五朵花,花冠是宝石般鲜艳的紫红色,花冠喉部有一圈颜色洁白。这种报春的叶缘有不明显的细齿,萼筒窄长而具五棱,它一定是狭萼报春了。据植物志记载,它产于甘南、川西、青藏,并不产于陕西。那么,它们在这里出现是否标志着太白山的植物区系与青藏那边的联系呢?这又是一个问题了。我接着向上方登去,一路上这种小小的狭萼报春越来越多。当道路开始变平,猛然右手边一块暗红色用红漆写有“秦岭主峰太白山 中国南北分界岭”的大石头映人我的眼帘,近旁的石碑上写着“天圆地方”,这里的海拔为3511米。

  5月11日9点,我从下板寺开始沿着盘山公路徒步下山。青翠欲滴的巴山冷杉很快不见了,两旁是周身脱皮、没有叶子的高山红桦林。路边开着一小片一小片的浅紫色花朵,那是十字花科的大叶碎米荠,羽状复叶修长漂亮,十字花冠的花瓣一律是浅紫色的,但不同植株的花色却有浓有淡。我注意到道路左边的石头山坡上有一种忍冬属灌木,黄绿色的花朵是双生的,就像一对对的小爆竹,花冠接近辐射对称。这种忍冬的花梗很短,花梗上的苞片小得就像没有一样,从而我确定它应该是四川忍冬。它还有一个别名叫“五台忍冬”,据植物志记载,它分布于从河北到西藏、海拔2150米以上的高山。那么,是什么造就了它这样的高海拔分布呢?这又是一个问题。我在路旁的石崖下还发现了另一种比较大的报春,植株高约八九厘米,叶无柄,有些像白菜叶的形状,叶背饰有满满的白粉;花冠是更浓的紫红色,花冠喉部有一圈鲜黄色。它的萼筒呈宽钟形,大约裂至一半,萼裂片是三角形的。这是阔萼粉报春,陕西特有种。

  再向下走,身边开始出现绿色。有不知名的柳树开出漂亮的柔荑花序,但叶子还没有完全长开。根据其叶上有白绢毛、雌株子房有柄、雄株有极长的晶莹花丝这些特征,我猜测它们可能是中国黄花柳。令我惊异的是,在这个海拔高度还有一小株红桦,树干大约比手臂细些,可能是因为海拔的关系已经开花长叶了,枝头浅茶色的雄柔荑花序摇摇摆摆,就像流苏穗子一样;那一层层剥落开的树皮就像纸一样薄,外面是纯白色,里面是红褐色的。这种红桦与白桦的区别除了树皮一红一白外,还有一点就是红桦叶的侧脉超过8对,而白桦的不会超过8对。行过一条山溪,地上开始出现一种姿态异常柔弱的白色花朵,那招展的四片洁白花瓣很是美丽,但我却一时找不到它的叶子。它具有十字形花冠,分明是十字花科的植物,可是十字花科又怎么可能有这样无叶的成员呢?我仔细搜索,注意到一些紧贴地面生长的五角状肾形绿叶,就像青苔一样亮泽,那正是它的叶子。原来这是十字花科的裸茎碎米荠,它实际是有叶的,只不过花茎上无叶而已。据植物志记载,它产于河北、山西、陕西,应该是一个华北的种。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太白山寻花之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