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一抹桂花香


□ 陆文清

  

  文/陆文清

  佛学有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又日:万物有灵。

  想必亦是。当我们把世间万物都当作有灵有肉的生命来善待的时候,那么,一定会在尽情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同时,别有深意地领悟到生命中的奇迹与美好、爱与欢乐。

  记得小时候每每看到那些结队出行的蚁群,便会蹲下身子观察起来。瞧:队伍这么整齐、有序,每个个体也都那么从容,一如闲庭漫步般洒脱、自在;就连偶尔路遇了同伴,也不忘绅士地停下脚步来打打招呼,触碰一下彼此的触角。那时便想:这难道不是一个神奇而美妙的世界吗?似乎就为了蚂蚁有没有自己的“话”,一帮小伙伴还争论不休呢。一个说:要是它们会说话,为什么我们一点声音也听不到呢?一个说:蚂蚁的话我们听不到,那是因为它们个头小说得小声罢了。一个说:肯定会,不然谁告诉它们要往哪里去?怎么去?又要去干什么呢?……

  也许真的,天地之间,草木沙石,鸟兽虫鱼,皆为神迹。至少,对于我来说,桂花树就是我心中的神啊。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视它们为友为伴为知交。

  这当然也是有缘由的。

  记忆中我所在的村庄是没有桂花树的,只是到了十一二岁的时候,才发现距离村庄不远的一户人家种了棵会开一种很香的黄色小花的树,其实,那时还不知树的名字.桂花树是偶然从别人的口中听来的。

  每到中秋前后,那棵桂花树就开满了一簇簇黄嫩嫩的细小花朵,它们在秋日斑驳的阳光里隐隐闪烁着,并且远远地便有香气袭来,把个周遭的空气裹满了一层浓而不腻的花香。

  这对于我们来说不亚于一个惊天的发现。于是,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有事没事都爱凑到那棵树下吸几口香气,有时还会趁主人不注意时摘一小枝放到衣袋中去,或者拾掇起那些坠入树下的花朵,待回到家里慢慢的享受起来。

  有一年,村里来了一个叫小红的女孩,她是随母亲回外婆家探亲的。因为住在镇里,而且父亲在一家工厂上班,自然家境比起我们这些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来说好了许多。也因为同龄的缘故,我们有了在一起玩耍的机会,小红不但性格开朗,更不可思议的是她身上也有一种桂花的香味,这在我小小的心里荡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

  想来,一粒由爱和仰慕柔和起来的稚嫩的种子就这样埋在了心底。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不能自拔地迷上了桂花,甚至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生活在长满桂花树的地方呢。自然,从那以后,我便更加期待着一年之中的那些重要节庆日的到来,因为,只有那种时候小红才会回到村庄里来。

  时光飞逝,世事变迁,但心中的那一抹桂花香却从此永恒而静谧地潜伏了下来。

  之后的许多年里,我依然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小红,依然傻傻地徜徉在那圣洁的桂香之中,并且任凭心中那种说不出的幸福和感动潮水般涌来。有一年,我甚至独自到了小红工作的地方,只为听一听从她居住的宿舍里飘来的说话声,看一看那从窗玻璃透出的暖暖的灯光。

  仅此而已。只是,这其中的苦乐只有自己能够体味罢了。

  最近读书,有一句话我记在了心坎:只要我爱你,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其实我想,知道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我珍藏了一段弥足不珍贵的青春啊。正如仓央嘉措的诗《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其实,无论岁月如何变迁,这份源自桂香的情感就像我故乡的一草一木和那脚下的土地一样了,不管你对她是怎样的态度,冥冥中都如同流在我们身体里的血液一样彼此交融、不离不弃。

  当有一天,我终于在长满桂花树的校园里生活的时候。我明白了,其实,有双岁月的手一直在牵引着我一步一步地靠近那抹桂花香。

  我愿意独享一段无知年代淡淡的忧伤,并且成为这满园桂香里无人知晓的寂寞的过客。

  而这一切,我相信,桂花树们是知道的。

  记得今年九月开学之初,那些黄橙橙的小花朵还没有在枝头上露出一点点行踪,但是没几天,当学校迎接新生入校的时候,仿佛一夜之间冒出来似的,满校园便荡漾着桂花的香味了,这让那些尚对学校陌生的年轻学子们多了一分好感和安心。

分享: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1期  
更多关于“那一抹桂花香”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