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芨芨草也有年轮(中篇小说)


□ 王作人

芨芨草也有年轮(中篇小说)
王作人

平静的乡村因工作组的进入,一切都贴上了政治标签,在揭发批判中石老忠也在劫难逃。直到那场风波连同那个年代结束后,石老忠成了唯一的殉难者。那是一段怎样的岁月?



刘家堡是工作团团部所在地。邵文杰从团部大院高门槛上跨出来以后,压抑了好一阵子的兴奋之情欣喜之情豪壮之情,才开始释放出来。他的步伐轻快,带着点军人姿态,甚至边走边哼起时下流行的一首歌———
贫农下中农团结紧
天南海北一家人
紧跟共产党闹革命———哟嗬
海枯石烂不变心!
……

那个年代,大凡被领导委派了什么重要任务,或者被领导亲切地叫了声“小鬼”,拍了拍肩膀,甚至具体到指定你在大会上领喊口号、到街上张贴标语这等琐事,当事人都有一种被信任的幸福感,何况邵文杰这个小青年呢。他反复回味刚才那个瞬间的深刻内涵,确切地说,从那个瞬间开始,他就像喝了白酒的人,身不由己地升温了,陶醉了。多年以后,他还真切地保留并不断重温那个特定时刻特定情绪的记忆,挥之不去。
其实,那是个很平常的毫无特色的下午。黑石滩工作组长老白派邵文杰到刘家堡给团部送交一份统计表。刘家堡村里村外,团部附近的墙上,刷满醒目的大字标语。大院门口街道上,有几个老头、老太婆低头耷脑地扫街道,弄得尘土飞扬,呛人鼻子,邵文杰知道这是“四类分子”在做一早一晚的“功课”。整个刘家堡笼罩在大战前夕的沉寂之中,连狗呀猫呀都不咬不叫,低眉顺眼地卧在墙根。而团部大院则活脱脱一个前沿指挥部,人出人进,步伐匆忙,一脸严峻,熟人见了都顾不上打招呼。
司振宏少校是某军事学院的教官,现如今是刘家堡大队工作组的“一把手”。他正皱着眉在办公室踱步,看见邵文杰,出来一抬手,“小邵,你来一下。”
坐定以后,司少校说:“你们黑石滩怎么样?啊,小邵?”他把玩着一支香烟,嗅一嗅,又拿到眼前仔细端详,像在鉴赏一件什么小古玩。
邵文杰局促地坐着,沉默着。
“要我说,冷冷清清,死水一潭!”司少校沿着自己的思路,接着说:“群众没有发动起来,逍遥派太多!白组长和你们,蛮辛苦的,上地呀、劳动啊,可恰恰忘了抓关键抓阶级斗争。”
司大组长对运动的进展、现状开始分析了,像在课堂上给学员们讲课,有板有眼。唯一的听众邵文杰挺纳闷地坐着,只有点头的份儿。
黑石滩生产队,曾经有过一个时尚的村名叫“新居民点”。此村名取自1958年轰轰烈烈的大跃进岁月。“呼啦”一下公社化,“呼啦”一下并村并队,把附近山沟沟里分散居住的零星农户集中到黑石滩这一块,住进突击修盖起来的清一色的房屋里,炼钢铁、吃食堂。几年以后,“新居民点”的房屋坍塌老旧,早已褪尽当年的气势。只在村前村后留下三五座“土高炉”,默默地遥相守望,宛如荒远年代的遗址。工作组进村以后,邵文杰在“基本群众”家里吃派饭好几轮了,村民的生活境况令他很开眼界。家家户户的土屋里,几乎一无所有,土炕上的被褥补满补丁,有的人家连这个档次也达不到,只好在炕上铺上一层麦草,睡觉时草里一钻,清早起来忙活着抖净头上身上的草渣儿。男女老少没有穿衬衣的,小媳妇们给孩儿喂奶倒是方便,大庭广众之下掀开衣襟就露出白花花的乳房往孩子嘴里塞,她们照常谈笑自若,从不回避外人……

司振宏大组长说:“你们老白是个好同志,但有点右,有点软。别以为黑石滩50多户清一色的贫下中农,就没有阶级斗争了,就是世外桃源了!”
话题一转,大组长忽然问:“小邵,你们黑石滩有个石老忠,你知道这个人吗?”
邵文杰摇摇头。
“是个坏分子,不服管制,前年逃到青海草原上去了。据我们掌握的材料,他在那边装神弄鬼,给牧民看病算卦,嚣张得很哪。小邵,这样一个现成的反面教员,岂能让他逍遥法外?”
大组长走到门口看了看院里的动静,转身压低声音说:“县团已经批准了我们的报告,把石老忠揪回黑石滩就地批斗,揭开阶级斗争盖子……”
邵文杰看着大组长严肃的表情,隐约中意识到下面的话似乎与自己有关。
“小邵,到草原上抓捕石老忠的任务,我和老白通过气了。谁去执行?老白不能脱身,老杨到外面外调了,只有你小邵同志承担了,怎么样,有决心有信心吗?”
刹那间热流涌遍全身,邵文杰感到这是信任,也是考验,更是荣耀!他一秒钟犹豫都没有,脱口就说:“大组长您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司振宏点燃香烟,满意地点点头,说:“好。好。一要保密,不要走漏风声;二要选一名可靠的贫下中农带路;三,如果石老忠不老实,可以采取必要措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