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扑通一声


□ 北 北

深夜,一个小偷拿着黑皮公文包从沈厅长家一跃而下,从此昏迷不醒。小偷进了医院,沈厅长家也没丢东西。但事情似乎尚未完结,小偷躺在医院里,救吗?谁来救?怎么救?机关里发生了这样的新鲜事大家能不兴奋?沈夫人多年寂寞,今天也有用武之地了。就连沈厅长和小偷他爹许谷子也发生了冲突……

五月的夜晚,多好的夜晚,以及多好的月光。月光从五楼一个敞开的窗户照进去,照见床上两个人。一女一男。一对夫妻。床不大,但中间却空出很大的面积,左边到右边,男人与女人,他们像两个站在悬崖边沿的选手,身子都尽量往外探着,随时准备纵身跳下似的。中间空出的那一大片位置令人浮想联翩。
凌晨一点三十五分,窗外重重响了一声,扑通,声音不脆,有些沉闷,还有些回声,如同一个装满重物的麻袋,从高处垂直落下,扑通!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睡在床上的男人隐约听到了声响。这是个奇怪的事实。男人神经衰弱,常常整夜无法入睡,脑子比白天还清醒,各种事纷至沓来,鱼贯而过。可是这一晚,他刚躺下,就像被人打了一个闷棍,一下子迷糊了,沉到梦乡深处了。直到扑通一声响起,扑通一声也只是隐约触及他的意识,就如同风儿在树梢划动一下,树梢在水面拂动一下。如果没有扑通一声之后的喧闹,男人必定会继续沉睡,将新世纪以来最结实的一场睡眠进行下去。
可是扑通一声之后,人声鼎沸。



沈灯明不是个好事的人,基本上他性格内向,这些年又渐渐多了沉稳。对于从事这种职业并且做到这么高级别的人来说,许多时候沉稳甚至比智慧、能力、才气之类的东西更实用。
扑通!沈灯明听到这声音了,听得隐约,难以判定是什么,他也没有费脑筋去判定。这与敏感无关,与警惕性无关。一个人,白天竭尽全力地工作,到了晚上,难以入睡,其滋味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当然不是每夜无法入睡,也有例外的,比如这个夜晚,沈灯明睡得很好,一躺下,就凡事退远了,一切模糊了。扑通,响声传来,接着人声传来。沈灯明先是保持原来姿势,支着耳朵听着,他没有动。
旁边的女人动了。女人是他妻子刘灵珊。下面怎么了?刘灵珊问,不是具体问谁,只是自言自语,充满疑惑,还有一些懵懂。几秒钟后,她又问:下面怎么了?这一次她的问题落到实处,落到沈灯明身上,她问沈灯明。问过之后,她转动了身子,重重地转动,整个床铺跟着晃动起来。
沈灯明没有答,但他把眼睁开。月光迎面而来,落到脸上,几乎有些刺眼。多好的月光。他感到后背被推了一下,刘灵珊的手。刘灵珊说,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哦,什么事?沈灯明伸了伸腿,整个人宛若一根木棍,硬邦邦地横在床边。他还是没有说话。
人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喧闹。声音就在楼下,惊乍、愤怒、恐惧、兴奋都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热气,翻滚着飘上来,涌进来,炙手可热。沈灯明终于下床了,趿着拖鞋,慢慢走到阳台,探出头往下看,看到黑乎乎的一群人,他们像接受什么命令似的,站成相当整齐的圆圈;而圆心处,有个白点,仔细瞧,原来是人,一个人躺在地上。......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