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了,“满大人”


□ 郑洞天

别了,“满大人”
郑洞天

看碟的人都知道,点开片头菜单的“语言”或者“字幕”,选项之一叫MANDARIN,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汉语普通话。平时中文都是CHINESE,怎么又出来这么个词儿?一查字典,MANDARIN还有一个意恳“清朝官吏”,原来,人家老外是在叫“满大人”。这事本来只跟语词学有关,然而清朝过去快一百年了,至今西方媒体上的中国人形象,还时不时画的是顶戴花翎身穿马褂的“满大人”,这就不免让人想到语言以外。
别了,“满大人”图片1
芦苇编剧、王全安导演的《图雅的婚事》入围了本届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听到这个消息的前一天,我刚好看了这部新鲜出炉的电影。依照现在此类低成本文艺片或被迫或预谋“出口转内销”的潜规则,内地观众要看到影片还需假以时日,但想象波茨坦宫(柏林电影节会场)那些熟悉或不熟悉中国的老外,将看到操着西北口音MANDARIN的余男演绎一段当下中国的蒙古族妇女的生活,我觉得至少可以引出一点有意思的话题。
伸直胳膊翘起大拇指顺眼看去,远处跟你指甲盖一般火的景物正好十里地,这是草原上约定俗成的测距离的方法。站在图雅的家门口往四下看,连半个指甲盖开外都没有人烟。草原深处的这户人家,天地如此广阔但是活得那么艰难,由于终身残疾的丈夫和两个不能自立的孩子,图雅的命运从影片一开始就让人慨口义。如果故事就顺着这位还算年轻的主妇怎样咬紧牙关忍受着生活不可承受之重写下去,我们也许会因为干看着人们受苦的似曾相识而失去观赏的热情,没想到绝境中的图雅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她要跟丈夫离婚然后改嫁,而对求婚者的唯一条件是同意终身奉养他的丈夫。

我的阅历中对内蒙草原的感性认识,只有二十多年前在锡林郭勒草原人家的蒙古包里住过的一个星期,我不知道今天的图雅为自己做出的这种抉择,在她的族群中意味着多大的另类,但这件事即便发生在发达或开放得多的我们身边,也会引出非同小可的反应。然而影片的吸引力并没有仅此停留于一次“惊世骇俗”的命运选择,在接下来的故事里,在一次次奇特的相亲和几乎成形的再婚经历中,我们越来越接近了图雅作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自信于草原、宿命于草原、周而复始辛勤作息的劳动妇女,一个读过书、并且因为美丽和聪慧,当年被男同学们暗恋、现在还被牧人们艳羡的女人,她的性情、心态、价值观念及其许多微妙之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认同了她“带着丈夫改嫁”的理由,还不由自主地领略和联想着那辽远的草原间此刻发生的各种事情,比如那位因为当初追求图雅没有遂愿、多少年看不上别的女人、如今成了大款还是单身、开着老式“奔驰”轿车前来求婚的老同学;(有点遗憾的是,影片对他的描摹,一直到图雅跟他回家的途中都出乎我们意料地精彩,偏偏到了收官之处却流俗于“为富不仁”的道德评判老套。)再比如那位图雅“命中注定”甩不掉的邻家汉子,对于心猿意马的妻子,他是忍气吞声、无所作为的痴丈夫,对于生存方式的选择,他又是见异思迁、屡败屡试的弄潮儿(同样遗憾的是,影片在铺排他和图雅之间挣不断的红丝线时,只有情节结构的偶然,而缺少心理情感的必然)。无论如何,在以前的草原电影中我们未曾见识或鲜有所闻的这些人和事,构成了一种鲜活而颇为提气的观感:这是新一代电影创作者们眼中的现在进行时的中国。
如今的中国电影,无论是意在欧美市场而规模距大的商业大片,还是但愿墙里开花墙外香的中小制作,“跟国际接轨”的架势已然不可阻挡,参赛国际电影节,特别是去戛纳、威尼斯和柏林,还有奥斯卡争取风光,也成众望所归,人人瞩目。但是我注意到,近来有越来越多的电影节主办者或国际评委提醒说,他们不大愿意老看到那些类似尘封的画面和刻意悠远的印象,而希望从银幕上呼吸到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的那块土地和那些人民的真实气息。去年在威尼斯,两个主要单元的首奖不约而同地授予了两部表现当今生活的中国影片,就是这种意向的准确反映。半个月以后《图雅的婚事》能不能抱熊而归,那是人算不如天算的事情,但是我想,它或许能够又一次代表中国电影说句:别了,“满大人”!
责任编辑/辛加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