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反光


□ 冯六一

  ●冯六一

  你是谁?我是你。

  我们是朋友。我们是朋友。

  这几句话,经常盘旋在有些发黄的记忆里,使我徘徊于一种虚幻和真实的境地。其实问和答,都是我自己。在问答之间,我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事物还有一种对应相连,人还有另一种存在。

  一条小径,像谁从东井岭上随意甩下的青草绳,末梢延伸至东井边。井台上的青石板,长和短,错落铺砌,泛着古旧的光泽,有的边角暗生簇簇苔藓.寓着欲言若止的意味。井台子内缘微微凸起,石面上凿刻粗略的横行的纹饰,防滑,还有一块石板高出井缘一些挡着,以防取水的人发生意外。在井边,有一条青石板水槽.流向下方不远处的菜地。

  据老辈人讲,东井大约是清朝末年官府修筑的,在古城有很多这样的石井。井是由长条状的青石板堆累起来的,但是非常圆,那些边边角角是怎样消隐在这个直径不到一米的圆形里的?原来青石板往上垒砌的过程中,上下错开,像一个旋转的喇叭筒,井腔下边大,口子上面小。

  东井给我的不仅仅是水的源泉.而且有许多的启悟。当我一个人挑着木桶,哐当哐当沿着小径来到井边.我感觉天空倒过来了,被井沿盖了一个圆圆的戳。澄明的井水,似一面光洁的镜子,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水面晃晃荡荡的影子,是自己的容颜,还是别人的容颜,在那个瞬间,我的脑子有些模糊。

  我内心经常好奇没有言语地问,你是谁?从井底的深处,缓慢响起一种隐秘的声音,我是你。这种声音被水濯洗过,没有一丝杂质,有水的乐感。在我迷惑和轻信这些声音的时候,身体有飘飞的幻觉.和天上停泊在井水中的几丝白云纠缠在一起了。在光影的跳跃中,我觉得水有一种引力。

  水是最具灵性的,水的通体透明,有一种积聚的光源。水的来路有些神秘,你可以永远从这里汲取,不会干涸,像一面不会破碎的魔镜。地下渗出的水滴,我不知道,从黑暗里穿行的过程,是一种快乐,还是一种苦楚;我只知道,不远处是洞庭湖,小时候,我在那里看到过无数的木船,升挂着缀满补丁的白帆。而东井岭上大多是船工人家,想象一下,站在高处,我感觉沾满湿意的水性水味笼罩,整个东井岭是一片水域,像这口凝聚水源的东井,反射出一种洁净的水的光芒。

  这座古城的形成和繁盛,更多的源于这个大湖流动的水。而先民依水而生,他们的灵魂是被水清洗过的。当那些清亮亮的水珠一次一次滑过躯体的时候,心底滋生着一丝丝微醉的舒畅,好像自己是一条鱼儿,有着无限的自由和快乐,可以升腾跳跃,也可以无声消隐。

  这些水上人家聚居的地方,许多的人和事都和水有关。由于船舶的流动,上常德下汉口,船工们经常十天半月不着家,我的那些小伙伴都寄住在学校,生活清苦。到了星期天,孩子们就去洞庭湖边的南岳坡、街河口、岳阳楼.翘望寻找自家的木帆船,盼望能吃上一餐肉,得些零花钱。他们的眼睛很奇异,木帆船还漂荡在月山或者君山那边时.我就能从他们眼睛射出的光里看出激动欣喜来。他们能从远远的众多相似的木帆船中,辨识出自己父母驾驶的那一艘,真是了不得。

  我记得教我们语文的胖胖的黄老师说过一句话,伢子耶,你们把这些找船的心思用到读书上撒!写到这里,我觉得我们敬重的黄老师从茫茫人海中走出来了,也是一束光亮,映照出我们有些酸楚的回忆。我问过这些小伙伴,是怎么识别出木帆船的。他们告诉我的有些不一样,但一个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在风浪里张扬的帆。他们能从帆影的大小,升挂的高度,特别是帆布在天光下各个不同的反光点.认出自家的船。这些反光点,就是各家被巨浪狂风撕裂的日子,又被母亲用色彩各异的布缝缀上,孩子们记住了这些色块的差异。他们辨识的过程,也有一种犹疑,是水的灵光在不断提示启悟,孩子们越来越自信,视觉越来越敏锐。

  这样的白帆我在古典诗词里无数次的读过,也被那一片轻逸的洁白诗化过,我几乎省略了水路上的一切,唯余蹈空的幻化。但是当这些被船工的女人们粗粝的手,一次又一次缝补上色彩各异的布块的帆.真实地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我被布面百衲般的沧桑感震撼了。

  所谓的白帆,其实是由上百块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布缝缀起来的。船工忌大黑大红,求的是水顺平安,帆布大多是和水近似的洁白.也有少许褐色、黄色。这些少许的颜色,在远望中被白色模糊了,浑然一体,发出亮晃晃的斑点。而每一块布料缀上去,我知道,那之前所经历的险境,就是和死神擦肩而过。宿命般的爱和恨,以及恐惧和征服,都在这面洞庭大湖的旗帜上,闪现出源远流长的史迹的光痕。

  我在东井岭上见过和水相溶的船工,失事几天以后才捞到人,这在过去水上人家是一件既意外、也常见的事情。女人在男人出事前的晚上,睡意朦胧之际,听到了远行荆江的男人,在后面厨房里自言自语的声音,此事渲染得神乎其神。我在一本探秘之类的杂志上.看到过亲人之间有特异密码,像倏忽消隐的电光触动感应的文字,我也听驾过船的人说过,人是有魂魄的。我想那个船工在失去生命之后的时光里,一定在纯净的水中,和鱼儿和许多水族,进行过新奇的交流。

  男人被像帆一样的白布裹着,放入棺木,其实这还不是他最后的归所。要不怎么以后年年的七月半,他的女人和儿女.都要到洞庭湖边燃香焚纸祭拜啊.因为那是一颗永远漂泊无法返航的心灵。水底对他的肉体是一个地狱,对他的魂灵却是一个神秘的宫殿。这种静与动,明与暗的反差.实在是我们自己有些忧伤的变形。我们就是水,一滴反光的水,时有时无,似有似无。

  现在明净的东井已经被城市疯狂的扩张湮灭了,只剩下孤零零有些焦渴的东井岭。我在记忆的土壤里,深深地藏下了这口泛着灵光的古井。很多时候,东井在黑暗中发出声响,召唤着我。我们在破坏别的事物的同时.自己也被践踏,成为永远的废墟。那口古井,说不定在某一个瞬间被考古学家发现.重新焕发出水灵灵的光亮,我们会看到自己是什么模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反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