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白山红松阔叶混交林


□ 李青松

第二名
或许,因之名字的缘由,我对松树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松树的家族中有油松、湿地松、雪松、樟子松、华山松……然而,红松却是我的最爱。它高大、伟岸、通直,不畏风雪和严寒,具有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和昂扬向上的崇高品格。
在中国,目前保存较完整的红松林原始群落仅有两片。一处在小兴安岭,另一处即在长白山。红松喜欢生长在湿润松散的黑腐殖质土壤中,从缓坡到高岭险峰以及平坦的山涧谷地都适宜生长。它的表皮棕红,带有灰黑晕,木材细密而轻软,颜色黄白带有微红。红松,即因其材质泛红而得名。它的最大特点是材质结构稳定,纹理通直,光泽美丽、耐朽力强、胀缩力小,易加工,不易开裂,可供建筑、造船、车辆、枕木及制造器具等使用,是惟一受干湿影响而不变形的良材佳品。
红松是东北地区的乡土树种,在植物分类学上属于松科松属中的五针松组,是松属植物中比较古老的一个分支。在长白山的原始森林中,红松是顶级植物,与红松同居于森林最上层的还有鱼鳞云杉、红皮云杉、紫椴、风桦、水曲柳等十多种树种。林下是毛榛等20多种灌木,地面上的草本层种类则更丰富极了。每年6月下旬,红松原始林的上空常常弥漫着黄色的烟雾,像是撑开的一把宽阔的黄色大伞,把整个林子罩住了。造成这黄色烟雾的,是千万株红松的花粉。高大的红松上,开着无数朵雌花和雄花,雌花在树冠,雄花在它的下面。初夏时节,花儿开放了,黄色的雄性花粉飘向空中,每一颗小极了的花粉粒上,有两只小小的鼓鼓的气囊,所以它比空气还轻,能飘到树冠去同雌花结合,能飘到林冠上空,随着气流在那里飘着,流着。于是我们看到的便是黄色的烟雾了。
观赏和体味长白山红松的群落之美、个体之美及原始之美不能不去露水河。在露水河林业局作业区内,有一棵红松王,有480多岁了。每当人们走到这里,都会怀着崇敬的心情去“拜会”它。这棵红松高35.5米,胸径1.24米,三人才能合抱。据史籍记载,长白山火山口分别于1597年、1668年、1702年有三次喷发,而距天池并不很远的这棵“红松王”经五世三劫而不枯,顽强而坚韧地生存下来。日历一张一张地飘落,但这株老红松依然翠绿,依然细致,依然坚硬,依然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露水河红松母树林是国家1964年划定的中国最大的红松母树林,面积11764公顷,是一座天然优良基因库。著名生态学家王站教授说:“红松全身都是宝,更重要的是,其经济价值超过它的本身。特别是红松的蓄水量很大,一棵红松就是一座小水库。红松林里,下两个小时大雨地表上也没有径流,都被红松根部储存起来了。”
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原始林已经十分鲜见了。长白山的红松原始林是我国现存不多的原始林中极有价值的一个群落。在一个地理区域中,最少受人类干扰的、最古老的森林称为原始林。这是一个模糊的、相对的、缺乏数值度量的概念。但也可能是最易判断、最具有实际意义的。
一片原始林就是一个世界。森林从来不喜欢单一,森林的兴旺发达是与其内部结构的庞杂多样不可分割的。长白山红松原始林中巨大的老龄树林和各种年龄树木以及枯立木、倒木和深厚枯落物层共同构成的“原始”景观不仅提供了多种类型的“栖息地”,成为保护多种动物所不可替代的基本条件,而且,从人们日益增长的“回归自然”的需求来说,原始林又具有它无可比拟的生态价值。
生态系统的自然演变是生物进化的自然过程。而正是在这种自然演替的过程中,红松,以其特有的魅力展示着自己的个体美、原始美和群落美。
长白山红松原始林的空间和时间意义都是非同寻常的。红松原始林的至善至美,不在于它表面的景色,以及它给我们提供了多少良材美干,而在于它群落细部有条不紊的巧妙安排和万世不变的自然法则,在于它带给我们许许多多的启示,还有勇气、精神和力量。

专家评语
吉林长白山红松阔叶混交林是我国以至远东温带地区最具代表性的森林类型。它以丰富的物种、多样的森林类型、复杂的群落结构以及绚丽的景观而著称于世。 李文华
这个森林的原始性、壮观性、神奇性都值得赞美。针阔混交林已经罕见,原始的针阔混交林更难见到。
郑海水(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研究员)

图说:
长白山红松阔叶混交林图片1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