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悬崖上的蝴蝶鸟——红翅旋壁雀


□ 马鸣

  昆仑山是世界上最大的山脉之一,绵延3000多千米,挺拔险峻。因为北边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边是羌塘不毛之地,因而这里十分贫瘠、极度干旱。这里的沙漠海拔5000—6000米,属于“四大无人区”的核心地带。2011年3月开始的昆仑山一阿尔金山综合科学考察历时6个月,我们满眼看到的尽是荒凉景色,没有森林,也没有花花草草。然而,就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中,却有一种美丽的小鸟一直吸引着我,为艰苦而枯燥的野外工作平添了许多乐趣。它就是姹紫嫣红的蝴蝶鸟——红翅旋壁雀,一种神秘的小雀。

  飞檐走壁的“蝙蝠侠”

  红翅旋壁雀(Tichodroma murana)是一种非常优雅的灰色小鸟,羽毛松软,活动轻盈,体长约16厘米,体重约17克,只在呜叫或飞行时才易被发现。其尾巴短小,双翅宽阔,翼上具醒目的绯红色大斑,在飞行时比较明显。在它展翅的一瞬间,胭脂色的斑斓翅斑闪烁着,状如一只美丽的蝴蝶,粼粼闪闪,透射出耀眼的光芒。因此,红翅旋壁雀亦俗称蝴蝶鸟。繁殖期雄鸟脸及喉为黑色,雌鸟黑色较少,喉白色,具有一定的伪装色和良好的隐蔽性;嘴尖而细长,嘴峰黑色,稍稍向下弯曲,如同蜂鸟或太阳鸟。最有特点的是它的长爪子和像弹簧一样可以回缩的双腿,后爪长于后趾,看上去就像穿了“雪地靴”,防滑性和平衡能力都非常好,比壁虎和蝙蝠要机敏许多。

  我认识这种蝴蝶鸟已有近30年的时间了。那时,它在我眼里是一个神秘的化身,搭配昏暗的羽衣,喜欢单独活动,总是在背阴的崖壁上跳跃、啄食、栖息。世界上还没有哪种动物能像它那样灵活自如地在陡壁上攀爬,它是地球上当之无愧的“攀岩冠军”。后来的一个冬天,我在办公大楼的一侧见到了它的身影,感到惊异无比。乌鲁木齐这样一个寒冷的城市竟然也有它的栖身之所,其适应能力可想而知。随着城市化的加深和空气污染的加重,它只能像幽灵那样出没,颠沛流离、无处栖身。

  冬季,进入非繁殖期后,雄鸟喉部的羽色变得比较淡:通体近灰色,头顶及脸颊沾灰褐色;尾羽和飞羽为黑色,外侧尾羽的羽端为白色;腋羽胭红色,初级飞羽具两排白色斑点,飞行时成带状,点缀在黑色和绯红色中间,格外引人注目。因平时双翅收回,这种大反差的艳丽色彩折叠在羽翼中间,就不容易被发现了。红翅旋壁雀一年有两次换羽,这也是它非常独特的地方,可能与栖息环境有关。

  红翅旋壁雀每年只繁殖一次。在高原,6—7月是短暂的繁殖季节,雌鸟在潮湿的岩洞或花岗岩缝隙中营巢,就地选材,苔藓、地衣、杂草、羽毛、羊毛都能为其所用。巢呈杯状,十分柔软,保暖性能极佳。通常窝卵数为4—5枚,卵长径约2厘米,卵壳白色,表面有一些黑色或红褐色斑点;孵化期19—20天,育雏期约一个月。繁殖期的雄鸟对雌鸟百般呵护,雄鸟主要负责守卫领域和供应食物。这时候它们的行为变得异常诡异,经常会沿迂回路线进巢,以避免被天敌发现和尾随。

  高原上的“独行侠”

  这次昆仑山考察,我带了最先进的拍摄装置和昂贵的观鸟望远镜。现实告诫我们,不能再打着“科学研究”的幌子用老式猎枪或者粘网采集标本了,生物资源是有限的,生命是宝贵的,有数码照相机已经足够了。然而,想要在山崖上找到这种神秘小雀,真要费一番苦工夫。一条叫阿塔提罕的大河从营地附近流过,我们只能用60倍的单筒望远镜眼巴巴看着对岸突兀绝壁上的鸟儿飞来飞去,可望而不可即。红翅旋壁雀喜欢柄息在裸露的石灰岩或花岗岩壁、洪水冲刷的河床陡崖、碎石坡或冰碛巨石上,偶尔也会造访隧道、古建筑、桥梁、教堂或采石场等。

  这座山崖面对是一大片湿地,有一对黑颈鹤在草地上悠闲自得地散步,附近还有野牦牛、藏野驴和藏原羚活动。崖顶上除了经常柄落的喜马拉雅雪鸡、金雕、红隼、大鵟、松雀鹰和雕鹗外,还有一大群岩鸽、红嘴山鸦、褐岩鹨、红腹红尾鸲、大朱雀和黄嘴朱顶雀等不时光顾。我很想靠近这个被河水环绕的绝壁,去仔细搜寻蝴蝶鸟。可是水流湍急、冰凉刺骨,我的老寒腿无法前行一步。考察队许东华队长和张会斌副局长都劝我:“你都50多岁的人了,别再冒这个险了。”

  费尽鞍马劳顿却空手而归,我不甘心。返回营地后,我向管护站的职工艾里借水靴或水裤,打算涉过冰河到达彼岸。艾里回答说:“穷山恶水的,哪有这些东西。”就在我束手无策、望河兴叹的时候,艾里骑着摩托车过来了。他热心地告诉我:上游有一条小路,水比较浅,可以骑摩托趟过宽阔的河漫滩接近那个绝壁。艾里是新疆阿尔金山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对这一带比较熟悉,曾经在祁曼塔格雪山上拍摄到棕熊和雪豹的足迹

  沿着艾里所说的路线,我们很快涉过了阿塔提罕冰河,拍摄到了孤立于崖壁上的红翅旋壁雀和花彩雀莺。这几次的近距离观察让我重新认识了这种神奇的蝶形小雀。它通常是个“独行侠”,飞来飞去,飘忽不定。它的爪子特别强健,具有很强的吸附力,好像完全不需要像啄木鸟那样借助尾巴当支点。有时候,它那宽网的翅膀攀岩时也很管用。但它天性爱动,在一个崖壁上通常只逗留很短的时间,除非是繁殖期需要依靠某个岩洞产卵、繁育后代。它的食物竟然是躲在岩隙间准备冬眠的昆虫和蜘蛛,很少有物种能与其竞争。它的食谱还包括蚊、蜻蜓、蚂蚁、蛐蛐、蚜虫、苍蝇、臭虫、象甲、潮虫、蠼螋、蝗虫、蜈蚣、蝴蝶、夜蛾、蚱蜢和臭椿等,绝对是益鸟。它是鸟纲雀形目旋壁雀科中的唯一成员,古北界最为独特的鸟种。自1766年林奈为其定名之后,关于其分类地位一直存在争议,有研究者将其归入旋木雀科,有人则将其归入鸸(音:shi)科。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1期  
更多关于“悬崖上的蝴蝶鸟——红翅旋壁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