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一抹桂花香


□ 陆文清

  

  文/陆文清

  佛学有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又日:万物有灵。

  想必亦是。当我们把世间万物都当作有灵有肉的生命来善待的时候,那么,一定会在尽情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同时,别有深意地领悟到生命中的奇迹与美好、爱与欢乐。

  记得小时候每每看到那些结队出行的蚁群,便会蹲下身子观察起来。瞧:队伍这么整齐、有序,每个个体也都那么从容,一如闲庭漫步般洒脱、自在;就连偶尔路遇了同伴,也不忘绅士地停下脚步来打打招呼,触碰一下彼此的触角。那时便想:这难道不是一个神奇而美妙的世界吗?似乎就为了蚂蚁有没有自己的“话”,一帮小伙伴还争论不休呢。一个说:要是它们会说话,为什么我们一点声音也听不到呢?一个说:蚂蚁的话我们听不到,那是因为它们个头小说得小声罢了。一个说:肯定会,不然谁告诉它们要往哪里去?怎么去?又要去干什么呢?……

  也许真的,天地之间,草木沙石,鸟兽虫鱼,皆为神迹。至少,对于我来说,桂花树就是我心中的神啊。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视它们为友为伴为知交。

  这当然也是有缘由的。

  记忆中我所在的村庄是没有桂花树的,只是到了十一二岁的时候,才发现距离村庄不远的一户人家种了棵会开一种很香的黄色小花的树,其实,那时还不知树的名字.桂花树是偶然从别人的口中听来的。

  每到中秋前后,那棵桂花树就开满了一簇簇黄嫩嫩的细小花朵,它们在秋日斑驳的阳光里隐隐闪烁着,并且远远地便有香气袭来,把个周遭的空气裹满了一层浓而不腻的花香。

  这对于我们来说不亚于一个惊天的发现。于是,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有事没事都爱凑到那棵树下吸几口香气,有时还会趁主人不注意时摘一小枝放到衣袋中去,或者拾掇起那些坠入树下的花朵,待回到家里慢慢的享受起来。

  有一年,村里来了一个叫小红的女孩,她是随母亲回外婆家探亲的。因为住在镇里,而且父亲在一家工厂上班,自然家境比起我们这些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来说好了许多。也因为同龄的缘故,我们有了在一起玩耍的机会,小红不但性格开朗,更不可思议的是她身上也有一种桂花的香味,这在我小小的心里荡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

  想来,一粒由爱和仰慕柔和起来的稚嫩的种子就这样埋在了心底。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不能自拔地迷上了桂花,甚至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生活在长满桂花树的地方呢。自然,从那以后,我便更加期待着一年之中的那些重要节庆日的到来,因为,只有那种时候小红才会回到村庄里来。

  时光飞逝,世事变迁,但心中的那一抹桂花香却从此永恒而静谧地潜伏了下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