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下诗歌之诗性精神的缺失与重铸


    关于当下诗歌的诗性问题

   编前语:80年代中后期以来,“第三代”诗歌以一种令人震悚的新异风貌风靡诗坛,动摇了读者心目中长期以来所形成的诗歌观念,以及“朦胧诗”乃至中国现代经典诗歌所确立的美学标准。何为诗歌?诗性何在?诗歌的标准这个看似已解决了的诗歌元问题又一次困惑了许多人的心智,成为诗歌界不能回避的话题。鉴于此,本刊特刊发四位作者的文章,就“诗坛现状与诗性的寻找、重铸”这个话题展开讨论。郁强的《当下诗歌之诗性精神的缺失与重铸》对当前诗坛的现状表示忧虑:诗歌精神冷漠荒寒,缺少一种超越性的精神指向,缺少意义与深度。岳露的《喧嚣之后的女性诗歌写作及其评判》指出了第三代诗歌之后女性诗歌写作所具有的鲜明女性意识,并剖析了其成就和局限性。李建平的《日常生活、口语与诗》从四个方面阐述了第三代口语诗歌诗意生成的方式:原创性解构、事象片断中人生况味的漫漶、狂欢反讽的心象、远距离冷客观的具象宣叙。孙基林的《叙述的诗性如何成为可能》可谓高屋建瓴,从诗歌叙述学的视角观照当代诗歌,提出了诗歌叙述的诗性本质问题,认为诗性的生成离不开语言与生命感官的穿越、抚摸,离不开对叙述性修辞的全新理解与把握。全文具有话题引领意义.可为现代诗学研究开辟一个新的学术增长点。以上文章,见仁见智,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作为一家之言,或许有助于读者透过当代诗歌厚重的帷幔.一领诗坛繁复芜杂之一角。

  郁强

  一、当下诗坛之状况

  诗人世宾这样描述目前的诗歌写作:“日常主义写作的泛滥:不负责任的言行四处喧哗:不去专注人在当下生存困难处境下的抗争、不屈和不可磨灭的良知,而沉溺于华而不实的词语垒叠、不着边际的语言游戏”;当代文学评论家谢有顺则认为“在这个实利至上的时代.写作正在丧失难度,孤独正在受到嘲笑,一切的雄心和抱负也正在被证明为不合时宜”。从这些评论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下诗歌写作正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及难题。相比较于之前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诗歌热潮,当下诗坛陷入了一片沉寂。读诗写诗不再成为一种风尚,诗人的身份也开始处于尴尬境地:“像一个编辑一样工作,像一个市民一样生活”。生存的压力,物质与精神的脱节,诗人身份只是作为副业.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不同的身份属性和标识。诚然,当今诗坛不乏优秀之作,但是从整体上来看,很难有像七八十年代那样大手笔的诗人出现.诗歌很难在社会群体中引起普泛的关注和热情。从以上这些文字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当下诗坛所面临的尴尬境遇。

  70后、80后群体像沈浩波、尹丽川、胡续冬、宇向、康城、黄礼孩(70后),阿斐、春树、唐不遇、丁成、泽婴(80后)等诗人在这样的诗歌大背景下登上了历史舞台,开始演绎属于自己的歌唱。从总体上看,70后诗人更多地是走向了日常生活,越来越贴近口语创作。而80后诗人则更是沿着70后的道路一往无前地进行探索。日常生活,解构,焦虑,娱乐性,商业化,口语化……逐渐成为解读当今诗坛的关键词。而我们说,诗歌是一项庄重而神圣的事业。在令人眼花缭乱的众多诗歌中,越来越难找到诗性的影子。在消费文化占据主流的当今社会,虚无主义、实用主义盛行,在这黎明前的漫长黑暗里.面对着文学上的荒芜,“诗人何为?”诗性精神作为一种高扬的理想,渐渐消失隐匿在看似繁华的诗歌创作领域。“诗性精神是诗人对诗歌理想的执着,对理想主义、精神价值的坚守.这种执着与坚守把持的是人心不可坠落的立场。”翻开我们的诗歌创作,遍地都是触目惊心的冷硬与荒寒。摩罗在《冷硬与荒寒——中国当代文学的基本特征》一文中指出,以刘震云为代表的冷硬和以鲁迅为代表的荒寒是本世纪中国文学的主要诗学特征。“最伟大的文学和最伟大的作家永远都必须以最大的爱最大的热情为正在沉沦的世界作出祈祷和祝愿。”但是回过身来审视中国文学,我们很无奈地发现,“中国作家和中国文学,已经在整体上失去了正面表达人性的要求与灵魂的愿望的能力。他们只是干枯,只是萎缩,只是冷硬,只是荒寒。”具体到诗歌,也一样陷入这种现实的赤裸裸的鄙俗和丑陋,赤裸裸的绝望和死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